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克思主义文艺学中人学理念的当代意义


□ 赵 凯

  马克思主义文艺学当代发展最突出的成果与标志,当是对其原典形态与理论延伸中人学理念的深度发掘与科学定位。如何在所谓现代性转型与后现代性遭遇的思想语境中,保持和确立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当代价值?如何去构建一个真正对中国当代文艺实践具有强势影响作用的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逻辑系统与学理框架?这是一个复杂而细致的思辨与演绎的学术历程。其中,对于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由于庸俗社会学与机械反映论干扰而遮蔽的人学理念的深度发掘与系统梳理固然重要,为此,马列文论界的学者们已经做出了巨大的理论努力并有了丰硕的成果。本文就将在此基础上,对马克思主义文艺学中人学理念的当代意义,作进一步的学理探讨与逻辑论证。
  马克思主义文艺学在中国的传承与发展,时至今日已将近一个世纪。在与中国文艺实践运动相结合的过程中,马克思主义文艺学作为一个具有主导地位的文艺的指导思想与价值话语体系,对于中国文艺实践运动的影响作用是难以估量的。“二十年代的译介突进和五十年代的体系引进,以及建国以后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主旋律权威话语方式,使其在传播广度与影响深度方面都大大超过了任何其他意识形态方式”,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因素与政治因素和由此而带来的文艺学中政治功利主义的独断与文艺研究主体的失落,马克思主义文艺学在中国的传承与发展,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只是依赖其意识形态的合法性与权威性而维持主导地位与强势作用。在机械阶级论世界观与政治功利主义方法论的束缚与制约中,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本真面目与完整形态乃至于理论的出发点横遭遮蔽、扭曲与任意取舍。被突出与强调的往往是为某种功利主义所阉割的局部论述与特指观点。譬如说关于人的本质的概括,我们只知道“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而不知“自由自觉是人的类的特性”以及“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等等;譬如说关于艺术与美感的起源,我们只知道“劳动创造了美”,并且只简单而武断地将这里的“劳动”诠释为仅仅是人类早期的“物质生产劳动”,而不知道劳动包含着极为丰富的人性内涵与历史成因。殊不知早期人类自身的“种的繁衍”对艺术起源的重要影响,同样得到马克思恩格斯的高度关注。于是乎,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庸俗社会学与机械反映论蔚然成风,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灵魂与精髓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马克思主义文艺学在其中国化的进程中,真正实现学理逻辑与实践境界上的超越与发展,达到其真理的普适性与有效性,乃是随着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进程与思想解放的大潮兴起逐步实现的。改革开放以降,思想解放运动的深入带来了中国社会人学思潮的兴起,以人为本的理念与思维方式越来越深入人心,在文艺创作与文艺研究领域,过去人为设定的人性论与人道主义思想的禁区被打破,创作者与研究者终于获得了自由自觉的主体意识;“文学是人学”这一简明而至真的文学命题也终于成为文学界同仁的共识。当人们以人学的理论视野与思维框架去重新审视诸多文艺现象时,他们才似乎真正发现文学艺术的审美特性与终极关怀所在。对人的生命意识与人的生存状态的深刻关注,对人的独立价值与人性丰富复杂性的重新确证,使中国新时期文学艺术终于突破了政治功利主义与庸俗社会学的围攻,完成了使中国文学获取新生的洗礼。同样,随着思想解放运动与新时期文艺实践的推进,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研究也开始出现新的生机与活力,对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的学术大讨论以及对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一哲学手稿》的广泛译介与充分研究,拓宽了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原典空间与阐释空间,使广大文学界人士逐渐清晰认识到:在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整体的文艺思想与文艺评述中,所关注的不仅是文艺与社会的关系、文艺与历史的关系,他们同时关注文艺与人的关系,他们是在人类自身发展的历史实践活动中去考察文学艺术,并以人的自由解放与人类社会的全面进步作为文艺研究与文艺批评的终极目的与评判标准。马克思主义文艺学中所蕴藏的丰富而深刻的人学理念得以充分展示与理论认同,这是中国当代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研究取得历史突破的重要契机。“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马克思主义文艺学注重对文艺同社会一历史的关系研究,强调文艺中的时代精神和历史精神。这虽然是必要的,却是不充分的不完整的。实际上,马克思主义文艺学中蕴藏着十分丰富的揭示文艺同人的关系的人学思想与人文精神”。应该指出的是,在马克思主义文艺学中国化的学术进程中,陆贵山的成果是令人瞩目的,是较早从学理思辨的基础上提出“人学观点”,并将其与恩格斯提出的“美学观点”与“历史观点”并列作为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系统学理构想与基本问题框架的。在他看来,历史唯物主义的“史学观点”必然包含人的因素。因而马克思主义文艺学中的美学因素、历史因素总是和人的因素相连的。“从‘美学观点’看文艺,认为美学因素作为文本的审美特性负载着一定的人文因素和社会历史因素,有别于西方的纯粹的审美主义文论;从‘人学观点’看文艺,认为作品中的人文因素是通过具有审美特性的文本表现出来的,作为历史的人与人的历史发生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从而与西方的那些具有疏离社会历史倾向的人本主义文论大异其趣;从‘史学观点’看文艺,认为作品中的社会历史因素同样是通过具有审美特性的文本表现出来的,作为人的历史必然同历史的人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从而与那种‘只见物不见人’的庸俗社会学、庸俗历史学和庸俗政治学划清了界限”。这段论述从理论上廓清了文艺研究与文艺批评中人学因素与社会历史等诸多因素的关系。实际上,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的研究者(包括高校各层次的大学生)所面对的,只是马克思主义文艺学某一个维度和某一个知识领域。政治功利主义的研究背景与理论语境,加上对研究对象的知识系统性的欠缺,使我们已经习惯于把历史唯物主义学说简单地理解为是对一般历史活动流程的肯定与对一般社会现象的认同,并且如经济唯物主义者那样,把经济活动看作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惟一的决定因素。同样在对文艺现象的解读与评判中,也习惯于仅仅把社会历史的标准作为评判文艺现象与价值的惟一依据,而至于作为社会历史活动的主体的人则往往忽略不计了。这种抽去了人的活动内容与实践力量的社会历史标准,最起码是跛脚的。因为它丧失了文艺实跋活动的出发点与前提。在马克思看来,任何社会历史活动的第一前提是人,我们不能把社会历史活动作为抽象的东西与人对立起来,“人作为人类的经常性前提,也是人类历史的经常的产物和结果,而人只有作为自己本身的产物和结果才成为前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