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去蒙马特高地


□ 刘继明

我们驱车去蒙马特高地时,天还没有黑。巴黎的夏天昼长夜短,晚上九点多才黑下来。开车的是严小苏的男朋友,严小苏是诗人董宏量的外甥女,一年多以前从上海来到巴黎,在一所大学读工商管理硕士。严小苏性格活泼,属于那种很容易跟人相处,让陌生人在较短时间消除隔膜和局促感的女孩子,她坐在前排座位上,不时回过头来向董宏量讲述她在巴黎的生活近况,看得出,她已经适应巴黎的生活了。严小苏的男朋友出生在柬埔寨,祖籍广东潮州,很小就随父母移居巴黎,所以不大会说中文,在开车和陪同我们的过程中始终沉默寡言,除了偶尔和严小苏用法语低声交谈几句,一直很少讲话。
车离开巴黎市中心不久,就行驶在郊区的街道上了。其实,巴黎的市区同郊区在我们这些第一次到巴黎的人看来,并没有太明显的差别。大约半个多小时后,严小苏忽然指着外面对我们说:“喏,前面就是蒙马特高地!”
我隔着车窗玻璃望去,看见了一片错落有致的房屋和高地,它们似远似近、影影绰绰,像海市蜃楼那样,给人一种虚幻之感。
哦,这就是蒙马特高地吗?
对于大多数到巴黎的普通游客来说,蒙马特高地也许是个无关紧要的地方。人们趋之若鹜的是诸如塞纳河、艾菲尔铁塔、巴黎圣母院、凡尔赛宫、卢浮宫和红磨坊这样一些众所周知的景点,而对于那些搞艺术的或者艺术爱好者来说,蒙马特高地的名声和地位却一点也不亚于它们。如果说卢浮宫是欧洲艺术的神殿,蒙马特高地则堪称诞生艺术神话的地方。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初叶的那些年代里,正是在这个当初还名不见经传的高地上,诞生了后来影响深远的现代艺术运动,许多现代主义大师如雷诺阿、凡高、马奈和毕加索、德加、马蒂斯等都同蒙马特高地结下了不解之缘,甚至连卢梭、左拉、雨果和大仲马、小仲马也先后在这儿留下过足迹,如卢梭曾经在蒙马特高地山坡上和磨坊底下采集过植物标本, 1849年和1871年间,从国外流放回来的雨果也在蒙马特高地逗留过两次,如今的蒙马特高地还有一座雨果的塑像。
在半山腰的一个僻静处停好车,我们徒步向蒙马特高地上走去。
天近黄昏,周围显得很静谧。由于街旁的树木异常茂盛,几乎遮住了整个天空,光线有些幽暗,再加上通向高地的街道又窄又陡,如同在峻峭的山道上攀援,使人有一种在梦中行走的感觉。
高地上的街道和建筑蜿蜒曲折、参差不齐,像积木一样层层叠叠,密密匝匝,显得有些拥挤,仿佛一个自然生成的村落。在不少艺术家的回忆录中,的确称之为“巴黎的小村庄”,但这显然不是一座普通的小村庄。从一排排白色的房子和房子间的小胡同、刷成综红色或墨绿色的咖啡馆,以及在某个街角或墙壁上特意制作的雕塑(通常都是西方美术史上的经典之作),你能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现代艺术气息,并且产生某种错觉:没准什么时候,就会在哪个街口,迎面碰上身穿蓝格子水兵服的毕加索或大腹便便的超现实主义诗人阿波里奈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Tags:马特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