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夜警


□ 张遂涛

□ 张遂涛

一个晚上没有消停的时候,不是门被撬了,就是谁又在发酒疯,最可恨的是那群打群架的,警灯已闪在眼前,仍不停手,视老余如无物,老余只恨不能掏出枪对天开两枪,吓死那群王八蛋。好不容易平息下来,带回所里处理,几个小时已过去了。

过了凌晨两点会好一点,只剩下喝醉酒找不到家或不肯付车钱被出租车司机拉到所里的。老余每次都要帮他们擦屁股,不是帮酒鬼付钱,就是送他们回家。

“警察这碗饭是那么好吃的!”一次一个新民警不理解老余为什么要替酒鬼付车钱,老余用这句话把他堵了回去。新民警没再说话,但是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并没有理解。老余也不再多做解释,其实道理很简单,别看他说得老气横秋的,其实是怕麻烦,你不替他付钱,司机不肯走,又要扯半天,有这半天时间还不如替他付了——道理就这么简单。

干了这么多年派出所,老余的想法就是复杂的事尽量简单化,越简单越好。但是他想简单,简单却不想他。他年轻气盛时,活还没那么多,手续还没那么复杂,他年老力衰了,事情却越干越多了,而且干得窝窝囊囊,什么都不敢,枪不敢开,人不敢打,连说句不好听的话,群众都敢指着你的鼻子叫嚣着要投诉你!十几年前他们哪里敢!老余感觉这身警服实在是越穿越没意思了。

去年本来他可以退的。他想了想,没退。有人说他傻,他不觉得,他有他自己的考虑。干了三十年,现在还是个主任科员,本来有机会弄个副调,一开始卡在学历——他函授大专,其实高中都没毕业——后来又卡在年龄。学历可以改,年龄你现在让他怎么改?老余为此气得跳脚骂娘。他曾一度灰心过,心想去他娘的,反正这辈子没想过当官。但就因为没想过当官,他才更不甘心,官就算了,干了一辈子,临退休了连个副处的待遇也不给?他心里多少还抱着希望,希望领导能够开恩,看在他干了一辈子警察的份上,最终给他破个例。要是提前退休,那就彻底没戏了,他不退休,就仍有五六年的希望。

还有一点,他没有提,他把它装在心里像个秘密,其实所里的人都知道,只是因为他不提,也就没人肯提,像是都不知道一样。他的老婆没有工作,而且多年生病在床,老余算了算,退休后跟退休前工资差了一大截,这一大截工资让他的心里失落落的。

也许确实是年纪大了,精力衰退了,忙了一个晚上,老余感觉腰酸背痛,头晕目眩。终于闲了下来,他泡了杯浓茶捧在手里,在值班室找了张椅子坐下。值班室的墙上正播着足球赛,声音调得很低,球员们像哑了一样闷着头在草坪上无声地争抢。一个球员被铲倒了,躺在地上抱着小腿做出很痛苦的样子,裁判员一边嘴里吹着哨子奔跑,一边右手在左上衣口袋里摸索,终于一张黄牌掏了出来。铲球那个球员做出很无奈的样子,伸手把躺在地上的运动员拉了起来,躺在地上的运动员仿佛很艰难地爬了起来,脸上仍带着痛苦的神色,然而转瞬,就继续跑动起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老余啜了几口茶水,感觉好了很多。他斜眼看了看蹲在值班室一角的几个黄毛,黄毛可能腿蹲得酸了,正在不断变换姿势,一个屁股撅了起来,半蹲着,这个姿势可能舒服一点。老余冲着他的屁股喊了一声,他的屁股立刻就又垂了下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