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会长大


□ 滕肖澜

  一
  
  下午一两点的地铁,不算很空,但也绝不太挤。相比早晚高峰时段,至少能做到站有站相,坐有坐相。站着的人稳稳拉着扶手,或是倚着车门,不必担心被挤得前胸贴后背。坐着的人大可以腾出空来翻看手机,膝盖绝不会抵着前面人的小腿。各人有着自己的一片空间,互不侵犯。液晶屏幕里滚动放着娱乐新闻,吸引着乘客有一搭没一搭地观看。抱着婴儿行乞的女人,走得犹犹豫豫,此刻没了人墙肉壁的掩护,完全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多少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喂奶是无论如何不好意思了,胸口那块拉得严严实实,一丝半点也不露。倒是卖报纸的人依然来去如风,说着一口洋泾浜的上海话,“《新闻午报》《环球时报》啊要哦,零九新版地图啊要哦?”——从这节车厢走到那节车厢。
  很寻常的一个春天的下午。像纪录片里随意截取的一个镜头,无甚出奇之处。若不是接下去发生的事,只怕眼睛一眨,便要忘却的。
  “有小偷——”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触电似的尖叫起来。
  顿时,整个车厢被惊动了。众人齐刷刷朝她看去。事件的苦主——女孩留着披肩长发,睫毛涂得很长很浓,像波斯猫的眼睛。她慌乱地翻着自己的包,一遍又一遍地,“我的手机——我的手机被偷了——”
  女孩蹲下身子,连椅子底下也找了一遍。有人说,肯定是上车时候就被偷了。女孩哭丧着脸说,不会,我刚才还发了条短信呢。不到五分钟。说着,又问旁边人,借手机用一下好吗,我试试打我的手机。大家都觉得这女孩没经验,一般小偷得手之后,马上就会把手机关掉,谁会傻乎乎地等你来打?
  还是有人借给她。女孩接过,拨了一个号码。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几秒后,居然真的响起了一串欢快的铃声。大家循着铃声找去——坐在靠门边的青年男子张口结舌,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他显然还没回过神来,众人已把他——小偷——团团围住。
  “这、这是我自己的手机。”青年男子从包里拿出手机——黑色的诺基亚N73,结结巴巴地向大家解释。
  太可笑了。谁也不会信他,“居然碰得到这么笨的小偷——”有人手脚麻利地报了警。到站时,两个保安把这名笨贼带下车。女孩问保安,我可以不去吗?保安说,受害人一定要到场,派出所要备案的。女孩便也跟着下车。临走时还不忘向借他手机的那个人盈盈一笑,“谢谢哦!”
  小插曲告一段落。车厢里又恢复了平静。地铁上失窃的事不少,但像这么人赃并获圆满解决,毕竟令人欣喜。只是有些太顺利了,反让人觉得奇怪。一会儿,有人自言自语:“我总觉得那个小偷好像是和小姑娘一起上来的,两个人本来还坐在一起——”话一出口,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闭上嘴。旁边有人听见了,本想接口,可刚好到站了,只得下车。又上来几个人,坐的坐,站的站——很快地,便没人记得刚才的事了。春天的下午,空气里混着湿湿的花草泥土的气息,像掺了些鸦片,让人昏昏沉沉的想睡觉。大家都很忙,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了,谁还有空去多想别人的事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