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莉散文五题


□ 张莉

  张莉,女,瑶族,笔名若水、凝香等,出生于70年代末。供职于金秀瑶族自治县文联,任《瑶都》执行编辑。自幼喜欢文学,现为广西来宾市作家协会会员,广西诗词学会会员。已创作小说、诗歌、散文、诗词等几十万字,发表在各级刊物上的作品有100多篇(首)。曾有诗词《谢池春·漓江春色》获国家级诗词评比二等奖,曾有散文《期待昙花》获散文征文大赛国家级二等奖。在全国性文学网站《红袖添香》上发表作品集《一片冰心》,迄今发表作品217篇。

  那些年,那些记忆

  今天周六,忙完手中的活儿,便回到父母亲家中去,父母家住在离县城不远的一个小山村里,那里有潺潺的溪流,有苍翠的绿树,有芬芳的土地,有各种各样的蔬菜,有温暖的炊烟,更有我勤劳的父母和母亲。

  时值初夏,路边的田畴里,绿油油的禾苗正悄悄地分蘖,无声地拔节,我仿佛看到了金灿灿的稻穗弯下了腰,虔诚地亲吻脚下的泥土,农人们的笑容映着金色的阳光,盛开成了一朵朵黄菊。

  回到家里,问候过父母后,就往父母的菜园里去“视察”:呵,一根根黄瓜在黛绿的叶子底下半隐半现,仿佛害了羞的青衣女子“犹抱琵琶半遮面”,轻轻地拨开叶子,她便会把自己水灵灵、嫩生生地展示在你的眼前,让你忍不住去轻抚她,把她捧在手心里。

  看,那一片辣椒地,碧绿的枝叶下,挂着一个个青的、绿的、红的辣椒,牛角状的、灯笼状的、桶状的,大的、小的,长的、短的,静静地,不动声色地变幻着色彩与味道。

  一阵清风拂来,摩挲着蔬菜的每一片叶子,细细地翻阅叶子们的心事,也翻出了我童年时的夏天里的那些记忆来。

  早晨和中午上学前,到自家的菜园子里摘下一根大黄瓜,如果离上课时间还远,便一边咬,一边蹦跳着上学,那从家到学校的一里路程,也变得与一根黄瓜一般长了。如果离上课时间很近了,就把黄瓜往书包了一塞,一溜烟往学校跑去……放学后回家这段时间是很悠闲的,特别是放晚学后,常常是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结伴而行,黄瓜早已经被消化殆尽,但是我们的兴致却还是很高,因为路边的茶树林里有着粉红色的桃子模样的茶苞呢!

  茶苞结得不多,但我们放学后总是往茶树林里面钻。运气好时,会找到一个半个,细细地品尝,清脆甜美;运气不好时,会在茶树枝上看到一团团的缠在一起并不断蠕动的毛毛虫,惊叫一声,赶紧溜下茶树来……

  生活的味道总不是单一的,身边的辣椒,也是我们的食材之一。取来一个桶状的青辣椒,清洗干净,去掉头部和里面的籽,置入适量的生盐,用双手掌心不断地轻轻揉搓,不多久,便会在“辣椒桶”里产生一些又咸又辣的汁液。吸上一小口,“嘘哈嘘哈”几下,再揉搓几下,又吸上一小口,再“嘘哈嘘哈”几下。有时,几个小伙伴也会交换一下手中的“辣椒桶”,尝尝谁的更辣,品品谁的更咸,说说谁的更好吃。就在这“嘘哈嘘哈”声中,小半天的光阴被消磨掉了,待到个个都吃得面红耳赤后,就会有小伙伴提出到溪里去洗澡了,不泡澡的,就挖几条蚯蚓钓鱼、钓螃蟹。一直待到太阳西沉了才急匆匆地各自跑回家,大家都想要在父母亲收工之前烧好一锅热水,煮好一锅香米饭,这样可以免去母亲回到家时的“雷声”。

  初夏时节,也是桃李收获的季节,但是那些长得大个的、味道甜美的桃李都是有主的,我们自是不敢乱动。村头的一棵李树,结出来的果实,成熟了也还是只有拇指般大小,味道苦涩,这棵树的果实村里所有的人都可以分享,我们称之为苦李树。它的树干如水桶般粗细,两三丈高,黑褐色的树皮,到处是疙瘩,虽然它的长相不好,但也不影响我们对它的喜爱,因为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头,“苦李”也是一种可以给我们这些“小馋猫”解馋的好东西。

  顾不了大人出门干活前那再三的“不准爬树、不准下河”的叮嘱,两三个小伙伴在树根下一甩鞋子,三下二下就到了树顶上了,那身手,如猴儿一般的灵巧。摘下一粒映黄的果实送往嘴里,一咬,苦涩,但也带有一丝甘甜。吃了两三粒后,牙齿开始变得酥软,便把摘到的果实往衣裤兜里装,待衣裤兜儿都装得沉甸甸的才滑下树来。

  回到家,把果实去了皮,清洗干净,放在一个小盆子里,用水泡泡,再洒上白糖,盖上盖子。半小时后便可拿出来食用,虽苦味不能尽去,但已比在树上吃时甜美了许多,它们成了小伙伴们手中一道很有特色的零食。有的小伙伴用竹签把一个个扁圆的苦李串在一起,学着货郎们在村头巷尾大声吆喝:“卖冰糖葫芦诶,卖冰糖葫芦哦……两毛钱一串……”

  自然,这样的冰糖葫芦是卖不出去的,倒是招来了刚收工回家的父母亲一顿好骂: “臭小子,又去爬树了,说了你多少次了,不许爬树……”

  我走出菜园,往村头走去,找寻那棵苦李树。哦,就是它,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苦李树!树下已经没有了孩子们欢乐的身影,只有邻家的一位老爷爷静静地坐于树脚下,旁边放置着他的拐杖,他应该是多少次地来到这个地方呼唤他的孙儿回去吃饭的吧!如今孙儿都已经到城里念书去了,他还是习惯性地在吃饭前的时间来到这树下,坐上一阵。树上那些曾经蓊蓊郁郁的叶子已经变得稀稀疏疏的,昔日缀满枝头的果实如今也变得数得清了。偶有一二颗果实“啪”的一声掉在枯枝败叶上,显得凄凉无比。难道,苦李树,也是需要听到热闹的人声、嬉闹声才能生机勃发的吗?可是,儿时的伙伴,他们又在哪里呢?

分享: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1期  
更多关于“张莉散文五题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