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扶贫指标


□ 何雨生
扶贫指标
何雨生


  桑木桥村党支部书记兼村长伯喜去乡里开了一下午的会,回来后没等吃过夜饭就急吼吼地把村委们都吆来开会。村委连伯喜本人在内不过五条人,村里有个五寿逢人叫姐夫,大伙儿便也跟着傻子把他们五个姐夫排了座次:伯喜跟副书记兼经联社主任狗财是大姐夫和二姐夫;三姐夫治保委员丁四儿,丁四儿不姓丁,他姓张,大名叫张仁福,丁四儿是他的小名,不过村里有不少痴眼目瞪的人嘴一张还是喊成了丁主任;计生委员白麻子,她是个小寡妇,但这次也跟着沾光做了回四姐夫;还有就是五姐夫毛矮子,村里的会计,毛矮子本人并不矮,但因为他老子是个矮子,挑个豆腐担子还得踮着脚走呢,所以叫他矮子也不算太冤枉;至于他爹为什么那么点儿却养了个这么高个儿的一个儿子,那不简直成了芝麻下绿豆么?分明姐夫死了小姨子哭,中间必定有个纰漏曲,这里我们就不作细究了。
  人不曾来的时辰,村长伯喜火上堂屋似地在喇叭里鬼吵鬼喊,一旦人来齐了,他老人家又拿三做四地盘坐在藤椅上只管抽他的水烟袋,他一手拿了根黄裱纸搓成的纸媒子,一手执水烟袋,“佛笃”一声吹旺火星,“呼呼呼”一顿猛抽,两条青龙便从他的鼻孔里蜿蜒而出,云蒸霞蔚一般盘旋缭绕,老半天才“噗”的一下吹去烟烬,取过茶壶来呷口茶,漱漱口,清清嗓子,而后又慢条斯理地装上一袋烟……
  好在村委们都已习惯了村长的工作作风,他们认为这就是所谓的村长派头,今天只不过是没吃夜饭么,有时候村长高兴起来还会半夜三更地把大家从被窝里拎起来,在喇叭里给大伙儿做一番当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之类报告呢。会计毛矮子假马日鬼也喝了几年的砚墨水,他还偷了几回家里的豆腐百叶去跟在一个瞎先生后边学了几天麻衣相法,所以在村里也算是极有学问的了;据他讲但凡大人物大都天生异秉,与众不同,伯喜村长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个凡人,譬如他不爱抽纸烟专门抽水烟,譬如他爱吃猪头肉特别爱吃猪嘴疙子,能吃几个猪的嘴疙子,譬如他接电话,右手拿着话筒偏偏又侧着身子挪到左耳朵上去听,再譬如他的上人,也就是他的老爹整整活了八十九岁,只差三天就是整九十,比清朝最后一位皇帝宣统帝活的年代还长,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寿限还大哩,假如不是差了这么三天,伯喜村长甚至还可以当皇帝呢!
  村委会的几个姐夫正就四姐夫白麻子跟村里另一个小寡妇黑麻子哪个奶子更大哪个屁股更翘等问题纠缠不清在扯麻筋时,伯喜已过足了烟瘾,搁下水烟袋,咳了咳,开腔道:“王瞎子(乡长)嚼了一个下午的舌头,水都没喝一滴,狗日的,那张嘴简直像是铁皮做的……” 说到这里伯喜故意咂咂嘴,顿了顿,以便大家有时间咀嚼消化他的话,果然几双眼睛一刹时都立正稍息向他看齐了,伯喜很满意自己这引子开得不错,这才正儿八经往正题上靠,“说实话,东一榔头西一棒的,我也没听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直到散会他把我拉到一旁说上边要到咱们村来扶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