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看《对面镜子里的床》(点评)


□ 白 烨


小说有多种写法,就叙事手法而言,有重因果关系的,有重过程本身的;重因果关系的善于编排故事,铺排情节;重过程本身的长于表述感觉,描摹状态。李燕蓉的《对面镜子里的床》,显然属于后者。它所娓娓讲来的女主人公———陈大夫与女病人段敏的交往,以及穿插其中的陈大夫与女友佩佩的来往,没有引人入胜的悬念,没有出人意料的曲折,甚至连真正的“故事”也够不上,但这并不妨碍它的有味与可读,而作品所依凭的,正是细密的感觉与细腻的笔触。
作者笔下的陈大夫,是多愁的,又是善感的;是敏思的,又是慵懒的;她好像把什么都看清了,又好像什么都无从把握;似乎对什么都很在意,又似乎对什么都无所谓。正是这种有心又无心、无可无不可的态度,使得她在与段敏、佩佩的交往中,总是游离开自己的本来意愿,使彼此关系向自己所不希望的方向一路滑去。好在耽于沉思的女主人公总能想到“整个的生活几乎没有一样让我满意。明明是自己选择的生活,却一天天地与自己的想像背道而驰”。正是这种在随波逐流的生活中的不断回思与自省,才使她在“迷糊”之中保持了应有的“清醒”,使快要“出轨”的生活回复到了应有的常态。
作品写了生活中的偶然性、或然性对于人生的暗中羁绊与无形牵引,而且由陈大夫的“乐此不疲”地迷恋与人的对话交谈,时常出现“意识与身体的脱节”现象等,写出了人的主体在随机应变的过程中的悄然变异与隐性遁匿,从而使她由一个个“猝不及防”的“过失”,构成意料不到的“错失”,走向不知所措的“迷失”。而这些由日常的生活情态与事象中提炼出来的不大不小的困惑与困扰,多少触及到了人生与人性的某些隐性内涵,颇为引人寻味与耐人咀嚼。
作者虽为文学新人,但有较好的艺术感觉与文学素养。她笔下的人物,大都感性强于理性,思想大于行动,总处于一种寻思、沉思甚至是迷思之中;作者比较重视情绪表现与感觉描述,尤其善于以灵动而准确的语言,表达信马由缰的潜感觉与潜意识,尤其是那种感觉的徜徉情态和意识的游弋状态。可以说,在一种“内倾式”写作之中,有种含而不露的“巫气”。作品中也能见出作者的美术功底对于写作的影响,那就是讲究画面感、色彩感,从而使作品整体上有一种与灵动的感觉桴鼓相应的流动的气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