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我眼中的关圣力


□ 李 浩

  现在,我依然记得刚刚走进《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时的情景,在地下室的那个略显拥挤、幽暗的房间里,章德宁和关圣力接待了我。说是接待,其实是考官的意思,我是前来应聘编辑的。我依然记得是因为我的忐忑,同时也因为他们给予我的温暖。章德宁社长问我许多关于文学的问题,编辑的问题,而之前我没有真正接触过编辑事务,关圣力在一边鼓励我,没事,有什么你就说什么,说真话就行。在他的鼓励下我收起了部分忐忑和拘谨的虚伪,按照真实的想法回答着提问。没过多久,在海兴县的家里,我接到关圣力的电话,让我去报到,“你来了我们就是同事了,一起好好干。”在电话里他说。
  此后,有了我两年在北京文学任编辑的生涯。此后,我和关圣力“内外有别”(《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租了一家居民住宅在里办公,六楼,我在外面的办公室,关圣力在里面的房间。其实这种别也看不出来,我常去他的办公桌前“办公”,进行骚扰,而将他挤到一边。借此机会,向被我长期鹊巢鸠占的关圣力兄表示道歉),一起工作了两年。我一直在怀念那段日子,因为对文学的共同谦敬,也因为像关圣力、章德宁、王虹艳等这些同事所给予的温暖。
  
  一、作为编辑的关圣力
  
  我觉得,我们还是从“谦敬”这个词开始——在关圣力那里,文学艺术是值得他谦敬的,这份编辑的工作是值得他谦敬的,在当下这个时代,这种“谦敬”已经变得稀少和可疑,但关圣力和《北京文学》的诸位编辑身上却清晰可见。编辑选刊,我们的任务是相当重的,而当时(应当现在还是吧)我们需要将所有文学刊物的中篇小说从头到尾都看一遍,并且必须对每篇文章写下自己的意见。执行此规定最为严肃认真的应当是关圣力,当然,我的意思并非其他编辑就不认真,不是,我的意思是,关圣力在这些认真的编辑之中,他更注意得细微,更愿意将作品的得失分析详细。因为是选刊,似乎谈不上如何“发现”新作者,但我觉得它对于“眼光”的要求反而更为苛刻。我记得像劳马、傅爱毛、梁志玲、张学东等人的作品都是他在某刊的角落里淘出来的——至于对名家好作品的发现就不必说了。对于一个编辑来说,努力发现好稿发现好作家是让人兴奋的事,甚至会增加“成就感”,对我来说是这样的,对关圣力来说也是如此——他应当是一个很有成就感的编辑了吧,哈。
  作为编辑,关圣力非常敬业,我能感觉到他与这本刊物间不可分的粘连。刊物集中上班时间为周二周五,每个编辑还有一天值班,也就是说,每周每人需要三天在单位,而作为编辑部主任,单位对关圣力的值班没有要求——然而,关圣力却是《北京文学》在岗时间最多的一位,他几乎天天会到单位,处理稿件和其它事务,在他那里,没有“份外”只有份内,无论是收发,编务,校对,还是美编的活儿,只要他能帮得上手,他肯定乐于做,并乐于做好。为了版面的灵活和丰富,《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曾留出版面添加精品漫画等内容,关圣力主动承担了寻找相关漫画插图的活儿,周六周日去各家书店淘金,做了大量的工作,这是我们这些同事都看在眼里的。2004年秋,中篇小说月报组织第一届全国中篇小说年会,此次年会邀请了全国知名作家、批评家和全国各期刊主编、副主编,阵容强大,人员众多,事务繁杂,而此时,恰恰关圣力家旧宅因拆迁问题与开发商对峙。我们都在担心他和他的家人,无论对谁来说,这都是一件特别的大事。我们将他的一些工作承担过来想让他能够更好地处理“家务”,而他却仍然坚持联系作家、编辑,坚持看稿……那次年会,关圣力付出过相当心血的一届年会,他未能自始至终地坚持下来,我们来到四川成都的第一天晚上,他就接到家里的紧急电话,第二天只得匆匆离去。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天晚上,他仍然带着我和王虹艳一起看望了各期刊到会的主编和社长。
  作为编辑,关圣力在作家和编辑中有一个好人缘儿,他对朋友,对工作,始终热心,真诚,愿意帮助别人,这一点,和他相熟的作家、批评家和编辑都知道。
  
  二、作为作家的关圣力
  
  在繁忙的编务同时,关圣力还有自己的创作,他是一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因为他是作家,所以他更能理解写作者的甘苦,更能理解写作上的难度和创新。1988年他即在《北京文学》上刊发了短篇小说《躁动》,然而他的创作道路并不顺。一场疾病使他的写作停滞了下来,这一停滞整整十年,我感觉,某些在他体内和写作中埋藏着的黄金也随时间而部分地流走。十年,对一个写作者来说,是什么概念?对一个人来说,是什么概念?我不敢猜度,也不敢猜度关圣力这十年里,没有文字的生活是如何度过的。当然,我也不知道,关圣力在经历如此漫长的“放弃”之后又如何重新“拾起”,而且是依然显得活力十足。我的手上有他写的《现当代文学大师丛书——王蒙卷》,属于评传性的文字,这是我认真看过的一本书,里面充溢着对王蒙先生人的理解和作品的理解,写这样的一本书,没有认真仔细的态度和较高文学素养是无法完成的,我感觉,关圣力完成得不错,至少,他让我重新认识了王蒙和他的作品。近年来,他先后在《莽原》等刊发表中短篇小说,势头很不错。我曾阅读过关圣力的一些小说,我觉得,他风趣,幽默,在平滑的文字当中见机锋,写下的俱是市井小事儿,略有些荒诞感,那些人事人情和锅碗瓢盆在他的笔下有了相当不同的奏响。关圣力的幽默比一般的冷幽默更有热度,他有自我的审视,北京腔在他的小说中显示了相当的语言魅力,如果他能在这种平叙的过程中增加些形而上思考,应当会更好一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