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后的愿望(外一篇)


  耿耕

  老王躺在病床上,看着退休办的主任张了几次嘴,但没发出声音来。主任看在眼里,便弯下腰,握着老王的手说:“老王,有什么要求与愿望,你说出来,组织上一定会给你办的。”

  老王紧紧地握着主任的手,一字一句地说:“我想看看我的个人档案,这东西跟随我一生,可我还从没有见过它。”主任听了这话,腰就直了起来,紧握的手也松了开来,眼睛在病房里搜寻着,希望有人能帮他说上几句。但病房里没人出来说话,只是拿眼睛看着主任,特别是老王的两个儿子,更是紧紧地盯着主任。老王用了一些劲,使身体往上抬了起来。“我求求你,你一定要答应我。这是我多年来的愿望,现在也是我最后的一个愿望了。”老王说过后,眼里就噙出了泪花。

  主任看着老王的样子有些不忍,又伸出手拍了拍老王的手,说:“你放心,我就是抢也将你的档案抢出来,送到你的面前。”说着,托着老王的手,放进被子里。“我现在就去,你可要等着我。”老王的眼睛亮了亮,看着主任轻轻地点了点头。主任便转身走了出去。

  老王在病床上轻轻地喘息着,病房里的人都看着老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老王心里却无法平静,他觉得自己一生似乎很失败。自从在抗美援朝前线,他作为一个团长违抗上级指令,白作主张指挥了一场战斗胜利后,就再没有在什么事情上赢过。到地方上时,他是一个科长,而后就是频繁地调动,可每次调动都是平级调动。现在躺在医院里快要死了,可还是一个科长。老王长长地叹了口气,心里有种不甘的感觉,自己这么些年来,勤勤恳恳工作着,可从来没有人认可他的T作。想自己在部队里的那些战友,个个都显得事业有成,只有他是衰人一个。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老王在对往事的回忆中等待着。病房门突然被推开,主任拿着一个牛皮纸袋走了进来,冲着老王说:“老王,我帮你把档案给拿来了,我可是跟档案科长吵了一架才弄到手的。”

  老王看见那牛皮纸袋一下子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急切地颤抖着伸出手去。这时,主任似乎才醒悟过来,坐在病床上的老王是个病人膏肓的老人。便停止了说话,将牛皮纸袋放在老王的手上。

  老王的儿子帮着老王,打开了牛皮纸袋,里面只是一堆陈旧的、有些破烂的纸张,有的印着表格,有的只是一些手写的文字,但每张纸上都印着红红的印章。老王在这堆1日纸中翻找着,终于翻到一张有些发黄的纸后停了下来,将那张纸放在眼前细细地看着,并且自言自语地说:“真的是这样,真的是这样,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主任在旁边伸头看了一下,那张纸上只是很潦草地写了几个字:该同志政治上不可靠,不可以重用。然后是一个人的签名和一个公章。主任细看了一下那个签名,想不起来自己认得这么个人,便又看了一下那个公章,好像是什么革委会,也就是说这张纸到现在有些年代了。

  老王认得那签名,那是他抗美援朝时的首长,他当初就是违背了这位首长的命令,因为他认为那个命令下得不正确,弄不好会牺牲掉全团的士兵。可老王不明白这么些年过去了,这位首长为什么要在他档案里,塞进这么一张让他永远翻不了身的东西。老王将那张纸又细看了一遍,发觉日期正好在他第一次调动之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