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垣来往书信集》编年错误几例


□ 李固阳

  上海古籍版《陈垣来往书信集》提供了不少历史资料,只是阅读中还发现编年不当的数例,写在下面,供再版时参考。
  一、244页至245页是朱师辙来函“九”和“十”,未系年亦未编年,原署日前者为“三月甘五日”,后者为“五月十九日”。细看内容,“五月十九日”应是前一年的,“三月甘五日”是后一年的,因而现在编排的次序颠倒了。“十”开头说:“弟于二月间应成都华西大学友人再三之招,匆匆就道,未及走辞。”末了又说:“暑假尚拟返平变假。”“九”开头说:“旧秋一别,忽忽而春。”下面谈到援庵先生著作“为治史学所必须而蜀肆无售者”,“本不欲久居于此,惟以较中印先代遗稿,谊难艰辞,故暂留。”又说:“故都已成租界”,“然蜀民痛苦,数倍华北;川边色人相食,报纸时时见之。”说明两封信都是在成都写的,“十”是刚到的那一年写的,“九”则是“暑假返平变夏”后再到成都“忽忽”已是次年春天写的,可见编排次序颠倒了。“九”谈到当时形势,应是指一九三五年七月“何梅协定”出卖了华北大部主权。因其中有“故都已成租界”之叹。而且,一九三五年四川发生过严重旱灾。于是才有“蜀民痛苦,数倍华北;川边色人相食”的情形。所以,“十”应移前,系年于一九三五年,“九”应挪后,系年于一九三六年。
  二、384页,“九”是援庵先生写给台静农的信,编在一九四六年,原署日为“六月廿五日”,其中说道:“皖峰夫人日前孑身来平,拟携二子还乡,现因道阻,暂留此间。”381页“四”也是援庵先生给台静农的信,并注明据台静农一九七三年鉴定,是一九三六年写的,原署日为“九月甘一日”,其中也说道:“皖峰又病,其势不轻。幸已转佳,仍在西什库医院。”382页“五”是台静农回援庵先生的信,原署日“廿七日”,也谈道:“皖峰又病,曾接到储夫人书告以情形,至以为念。七月间冒暑南行,盖亦致病原因之一。”“四”、“五”这一组来往信件与“九”这封往函,都谈到皖峰的病和有关情况,编年时间却相距十年,于理似有未合。而,且,409页注引孙楷第信自述其经历,其中说道:“一九四二年,辅仁大学教授储皖峰病逝,经援庵先生介绍入辅仁大学为专任讲师。”则储皖峰已于一九四二年之前即已去世。“九”说其夫人“孑身来平”,当是储皖峰去世后不久的事。信中又说其夫人“拟携二子还乡,现因道阻,暂留此间”又应是抗日战争中交通受阻。又据《青峰学记·柴德赓先生已刊论著与诗文目录系年》(一九九二年江苏文史资料编辑部编)“一九四一年”诗题:“连日经营皖峰丧事,竟不知岁已云暮。晚访燕孙,畅论近事,志此志感”,现在编在一九四六年显然不确,应移置“五”之后。(又,381页“勿作吾京兆之想”一语,当是“五日京兆”之误。)
  三、443页袁同礼来信“一”,编年“约一九三三年”,原署日为“五月一日”。似乎也不确切。因信中提到索还之书“有数种拟交伯希和一看,渠日内来平也”,而417—418页援庵先生写给伯希和的信,原署日为“一九三三年一月廿三夕”,开头就说“顷谈俄京所藏《无秘史》来历”,正是袁同礼来函索还书中的一种,表明伯希和已来平,而袁同礼来函原署的“五月一日”,就只能是一九三二年的“五月一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