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乡记忆


□ 李清明

  李清明
  湖南湘阴人,一九六五年清明节出生,暨南大学新闻系毕业,自一九八三年开始在《花城》《美文》《读者》《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黄河文学》等报刊杂志发表各类作品两百余万字。出版的作品集有《滚石上山》《梦起洞庭》《微雨独行》《股海无边》《寥廓江天》等。先后有二十多篇作品在军队和地方的评选中获奖,有作品选入《中国散文年选》《中国精短美文精选》等各种年选。二级作家,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喊魂
  
  我的家乡是一个十足的水乡。人口骤然增长的年代,祖辈们在浩淼的洞庭湖边上,利用秋冬季节湖水干涸的时候,锄挖肩挑,人背牛拉,用泥土筑堤,围起了一个个人畜居住的人工围子。至今家乡的乡镇还一直沿用过去的“围”字命名,譬如洞庭围乡、临河围乡、湖滨围镇等等。围堤筑起来之后,洞庭湖春夏汛期的洪水就马上汹涌而至,洪水涨多高,围堤便要修多高。记得,我离开家乡的一九八二年,水乡的堤坝已临河床筑到三十八米多高了。站在高高的河堤上俯看垸内,人们仿佛在一个巨大的木盆底下生存。人如蚁如蝇,一切渺小而忙碌。
  临水而建的家乡过去总是十年九涝,不得安生。汛期一至,浑黄色的湖水便会将过去还是牛羊成群,柳枝吐蕊,草木茵茵的湖床抬高许多,人工围起来的垸子像极了一个个在洪水中颤栗的盆罐。一旦垸溃,整个家乡便会一片黄汤,树枝瓜藤,木柜门板,还有用茅草和树木结成的整个屋顶……都会随风浪吹送至残剩的垸堤边,极目苍凉。洪水消退,每一个村庄的坟场,都会增添好几座覆盖着黄土的新坟。水乡的习俗,大都称被水淹死的人为“水鬼”,男的死了来年要找一个女的做伴,女的死了要拉一个男的同眠。——每当听到这些,小孩们便会心存恐惧地哆嗦着双腿往人多的地方移动,害怕“水鬼”来找“替身”。
  湖水凶涨的时候,垸堤内房前屋后的河汊、水塘的积水也会跟着上涨。夜幕降临,浑黄色月光下的水乡到处凄惶一片,房屋和树木的倒影在水中时隐时现,惊飞的长嘴鱼鹰的叫声在水波的回应下,悠长而凄厉……这时,出来游玩的小孩,大都会受到惊吓,睡到半夜往往会发低烧、说胡话,甚至梦游。老人们便会说,孩子的魂魄在外游荡,遇见了水鬼在追赶……,要赶紧“收吓”,将孩子在外面游荡的魂魄喊回来(也叫“喊魂”)。这时。孩子的母亲大都会按照祖辈遗传下来的方法:找到小孩受到惊吓的地方,点上几根香烛,拿一面镜子用小孩穿过的内衣包上,然后用镜子在夜空中来回照着,边照边喊:“宝宝哎,回来哦——宝宝哎,回来哦——”这时,坐在小孩睡床边的奶奶或姥姥,便会回应道:“回来哒——回来哒……”
  寂寥的夜空下,一个母亲的喊声,往往引来好几个母亲在喊:“宝宝哎,回来哦——宝宝哎,回来哦——”母亲呼唤孩儿的声音在孤星残月的夜晚,经水波的回应,由小变大,由近而远,慢慢地便带着一种哭腔——声音凄厉而惊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