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月台


□ 言 子

  言 子
  本名向燕。生长于四川宜宾。籍贯,云南。已完成四部长篇小说(未出版)。 作品见于《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散文海外版》《百花洲》《海燕·都市美文》《文学自由谈》《山花》《黄河文学》《青年作家》《滇池》等杂志。作品入选《散文2007精选集》《散文2008精选集》《大爱无边—散文海外版2007——2008精选集》《西部散文集》等多种选本。《青年文摘》《读者·乡土人文版》等多家转载。现居绵阳。自由撰稿。
  
  在乡间僻静地漫游的时候,正是我写作的时候;写作的时候,正是我孤独地漫游的时候。
  所以,我叙述的一切,不知道究竟发生过没有?也许是我游走时的幻想,也许仅仅是一个梦。就像我意识里的月台,已经记不得它是出现在我的生活中,还是出现在我的梦境?只记得是多年前的事。那时我还小。站在月台上,我是个小人儿。
  未发育的小人儿。
  月台后边是车站、公路、楼房。然后是金沙江。它即将走到终点,即将在宜宾合江门与岷江汇合,再流入大海。两条来自远方的铁路,弯曲着,被山坡阻隔。钢轨被火车轮子磨得飞亮,粘连着一层湿润。抬头是坡。铁路是顺着坡脚延伸。丘陵地带,都是这样。爬上山坡,站在坡顶,能望见金沙江蜿蜒曲折在丘陵奔驰。我当然不会爬上坡去看金沙江,我就是从金沙江对岸过来的,坐船。在月台上等着坐火车,去一个遥远的陌生的地方。我身边有三个大人,一个是我母亲,为我送行。另外两个是我父亲单位的男人,他们来调查我被打的情况,然后把我接到父亲的单位治病。这是父亲交代了的。
  火车一直没来。月台上的人静默着。我们也静默着。谁都不说话,安静地等待。但心情是不一样的。尤其是母亲的心情,我第一次离开她远走他乡,还在病中,她的心情可想而知。终于听到了火车的声音,看见钢轨在颤动。月台上的人开始移动。火车呼啦一下冲到我们面前。我跟随人流,离开月台,上了火车,挨着两个男人坐下。火车启动时,母亲拉着我的手,哭了。看见母亲流泪,我也哭了。母亲拉着我的手,跟着火车跑,眼眶里全是泪花。火车加速,母亲不得不放弃。过了岷江大桥,我还在哭。静静地哭。火车把母亲甩在月台上,把我带走了。岷江从窗口一晃而过时,我看见伤心的母亲还站在月台上,孤零零地看着消失了的火车,看着空空的铁轨。然后孤零零离开月台,过金沙江,走石板路,回家劳作。从此,母亲的心里又多了一份牵挂。
  整个旅程是沉闷的。
  我从小就是一个寡言的人,不知道该怎样和人交谈。身边的两个男人也寡言,他们不屑和我这样的小孩交谈。我父亲也是这样,他回家探亲,从来不和我们交流。我不知道地质队的人是不是都是这样?还是父亲这一代的男人都是这样?他们爬山涉水、辗转南北,远离城市,长年累月同山水打交道,是不是变得不善和人交流?好在我早已习惯了沉闷。除了吃饭时,他们问我两句,别的时间都是无语。火车摩擦铁轨的轰隆声,奔驰时嘹亮的汽笛声,一路响彻丘陵,在黄昏,停靠在成都平原的一个月台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