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教授难为


□ 廖玉蕙

  

  作者 廖玉蕙(台湾)

  教了整整二十年的书,可以说看遍了各色各样的学生。虽然,教授们聚在休息室里,总是感叹学生“今不如昔”。但是,凭良心说,严谨且守规矩的学生毕竟还是多数。尽管如此,每年总会出一两位让人啼笑皆非的学生,让教书的先生进退失据。而别以为教了二十年书,就可以充分掌握学生的状况。实际的情形是,学生的花样“旧的不去,新的陆续来!”总可以让你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教书的第一年,经济较不景气,曾经出现这样的状况:

  学期行将结束之际,我要求学生将笔记缴来评分,以为平时成绩。几位同学因为某个段落记录赶不上老师的口述,要求我重加说明。鉴于学生强烈的求知欲,我欣然应命。下课后,就有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跟到教授休息室里来,委屈地抱怨:

  “老师!这不公平!既然笔记要计分,老师就不该重讲。要不然,我们认真听讲、勤做笔记的人不就吃大亏了吗?不是我小器、锱铢必较,实在是大伙儿因为奖学金拼得厉害!常常因一两分之差,惨遭滑铁卢。”

  对当时还是“菜鸟”的我而言,这样的情况还真是始料未及!无论我如何苦口婆心地阐述我鼓励求知欲的教育理念,她就是不为所动,只死死盯住她最在意的分数。此事后来如何解决,因年代久远,已记不真切,仿佛是再三向她保证我会特别注意这个段落的新添或旧有,并列入评分标准之中,她才悻悻然离去。

  类似的对分数斤斤计较的情况,还不在少数。曾经有两位学生联袂来访,一进研究室,就将手上的两篇作文摊在桌上。其中一位,翻开评语部分,很不服气地质问我:

  “教授!这两篇作文是我们两人的。两篇的评语大同小异,为什么他的作文分数竟比我多出九分?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我将评语拿近一点看,分别写着:

  “文章结构虽具匠心,但陈旧的文艺腔调折损了说服力,使文章显得不够典重蕴藉。文章之道无他,简单而已。”

  “虽看出构思的努力,但全篇充斥可厌的文艺腔,显得俗烂。秉笔直书,有时也是一种美丽。也许无须过度耍弄,反而可见真章。”

  看完了评语,我又将两篇文章大体翻阅一遍。那位被迫前来作对比的、得较高分的同学,龇牙咧嘴地,不知如何是好。那位得低分的同学,犹自忿忿地嘀咕:

  “你看嘛!是不是?评语都是文艺腔太过,要回归自然。对不对?”

  我微笑地回说:

  “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但是,‘构思具匠心’及‘看出构思的努力’有一些层次上的区分;何况,文艺腔的可厌也分等级的!他的文艺腔只是减损说服力,尚可忍受,你的文艺腔则全篇充斥,已至天怒人怨的地步!你承不承认人的美丽或丑陋也还有程度的区别?有点丑、丑丑的、满丑的、很丑、丑死了,是不是不一样的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台港文学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