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学语文课本上的一处妄改


□ 叶嘉新

源自“秋林”的《色彩》

闻一多的《色彩》一诗,在现代诗史上算不上很有名,较之《忆菊》、《秋色》的口碑,《色彩》显然要稍逊一筹。然而《色彩》却常常能进入许多诗选家、诗评家的视野,被选入现代诗的选本。譬如诗评家叶橹,在他编选的《现代哲理诗》(“花城袖珍诗丛”之一,花城出版社1988年1月初版)一书中就选收了这首仅十二行的小诗。
闻一多写《色彩》这首小诗正处于他在美国芝加哥美术学院学习西方绘画这一时段。
闻一多留美期间,除了修习美术,还系统地研究过英美诗史以及他所心仪的英美诗人的作品。美国新诗的现代技艺,即是当时这位画家诗人借镜的重要对象之一。譬如他对美国意象派诗人佛来琪的诗艺,尤其是其设色的技艺可谓由衷的崇拜。1922年12月1日,闻一多在写给梁实秋的信中,谈到自己在书店里买到佛来琪诗集的情景,略云——
实秋:
快乐烧焦了我的心脏,我的血烧沸了,要涨破了我周身的血管!我跳着,我叫着。跳不完,叫不完的快乐,我还要写给你。啊!快乐!快乐!我读了JohnGouldFletcher的一首诗,名曰:在蛮夷的中国诗人ChinesePoetamongBarbarians……
Mr. Fletcher是Imagismschool中一个健将。他是设色的神手。他的诗充满浓丽的东方色彩。他的第二本诗集名曰GanlinsandPagodas,我崇拜他极了。我在支加哥找他的全集找了几个月,今天才在一家书铺的旧书架上找出一本《生命之树》,但是上录的一诗是从一本《美国新诗杂抄》(1922年)里看见的。佛来琪唤醒了我的色彩的感觉。我现在正作一首长诗,名《秋林》——一篇色彩的研究,中有一节云:
啊!生命是一张单薄的
不值钱的本色纸;
自从绿给了我发展,
红给了我情热,
黄教我以忠义,
蓝教我以高洁,
粉红赐了我希望,
灰白赠了我悲哀,
金加我以荣华之冕,
银罩我以美幻之梦,
哦,从此以后——
我便溺爱于我的生命
因为我爱他的色彩!
一多草启
十二月一日
闻一多是位画家诗人,对色彩有敏锐的感觉和深切的爱好。他更希望生活也能像秋树秋林那样斑斓多彩。但不知何种原因,闻一多拟作的长诗《秋林》竟未能完篇。毕竟,他难以割舍对秋林的斑斓色彩的痴迷,于是他将《秋林》草稿中的这节诗作了部分修改,以《色彩》作标题发表了。那一时段,闻一多还写下了《忆菊》、《秋色》等几首力尽设色之能事,“使读者目光都为之眩耀”(苏雪林语)的诗。闻一多深谙“色彩就是思想”(俄画家列宾语),“色彩的感觉是美感的最普及的形式”(马克思语)。正因为闻一多如此重视色彩,佛来琪又唤醒了他对色彩的感觉,诗人的生花妙笔就“犹如神奇的调色板”。他的《忆菊》、《秋色》、《色彩》等诗篇也就成为了用文字作成的彩图,诗人自己也成为“设色的神手”了。在《秋色》一诗里,闻一多说“要请天孙织件锦袍”,“要借义山济慈底诗”,“喝”秋的色彩,“唱”秋的色彩,“嗅”秋的色彩,而且要过斑斓的秋树一般的色彩的生活。四川大学教授王锦厚先生在他的《五四新文学与外国文学》(四川大学出版社1989年10月初版)一书的第六章里曾评述闻一多的这些诗篇是“成功的借鉴意象派诗人技艺的成果”。书中并指出,闻一多的成功告诉人们只要善于借鉴,从任何艺术派别中都可以获得有益的营养。尤其在脱胎于《秋林》的《色彩》一诗中,诗人说因为爱色彩才更加珍爱自己的生命。“生命”是一个极其抽象的词。闻一多的独特处,就在于把“生命”这张“本色纸”加以色彩化,并将“生命”这张“白纸”进一步具象化、过程化,把非常抽象的生命意识用文字绘成一帧彩图,且表达得那么具体可感。在诗中闻一多坦诚告诉世人,“生命”中只有拥有了绿、红、黄、蓝、粉红、灰白、黑等各种颜色,才叫“生命”,漫长的人生之旅才有意义。而且只有坦诚面对“黑还要加我以死”,而后才能“完成这帧彩图”。有悲哀,人才会勇敢地战胜灾难;有死,人才会更加珍爱生命,才会执著地追求“发展”、“情热”、“忠义”、“高洁”和“希望”。虽然说诗人立志要写的一篇进行色彩研究的长诗《秋林》最终没能写成,但这首源自《秋林》初稿的《色彩》却准确地阐释了人生的大哲理。在教育下一代的成长上,其意义,我想是不可低估的。缘乎此,闻一多的《色彩》不仅为许多选家、选本所看重,近年甚至还选进了中学语文教材。

“红给了我”的是“情热”而非“热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