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妹


□ 魏长义

  红妹1977年出生于一户山村人家,20岁那年父母双亡,她成了个孤儿。没上过一天学的她走出黑峰岭到城里打工。因为她能干的活不多,只好挑那些当女保姆、搬运工之类的活干,但都是时间不长,因为她一不沾邪,二不甘受气。

  1998年的春天,她只身来到昌平县城,在一个私人包工队当小工,包工队的头儿高大泉相中了她。他比她大9岁,她开始不同意,后来一打交道,她觉得他这个人憨厚老实很勤快,就跟他谈上恋爱。有人问她:“你爱他什么?”她说:“就图搭帮过日子,吃口热乎饭。”

  在相恋的日子里,她发现老高包的工程总是挣不到钱,拖欠民工一屁股的工资。她天天和老高吵闹,骂他无能,但她就是舍不得离他一步。有人问她:“你还爱他什么?”她说:“吵架”。

  2000年的一个夏天.一群民工急红了眼.乘机把老高堵在家中,挥着棍棒讨要工钱。老高因身无分文,无法支付拖欠的工资,被民工打断了一条腿,变残废了。红妹也受株连挨了打,但她没有逃走,而且小心翼翼地把老高护送到医院。老高出院后成了个废人,他劝她走,她说:“只要从今以后你能听俺的话,俺就嫁你为妻,伺候你一辈子。”

  红妹真的嫁给了老高。其实,老高也是个孤儿,占挣八拽地闯荡这几年,唯一的收获就是在家乡盖了一座小楼。婚后由红妹做主,把那座小楼给卖了,还清了所拖欠的工资.随后在县城里租了一间房。她打工让老高待在家里。有人问她:“你爱他什么?”她说:“图个心安理得,他残废了。”

  老高实在不忍心拖累这样一位淳朴善良的女人,他背着她,跳了楼,被人发现送到医院抢救,命是保住了,但身体全瘫,只会傻笑和吃喝。这回有人说:“这回红妹是什么也图不上了,她即使是个痴心女,也不会一直厮守着一个跟植物人差不多的男人,她早晚会抛下他,远走高飞。”

  人们的估计错了。红妹换了个独门独院的出租房,开始在家里做活,给别人拆洗被褥.缝补衣衫,白天出去揽活,晚上洗洗涮涮,缝缝连连。令人佩服的是,她仿佛没有任何忧愁,还是那样的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样子。她对老高还是那样,让他吃好、喝好、穿好、有时疼、有时骂——她和老高吵习惯了,还想吵。可是现在的老高不会吵了,她居然也要吵。她把他推到院子时,看着他吵,要么一边洗洗涮涮,一边吵。他只会“嘿嘿嘿”地傻笑着,有时笑得竞从他的鼻孔里绽出一串鼻涕花给她看,把她笑得前仰后合。

  就这样一年年地过去了,她没有跑,也没有被累倒,家里还添置了洗衣机,生意越做越红火。这时有人劝她往前再走一步.嫁个身体健康的男人,享享清福,把他带上就是了。她问:“俺老高难道不是人吗,他的心眼不好吗?”人们没话可说了。

  世上的事就是这样,坏事不出门.好事传千里,红妹的慈善之举,在乡下传得沸沸扬扬.竟招来许多新闻记者纷至沓来,争相采访。可几个记者采访过后,也没写出什么来。写爱情,她说她不知道什么叫爱情:向他和她问些从头至尾的事,也很平平淡淡,好像也没啥好讲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