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梦幻与现实


□ 王雪瑛

  王雪瑛 毕业于华东师大研究生院,师从钱谷融先生研习中国现代文学专业。研究生在读期间,发表了《论丁玲的小说创作》在文学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是重写文学史中的重要论文。毕业后发表了大量的散文、文学评论等。其中部分作品被收入《都市女性随笔集》《中国散文年鉴》《2007年度散文精选》。2001年应哈佛燕京学社邀请,访问哈佛大学。2002年夏应北美作家协会邀请在哈佛燕京学社作了题为《上海90年代的小说创作》的主题演讲。2008年参加鲁迅文学院评论家高级研修班。著有《访问迷宫》《淑女的光芒》等作品集,现任上海《新闻晚报》主任编辑。
  
  深秋的一个夜晚,我站在光明大厦顶层的阳台上,望着夜空中的繁星和栏杆外的灯海,问自己到底什么是都市?什么是上海?
  上海是一片由鳞次栉比的高楼组成的水泥丛林的景观;是一条条由汽车的尾灯连成的汪洋恣肆的河流;抑或由无数陌生的脸庞形成的一种人口密度,由一块块玻璃幕墙分割而成的现代购物环境?也许更是一种气氛,一种梦幻,一种特征,或者是一个灵魂。
  王安忆的《长恨歌》勾勒的是她心目中的上海。她觉得上海的女性身上最能显现上海的特征,女主人公王琦瑶的身上就有上海的灵魂。
  上海的特征也是都市的特征。都市多样化的公共空间,每天都涌现出新闻、时尚、金融行情的最新信息,都市的太阳每天都是新的。都市人的“角色更替”与“隐名状态”使都市人的生活充满了偶然性、开放性、悬念和诱惑。
  
  都市人是多重角色的总和,都市人又是来自各种地域的人的总和。 我也是来自异地的上海人,确切地说,我是被父母抱到上海来的。出生才十个月的我,还不会用自己的双脚踏上这个东方的都市,从母亲的怀抱转移到了祖母的怀抱,我用不停的啼哭来倾吐自己的敏感和不安。等到我懵懂的头脑中浮现出上海,明白自己生活在上海的时候,我也渐渐地清楚了一个事实:我不属于上海,我是暂时寄居在上海的。不知哪一天,我将远离上海这个都市,这一天总是会来的,它真真切切地隐藏在我生命的旅程中,我无法逃避,也不能更改。
  所以我明明居住在上海,上海也只是我的梦幻之地。从我拥有记忆开始,上海就是我的梦幻之地。
  
  惜别的百转千回
  
  孩子总是容易把梦幻和现实融为一体,我照样欢蹦乱跳和弄堂里的小朋友一起踢踺子、造“房子”,照样在祖母的宠爱中一天天长大,照样在学校里第一批戴上红领巾和同学们写看图说话。因为我读书成绩很好,老师几乎没有在同学们面前提起过我是个借读生。直到有一天学校“红团”的孙老师来和班主任商量,要选我做“红团”的干部,被班主任不留余地地拒绝了:“王雪瑛是借读生,将来总是要回江西的,培养了也是白培养。”
  她的话在当时是那样的无懈可击,孙老师毫无异议地同意了。她们说话的音量都不大,但在我听来已是惊心动魄,我在上海没有将来,上海的将来里也没有我,我只是一个借读生,因为我的户口在江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