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画问题


□ 吕 澎

  用笔墨纸砚完成的绘画在近代以来遭遇了多方面的挑战,检讨中国画的历史命运,既是为了对其进行恰当的定位,也是为了真正面对它得以继续存在的基础。新中国成立六十年来,有关中国画的讨论曾经异常热烈,在本文看来,无论真诚地辩护还是激烈地抨击,都有失之偏颇的地方。在日益多元的文化生态中,中国画要坚持自身的品格,它不会取代任何其他的艺术,它只能回到自身,作为一种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文化方式、身体实践方式,以其独特的气质卓然而立。没有任何理由让我们认可只有那些迅速变化的形式才有生命力,而那些在微妙之处显变化的中国书画反而没有意义。
  
  针对长期以来用各种名词——“中国画”、“国画”、“水墨画”等等一表述的用笔墨纸砚完成的绘画在今天的境遇,我一开始就想指明:作为文明的一种物化形式、工作方式与生活方式,中国画——我们暂时就使用这个有历史原因的词吧——是认同一个民族或者种族满足自己对物质世界和精神生活的特殊认识的媒介与手段。经历了一百多年的争论,中国画既不担心被其他民族的艺术所替代,也不指望终究有一天去笼罩全世界;它就是它自己,一种书写形式、绘画形式、文学形式、艺术形式、文化形式、文明形式;它传达特殊的气质,表述特殊的心理,提示特殊的情绪;它超越现实追问,回避唯物反映论的课题,躲开实证科学,逃离实用和工具主义的目的;它甚至不去担心文明冲突中的胜败得失。中国画的这些特征,正是成就中国画的那些思想与观念的结果,由历史形成的一种“恒定的气质”是中国画继续存在的基本价值。中国画家知道:科学可以改变物质世界,民主政治可以让人们心平气和地面对所有民族的文化问题,有了这个基础,中国画的生命不用过分担心。因为,中国画仅仅是人类文明中的一种形态,它从未准备去替代任何其他的文明形态。举例说,就像那些痴迷于黄山或者江南的人很可能对尼德兰的绘画没有太多的兴趣一样,这里的差异仅仅在于因为水土、温度与植被所导致的历史沉淀和气质上的原因;在阿姆斯特丹伦勃朗博物馆的西方观众与在杭州的西泠印社里购买恽南田山水册页的中国人之间只有在所有生命具有同等重要性这个问题上彼此认同,他们趣味上的差异我们无须太多注意。这个世界从来就是这样,总是在差异中构成有复杂成分的整体——按照西方人的看法,人与人之间从来都是陌生的和不同的。
  
  上“中国画”在过去一百年中的命运
  
  很久以前,有一个被称之为“顾恺之”的人在他的《论画》里使用了“迁想妙得”这几个字。以后的人们对这四个字有无穷无尽的解释。20世纪30年代,傅抱石在为他所热爱的中国画进行辩护时,用他的日本老师的话对这四个字狠狠地赞誉了一番。我们知道,仅仅停留在纸面上的文字力量是非常有限的,不夸张地说,“迁”、“想”、“妙”、“得”四个字可以被任意解释,完全不是“顾恺之”可能要说的那些意思。可是,为什么千百年来人们会将这四个字联系起来,并同意它们所包含的精神内容?原因很简单,盖出于他们都接受着产生这四个字的自然、历史、文化与传统的滋润,他们愿意将这四个字联系起来,朝着他们共同感受到的方向去理解和认识。这样,从哲学上讲,中国绘画精神一开始就是超然于经验层面的,是玄奥的、没有边界的、不可知的和充满无限性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