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彭明学治史


□ 张德旺

  2008年6月27日,中国著名历史学家、国内公认的五四运动史研究学术大家、人民大学教授彭明与世长辞。近三年间,我常常想起老师殷切指教的情景,一幕幕像有声有色的电影片段,不断地浮现心头,回荡耳边。

  文/张德旺

  初识彭明老师是在1982年春夏之间。当时,我作为吉林大学中共党史专业的硕士研究生,为撰写学位论文《胡适和中国学生运动》(后改为《胡适和五四时期的学生运动》),去北京搜集资料,并拜师求教。导师邵鹏文特别提出,你一定要去拜访一下人民大学教授彭明,他是我的老师,是国内研究五四运动的权威。经导师介绍,我找到了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陈铁健。他也提出,应该去请教人大教授彭明。经陈铁健电话联系,我就按照约定的时间在一天下午一点半走进了人民大学林园5号的彭明书房。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迎面洁白墙上一副大字对联:“板凳须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我立刻感到了彭明严谨求实的治学风范。我说:我是1966年高中毕业下乡当了13个年头的兵团战士,没念过正规本科,基础差,现在写学位论文,心里没底,非常希望得到老师的指教。彭明热情地说:有一定的社会经历,对于搞社会科学研究,是好事。只要下功夫,一定能取得好的成绩。

  彭明以他特有的洪亮声音,就我提出的问题透彻讲解。他说:胡适是中国近代影响最大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与学生运动联系一向密切,至今还没有人对这个问题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导师这个题目出的不错,有学术价值。彭明强调指出:要在资料上下功夫,不要人云亦云地泛泛而谈,五四时期的报刊、文集等文献资料不少,要认真查、仔细读;还要尽可能争取拜访几位健在的当事人,尽可能地多取得口碑资料,北大就有几位。彭明甚为惋惜地说,前些日子,他在南开见到郑天挺,他曾经是胡适当北大校长时的秘书。他说,找个时间好好和我谈谈胡适。可惜,他突然发病逝世,走了。那天郑天挺还拿了一张报纸给我看,记的是六三大逮捕时,胡适去北大临时监狱探望被捕学生的情况,你查资料时注意一下。

  不知不觉间,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感到彭明引导自己直接迅速地贴近了五四研究的学术前沿,真想继续听彭明讲下去,但我又怕耽误他太多时间,就起身告辞。彭明说:你还要在北京查一段时间资料,我这有两本书,你拿去翻翻,可能多少有点用。我接过一看,一本是香港出的周作人写的《知堂回想录》,另一本是彭明老师的《五四运动在北京》,都是我已经知道、非常想看而未得见的书。彭师母进来说:外边下雨了。师母还随手递给我一把伞。潇潇春雨中,我一手打着伞,一手抱着先生借给我的书,走在绿草葱茏、树叶翠绿的人大校园,心里感到异常温馨舒畅。

  1983年暑期,教育部在风景如画的历史名城昆明举办为期近40天的高校第三期中国现代史教师讲习班,黑龙江大学历史系主任扈颖航和中国现代史教研室主任饶良论商定,派我这个刚报到的年轻助教参加学习,使我有幸再次向担任讲习班班长的彭明请教。一天黄昏,在学习班所在地昆明军区后勤部招待所大院与彭明一同散步时,他明确指出:中国近现代史研究,过去长期受“左”的干扰禁锢,现在可以大作文章、作大文章的领域、问题很多。对于年轻人来说,重要的是科研方向要稳定,不能打一枪换个地方,先争取一点有所突破,有所创新,然后逐渐深入拓广研究领域,题目越做越大。我就是50年代初写完《中苏友谊史》后,就开始搜集五四的资料。后来,虽然编书(主要指与李新等共同主编的《中国新民主主义时期通史》,高等教育出版社1959年版——作者)等工作很忙,我都坚持没放松这件事:“文革”在干校打石头、抬木头、做馒头时,也没断过,那时大批判会很多,可我脑子里思考的却是五四,所以现在这本《五四运动史》(指彭明著《五四运动史》,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作者)才能写出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纪桥·理论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