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自己的土地上耕耘


□ 朱世达

  最近,读到美国哈考脱·布拉司·贾瓦诺维契书屋出版《尤多拉·韦尔蒂小说集》(TheCollectedStoriesofEudoraWelty)的消息,使人不免想起这位美国南方文学独树一帜的代表。尤多拉·韦尔蒂对于中国读者是不陌生的,一九八○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已出版了主万、曹庸翻译的她的中篇小说《乐观者的女儿》(TheOptimist’sDaughter)。《乐观者的女儿》一九七三年曾获得普利策文学奖,是美国十年来文学创作的一部佳作。
  这本小说集收集了韦尔蒂一九三六年到今年的作品,其中包括了她的先期出版过的四本小说集和两篇六十年代创作的从未收进过集子的小说,共四十一篇作品。
  在这本集子的前言中,韦尔蒂写道,“总的来说,我的小说反映了我开始涉猎文学创作的经济萧条时期一直到现在的一段生活。”“它们反映了在密西西比生活的人们的不安、惶惑、痛苦和颓唐。”
  韦尔蒂生于一九○九年,一直居住在密西西比州杰克逊城她父母遗留的祖屋里。一九四一年她出版了第一部短篇小说集《绿帘》,对于南方的风俗、人情、社会和人物是极为熟悉的。自韦尔蒂一九三六年在一本不知名的杂志《手稿》(Ma-nuscript)上发表第一篇处女作起,她已在美国文坛上奋斗了四十四年,用她自己谦虚的话说,她“一直在自己的一小块土地上耕耘”。她的创作晚于福克纳和凯瑟琳·安妮·波特而先于弗莱纳莉·奥康诺。七十一岁的韦尔蒂和彼得·泰勒是目前南方文学幸存的代表。韦尔蒂和福克纳、奥康诺一样,开始创作的题材大多是关于南方农村地区小城镇上风土迥异的生活,充满了人情的温暖、乡土的气息和穷乡僻壤乡巴佬的真挚之情。但是他们三人对于南方题材处理的角度是不同的。福克纳以一种神秘的眼光观察着南方的悲剧生活;奥康诺以一种富于宗教色彩的笔触来描述南方社会的种种不幸;而韦尔蒂则是用写实方法来叙述她在南方社会中的所见所闻,以她的独有的才能,给读者描述一幅幅风情画,讲述一个个动人的、朴实的悲喜剧。韦尔蒂注意的是一些普普通通的人物,描写“他们生活的真谛,他们的私人生活,他们对于遥远的过去的回忆,他们在密西西比的童年和他们的梦想。”她的清丽的笔调“犹如黄昏时分从鸡舍里飘出来的悠悠之声,撩人心绪”,有时却也不乏幽默之感,令人哑然失笑。
  韦尔蒂是个十分卓越的幽默作家,善于从南方俚俗的闲谈中索取令人发笑的题材和语言。她的早期有名的短篇《为什么我住在邮局》(WhyILiveattheP.O.)就是南方一个小镇的一场闹剧的写照,令人笑余还觉辛酸。小说的主人公是密西西比全州倒数第二个最小的邮局的邮差。一次,她激怒之余当着她的古怪的南方同胞的面宣布,她要搬到邮局来住。于是小镇上的人分成两派,一派支持、同情她,一派反对,拒绝再到这家邮局去寄任何邮件。韦尔蒂运用南方俚语,使人物和语言妙趣横生。请读一段女主人公悻悻不平的独白:“原先我和我妈、我爹和我叔伦多过得挺好。可是自从斯蒂拉—伦多妹妹和丈夫离婚回到家来后,她把一切搞成了一锅稀粥。”“惠特克尔先生!是的,我跟惠特克尔先生出走过。当我在奇纳林镇照相初次和他相遇时,我就钟情了。但是斯蒂拉—伦多却蓄意要把我们俩拆开。她告诉他我身体长得奇形怪状,说什么我一边长得比另一边肥,真是岂有此理:我就是我么。斯蒂拉—伦多正好比我小十二个月,她简直娇成个什么玩意儿了。”韦尔蒂的这段独白写得是如此生动、逗人,一位年青的美国女演员今年在纽约朗诵,引起观众的轰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