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爷爷的染坊


□ 侯发山

  爷爷曾经开过染坊。

  在过去,人们穿的衣、盖的被、用的线,全部是自家种棉花,然后上纺花车纺成线,再上织布机织成布(民间统称老粗布)。织布机除了能织出红、绿、蓝等颜色的方格图案的布做床单外,做衣服用的,就要把织出的白色老粗布染色,一般都是染成蓝色或黑色,这两种颜色比较大众化,男女老少皆宜。种棉、纺线、织布这几道工序大多数人家都会,但染布却不是一般人能做得了的,不仅要有力气,还要有技术、场地等等,这就需要到专门的作坊里去,也就是染坊。

  爷爷的染坊坐落在村口,那里是个三岔路口,南来北往的必经之路。染坊有一溜五间大草房,其中三间砌着固定的染缸,作染布用,剩余两间,一间堆放布匹和染料,另一间是爷爷办公兼食宿的地方。院子里栽着十几棵大桐树,到了夏天,遮天蔽日的,平时可以用来晒布。除了雨雪天气,每天桐树上就挂满了各种颜色的布匹,迎风招展,婀娜多姿,飘拂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

  染坊第一次染出的颜色是浅蓝色,晾干后再染一次就深一层,愈染愈深,由浅而深的颜色依次是月白色、二蓝、深蓝,最深的蓝色近于黑色,称为“青”,“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成语显然是染坊里出来的经验。爷爷的手艺不同于他人,能在蓝色和黑色的基础上染出多种颜色,主要是取决于颜料的勾兑和煮染的次数。爷爷还有更绝的一手,就是印花,能在染出的布上做出图案,俗称“夹花”,花样十分别致。因现在已经使用机染,爷爷的染坊早已不复存在,把这个秘方说出来也无妨:其秘诀在于用两块木板雕成同样的花纹,夹住白布,用铁环箍紧,要求夹的地方不漏水保持原色,才能染出蓝底白花的神韵。爷爷染坊里备的模具有“南山不老松”、“鸳鸯戏水”、“鲤鱼跳龙门”,有菊花、牡丹、竹子,有老虎、老鹰、熊猫,等等,总之,能满足不同年龄段人之需要。除了黑白图案,爷爷还能染出彩色图案,据说其华丽程度能赶上皇帝上朝时穿的龙袍。

  奶奶讲,染坊最兴盛时,染缸增加到了三十多个,每个缸一天可染出色布40匹,每匹长约三丈。让一家染坊声名远扬的,不仅仅在于染缸的多寡,而更在于染布师傅的染布手段。可想而知,在那个时候,爷爷染坊的生意很是兴隆。早年,当地流行这样一首顺口溜:“侯家有绝招,染衣蓝如宝,穿到花花烂,颜色依然好。”说的就是爷爷的染坊。

  爷爷牛,脾气也倔。但凡有绝技之人,大多古怪。不管你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染布都得给钱,没钱给粮食也行,反正没有白白染布一说。爷爷自有他的道理,他说:“辛苦钱可以不要,手艺钱是必须的。”现在想想,爷爷也是对的。不说别的功夫,仅提取、配兑颜料就是一门很费脑筋的事。先是用自然界的花草树木的茎、叶、果实、种子、皮和根提取色素作为染料(这是古代染色工艺的主流),然后再将几种原色混合,就能鼓捣出缤纷的颜色来。红的有银红、水红、猩红、绛红、胭脂红、桃花红,黄的有鹅黄、土黄、杏黄、金黄、菊花黄,青的有蛋青、天青、翠蓝、赤青、宝石蓝,绿的有胡绿、豆绿、叶绿、果绿、墨绿,等等。一匹老粗布经爷爷的手出来就成了灿若云霞的闪光红缎,由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身价百倍。遗憾的是,在一个偏远的乡村,在那样一个年代,爷爷很少有机会大展身手,把手艺做到极致。从那首顺口溜里可以看出,爷爷最常染的是蓝布。

  1943年初秋的一天,天蓝得很高,很远。一支八路军队伍来到村里,驻扎在村头的一座破庙里,距离爷爷的染坊不远。这个庙供奉的是火神爷,曾盛极一时,进入战争后,便断了香火。他们清理打扫一番就住下了,条件好不到哪儿去:有的睡在门板上,有的睡在炕上,有的睡在倒了的石碑上,有的就弄些麦秸打地铺;他们的粮食吃完了,按公道价钱去老百姓家里买,因为百姓家里的粮食也不多,他们就吃野菜、稻糠……在村里滞留的那段时间,他们没给老百姓添麻烦,反而帮老百姓做了不少的事,挑水、打扫院子、修补院墙什么的,有五六个战士自告奋勇在夜里帮助爷爷的染坊干活——捶布!

  染坊的活用六个字可以概括:繁重、繁杂、繁琐。“起得比鸡早,干得比牛多”,就是形容染坊匠人的。一匹色布的完成,要反复经过数次的着色、漂染、晾晒,最后折叠整齐放在一块平滑的青石板上,’两人对坐,各人手执木槌轮翻捶打,也可一个人捶打。布匹在洗染后会缩水,有的还会起褶子。捶布的功能,就是为了提高布的着色力,平整布面,恢复布的长度与宽度,增加布的经纬密度,增强布的韧性。如此反复捶打才能使布平整、不易褪色,达到色泽鲜亮、光彩照人算是成品。当然,越捶颜色越漂亮……捶布的功能相当于我们今天的熨斗。捶布要吃得住苦、耐得住烦,相当枯燥乏味,是掏力气的活儿,也是染坊里最累的活计。好在八路军战士吃苦吃惯了,没有打退堂鼓,硬是咬牙坚持下来了。

  “真是好人啊!”奶奶念叨不尽,私下跟爷爷商量,要给战士们一些酬劳。爷爷不软不硬给挡了回去,他对奶奶说:“给他们钱他们也不会要。再说,他们是老百姓的队伍,帮助老百姓干活是应该的!”随后,爷爷又支使奶奶:“你拿出看家本事,烙油馍、擀面条,犒劳一下这些娃子。”“娃子”指的就是帮他捶布的几个八路军战士。奶奶气哼哼地说:“死精!自己舍不得出血,倒舍得让我出力!”奶奶一厉害,爷爷嘿嘿呵呵地笑了,就不厉害了。气话归气话,奶奶倒是很乐意为八路军战士服务,连忙彻夜地擀面条、烙油馍,几乎把家里的面缸掏空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爷爷的染坊”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