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在世界安静的地方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在太阳底下看蚂蚁,这个世界的另一部分让人好奇。马路边,树干上,小草旁,甚至窗台上,蚂蚁无声无息,来来去去,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任身旁的市声嘈杂呼啸。但它们却有自己的追求和审美。它们勤劳,祥和,营造着一个安静的世界。
  读稿读得多了,就生烦心。每天所看的稿子千人一面,招数雷同,像一个师傅教出来的。然而,各人又不甘示弱,气势颇大。不敢说想写传世之作,但被“创新之狗撵着”的情形却分明是有的。大家分明立了志,向大师学习,与经典较劲,跟当红的大腕保持一致,竭力把平静的生活写得喧嚣躁动。大部分来稿里都跳动着焦躁不安的心,把这个世界搅得潮水一般。每当此时,就有身在闹市的感觉,周边噪音一片。
  世界浮躁,人心浮躁,写作也无法不浮躁。
  小说是要写得风生水起,像《三国演义》里的群雄争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计未成,又生一计,这样一出出、一回回地敷衍开去,波澜壮阔,甚为高明。但哪里有那么多波澜那么多硝烟供我们的小说挥霍?没有波澜的小说,能不能平静点?或者说安静的小说有没有合法性?理论上是有的。实践上也有,如汪曾祺。但那些东西终究属于小众,只能寄存于少数安静的心灵中。大部分人不甘于此。尽管我们的生活主要是油盐酱醋,然而,小说不能消停。就算是写吃饭睡觉,也非要折腾得硝烟弥漫、鸡飞狗跳不可,仿佛不如此就不足以平民愤。大多数写作者都冲着那些经典的小说信念而去:故事,戏剧,冲突。为文而造情。他们忽略了体验,忽略了真情实感,忽略了生活本身。他们的眼中,只有乱哄哄闹嚷嚷的世界,没有安静之所。
  王海龙不是这样。他的小说是如此安静,以至于静得像窗户里射进来的阳光,静得像他小说中的那颗玉坠。王海龙为我们洞开了一个安静的处所。他的小说仿佛一块隔音效果上好的玻璃,把人心明亮的空间打开,把吵闹纷杂的市声挡在外边。他以一种安静而透彻的笔力打开了这个世界的另一面。在那里,空气明净,心绪安宁,人的心灵清晰可见。在《小别》中,一次小小的车站送别,一个极其普通的生活片段,却蕴藏着惊人丰富的内涵。特别是身为盲人的“我妻”所表现出的那种特殊的爱的体验,温婉绵长,令人动容。“她”让我坐在座位上,她自己在车厢外的站台上走到相应的位置,隔着车窗,向内张望。这种朴素而深沉的心灵感应,岂可是宝马香车、脑满肠肥的人所能体会得了的?岂可是那些纷杂喧闹的心境容纳得了的?小说最令人动容的是其特别的示爱方式。一块本来是劣质的玉坠,在一颗敏感的心灵的点化下,成了一件独一无二的爱情信物。的确是点石成金。
  这篇小说让我深切地体会到雨果的那句名言,在这个世界上,最广阔的是人的心灵。心灵是无穷无尽的,心灵是无比丰富的,就看我们有没有发现生活的能力,有没有静下心来安于淡泊的心理准备。如果写小说一上来就准备赤膊上阵,大打出手,恐怕这世界宁静而安详的一面永远无法呈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