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吾性本善(短篇小说)


□ 张鲁镭

  狗子真可以称得上是个好人,他心肠软得跟团面似的。此人还穿开裆裤时在这方面就有了很强烈的表现。那会儿的孩子都盼过年,他却是一面盼着又一面怕着。盼的道理自然都晓得,过年么,可以结结实实地吃上平时连闻都闻不着的东西。怕却是因为家中那头大肥猪,养了一年,总会产生好多感情。可不把它杀掉那还算什么过年?只有把猪杀死并炖在锅里年才真正有了年味儿。年和杀猪是紧密相连不可分割的,就像一条裤子的两条裤腿儿。

  早上狗子在“别猪”前还悄悄在猪槽子里丢了半块饽饽头,他心里边念叨着,快吃吧,吃了再去见阎王。那猪也好像听明白了似的,用嘴头子拱拱饽饽抬眼望他,流露出一副“依依不舍”的神情。狗子就从眼角滚出两行清泪来。

  刘大头手持“三八”一进门,狗子两只脚就像安上风火轮似的往外跑,跑呀跑,直到把身后的村子扔出老远去。他跑到荒芜的山岗上坐下,等着天光一点一点黑下去。山风把树叶子刮得哗啦哗啦响,跟闹鬼似的。但这也比猪挨刀那种穿心扎肺的嚎叫强得多,他老远跑到山上就是为了避开那声音,逃离那血腥的场面。

  刘大头是这一带远近闻名的屠夫,他中等个儿,身材不算魁梧,有一点点偏瘦,薄嘴唇,眼睛不大却炯炯放光。他面相不凶不恶,不像有些杀猪的肥得没个人样还杀气腾腾的。这些他都没有,冷眼看还带着几分文静,但脸上明显挂着一股子精明果敢。

  他之所以出名,不光是身手不凡,还因为他用“三八”刺刀宰猪。这刀是他爷爷早年从日本鬼子手里抢来的,打小日本那会儿刘大头爷爷赤手空拳从鬼子那儿夺了一把“三八”大盖,后来枪上交政府,但他把枪头上的刺刀卸下来了。这么做全为封存一段好念想,等胡子白了眼睛花了坐在树根下炕头上也好跟儿孙们有个话吹。终归没想到被留下的“三八刺”竟成全他孙子当了屠夫。

  那刀有一尺来长,半寸多宽。天好时刘大头就坐在他家房檐下磨刀,哧儿哧儿哧儿,天长日久那块长条磨石已被磨得凹进去个坑,像小船似的两头翘。他还在边上备一盆清水,磨完就用手往上撩水,然后将刀在裤腿儿上蹭蹭,不知是不放心还是想找找刀光剑影的感觉,磨完他把刀横过来对准太阳像木匠调线似的乜斜着眼儿瞧。一道青光泛在脸上,他将眼仁儿使劲眨眨,眸子里顷刻间出现了针尖大小的亮点,那是“三八刺”的光芒在瞳孔中闪烁。

  狗子怕刘大头,离老远就能闻到他身上那股子阴森森的血腥味。狗子常想,要是没有这家伙该多好,可转念一想,没他就吃不上肉了,这个刘大头呀,真让人爱恨交加。

  他脖子上套个人造革围裙,手里握着“三八刺”去人家院子杀猪。那家人已把猪捆在案上恭候,他端来一盆温水先给猪洗洗脖子,洗得很慢,一下一下,每一下都把手拍在猪脖子上,温柔得像母亲给小孩儿洗澡。然后他用左手在肉滚滚的猪脖上轻轻摸来摸去,像在找淋巴。这会儿猪就被他给摸舒服了,也不喊了也不叫了,还很信赖地瞧着他嗲声嗲气地哼哼。接下来的动作那叫漂亮得一塌糊涂,都神出鬼没了。就见刘大头身体突然打开,四肢舒展,如猴拳一种,抽不冷子用右手将“三八刺”重重地捅进猪喉咙,他把刀使劲往下一压将猪头拖下案板,猪血跟着喷枪似的滋出来,滋在预备好的铁盆里。抽出来的“三八刺”连同那只手也顷刻之间套上了红罩。猪最初挨刀时,它悲愤地尖叫着,随着鲜血的喷出就改成哼哼了,当一股股鲜血注入盆里时,连哼哼声都没了。

  当然这些都是狗子听村上人说的,村里大人孩子都爱围个圈看刘大头表演杀猪,在猪挨刀时还拍着手嗷嗷叫好,跟看耍把式卖艺差不多。狗子觉着这很不像话,他们居然能把这么残忍的事看在眼里乐在嘴上。狗子不爱看,他不能见血,一见血就头晕,一头晕就恶心,一恶心就得把胃里的东西给倒出来。

  不过为猪那最后一餐,他肚子现在还咕噜着,即便现在往外倒也倒不出啥东西来。他脑子里转悠着和猪朝夕相处的情形,上山割猪草,给猪槽子里添水倒食,到坝上晒日头时把猪当马骑,家里有猪日子才不寂寞。

  这么想着就有几分悲伤在心头涌动,他薅下一根荒草放嘴里嚼。这一嚼又把念头嚼到了饭桌上,猪头肉、猪肘子、猪大肠、猪心、猪肝、猪蹄子……这么想着心里一下子又甜蜜起来,猪身上除了猪毛外他对每个部位都充满着感情,如果允许敞开肚皮,他一口气能干掉一盆猪头肉。抽抽两个鼻孔,仿佛嗅到了猪肉的芳香。他希望娘烧锅利索点,刘大头手下留情点,别把猪下货全拎走(他们这儿给屠夫的酬劳是猪头和猪下货)。

  渐渐地,村子中各家的炊烟已经高举,起先是一条条孤独直上,各不相干,随后却在一种离奇的状态下,被寒气一压一起崩坍下来,形成一片片乳白色的云雾。又过一会儿,这云雾把村子给包围了,一股股炊烟的馨香扑面而来。狗子知道家里肉已出锅,就又把刚才的风火轮安脚上,噌噌噌,噌噌噌跑回家,有肉吃的日子真幸福……

  时光就像个健壮的大小伙子,两只大脚板走起路来唰唰响,几唰唰就把狗子成长得脚大大的,腿长长的,个子高高的,现在儿子居然比他还猛出半个头来。想到这些,他就有了几许成就感,还时不时地在心里感受感受,挺舒服的一件事。他从来没体会过成就感是怎么回事,直到儿子出世才算补上这课。这咋不算成就?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是因为自己才来到这世上的。这不是小成就,绝对算大成就。况且村上人都说,看你儿子比你强一百倍。

分享:
 
更多关于“吾性本善(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