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笔趋从于内心的感奋


□ 高芸香

编者按:本刊从第一期起辟出专栏,就高芸香现象展开讨论。效果不甚理想,来稿寥寥无几。第三期曾刊出两篇。究其原委,主要是讨题设计不当。看来,在文学写作多元化的今天,很少有人会认为,一个原先写纯文学作品的作家,写了家庭教育方面的畅销书就不是作家了。不过,这一讨论的启示与引导的作用还是有的。这一期刊出张爱凤和肖丽英两位女士的文章,同时刊出高芸香女士为这次讨论写的文章,算是一个交代,这次讨论就收场了。希望读者朋友能提供新的话题,在刊物上展开新的讨论。
我在美国着外孙时,有幸结识了来自祖国各地的同样去看孙儿、外孙的祖父母、外祖父母辈们。我们都居住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大学村里,常共同交流育儿经验。久而久之,人们发现了我这个姥姥身上的特殊之处,称我为特别的姥姥。
我们一行人推了儿童车去游乐场时,常常要途经几株硕大的榆树、枫树。秋天,那树叶常常会飘飘摇摇地落到儿童车上。有四五个月的婴儿吃力地拾了树叶就送到了自己嘴里。祖母、外祖母们马上就会惊慌地从孩子小手中夺了那树叶去,惊叫道:“脏!脏怪声怪调把孩子吓一跳。我便指出她们这样做的不妥。说大了,这是夺取了孩子与大自然交流的权利,剥夺了孩子良好的学习机会;说小了,最起码伤害到孩子的好奇心,让孩子不知所措。这时她们会说:“他才四五个月呀,懂得什么?就知道往嘴里塞!”我便不以为然。拿了那树叶交给我的同样是四五个月的小外孙丁丁,看丁丁什么反应。丁丁用小手接过树叶,捺一捺,体会树叶的质地。我就告诉孩子:“这是树叶,秋天的树叶。”孩子又用左手配合右手来撕拽,似乎是听撕扯树叶时发出的响声,又似乎是感受自己的力量。自然也不免塞到自己嘴里咬一咬,品品其味道。当丁丁流着口水将树叶吐出来时,我便告诉丁丁说:“树叶,苦、涩,不好吃。”这样,姥姥就帮助外孙完成了一个对树叶的感知过程。孩子稍微大一点儿后,我还把树叶从中间的叶脉处撕开给孩子变过蝴蝶,或者是将两片大树叶的中间挖空,粘在眼上当眼镜玩,有时还把树叶叠回来做叶笛吹……这样,孩子再看到树叶就不会往嘴里塞了,而是比划着也想做个什么玩具。我们常常讲要亲近大自然,认识大自然,难道这仅仅是句空话么?
有的姥姥会说:“那树叶没经过冲洗,怕沾染细菌。”事实是体魄健壮的孩子,吃了什么都是营养。一味保养和呵护下的孩子,稍微不慎重,就会招来疾病。我们家丁丁早聪早慧,健壮得很。
从许多生活小事上我发现我们的家长习惯于阻止孩子去干什么,而不顺应孩子的好奇心主动诱导他们去尝试什么。习惯于对孩子宣讲大而无当的空头理论,而不将自己身边的事物作为生动的教材。再细心观察美国的家长们,他们似乎更尊重孩子的天性。即便孩子在沙发床上快把弹簧跳断了,他们也能容忍。总是说孩子们有太多的能量,太需要释放。由此我联想到,我和先生在文革高潮刚刚过去,怎样苦中作乐,哺育三个孩子成长的过程心血来潮,就写了《我的孩子不是天才》一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