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全集”不易全


□ 陈学勇

编作家“全集”谈何容易的事!且不说它是为研究者提供可信可用的文本,需在校勘、注释上花大力气(仅花力气不够,更得兼有多年学养、专门知识),单说把文章印齐了就不算简单的功夫。总不免这样那样的原因,于是“全集”不全。我是深有体会的。好几年前我编过上下卷的《凌叔华文存》,名为“文存”,其实完全当“全集”操作的,想一网打尽凌氏作品。然而付印在即,偏偏有个五万字的中篇小说尚难认定是否为凌叔华所作。待确证以后,《凌叔华文存》已经面世几个月了。最近我又编了一套《林徽因文存》,书名仍不敢冠以“全集”,因为明知道还有几篇林徽因文章,就是找不到文本而无法编入。桌如编的九大本《冰心全集》本是我心目中“很全”的“全集”。编者为资深冰心专家,所在单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所,冰心本人尚健在,可谓天、地、人三者优势俱备。我几次撞见民国报刊上冷僻的冰心文字,疑其可能是佚作,每与“全集”核对,均属徒劳之举。近来方锡德教授仍然发现冰心佚作多篇,包括短篇小说《惆怅》和两篇散文、一篇讲演、一首旧体诗。“全集”不全实在是无可奈何的现象。建国以后所编《鲁迅全集》,初编加修订,三次都属政府行为,每次都是巨大文化工程,动用人员之多,耗费财力之大,持续时间之久,是编印其他作家“全集”不可期盼的。纵然这般,一次比一次有新的可观的补充。即将出版的第三次修订的《鲁迅全集》,据说新增佚文24篇、佚信18通及其它文字,篇幅共达十万言。到此岂敢说就一定齐全了呢,“全集”不全乃当然的事情吧。
这一番感慨来自韩石山先生编《徐志摩全集》的出版(百花文艺出版社)。它既是出得最晚的一种徐志摩“全集”,韩先生又写过徐志摩传记,这套“全集”的编辑优势自不待言,它收集作品的齐全非此前各种徐的“全集”所及。可是读下来还是发现漏了一段徐的重要佚文。这段佚文披露于欧阳兰的短文《文字的匀称》,文章发表在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十五日《晨报副镌》。年代太久了,不大为今人注目。我曾撰文介绍,说明它对于研究徐志摩文艺思想、新格律诗理论发生过程等问题都颇有价值。拙文刊七八年前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当时已知韩石山先生着手编辑新的《徐志摩全集》,随即寄韩先生以便他补缺。不料这套“全集”出版拖延日久,其间编稿断断续续,时分时合。难免的差错留下这个十分惋惜的遗憾。《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是份专业很窄的学术期刊,读者相当有限。韩先生来函希望重新刊布他主编的杂志,似有亡羊补牢的雅意。这样不予藏拙遮丑的气度可佩,那么再抄示如下:

……现在所谓新文学是一个混沌的现象,因为没有标准,所以无从评论起,少数的尝试者知识在黑暗中摸索,有想移植西欧文学的准绳,有的只凭着不完全不纯粹的意境作他们下笔的向导。到现在为止,我们应得承认失败,几乎完全的。但这失败的尝试中我们已发见了不少新的可能,为最初提倡新体文学的所为能见到的。我个人就深信不久我们就可以案定一种新的Rhythm,不是词化更不是诗化的Rhythm,而是文字完全受解放(从单类似的单音文字到分明的复音文字)以后纯粹的字的音乐(Word music)。现在的作品,不论诗与散文,还差的远,表示犯含糊病就是犯夹杂病。文字必须先纯粹,方能有文体的纯粹。三殿顶上的黄瓦是一个模子做成的;我们的新语言也得有那种纯粹性。瓦块不整匀时,便盖不成成品的屋顶。文字不纯粹时,便做不成象样的文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