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语的诗


□ 花 语

  
  安
  
  清贫的龋齿长在左边的腮帮子里
  我右脸的疼痛,分辩率为零
  安,我被胃痛吵醒
  黎明在暗里想念北京
  凌晨4:23,我爬起来清洗内心的沉痛
  虚无的清香被袖子拢走
  我假想的爱人,一次次被否定
  
  安,谁是那个替我陪你看戏的人
  谁替一枚顶针,穿针引线
  谁在你的右边,风吹清莲
  天涯并不遥远
  谁在寻找幸福的途中
  踮脚,穿过冬天
  
  在西北偏西的地方
  
  你为什么不说话。在西北偏西的地方
  城市在北方的马厩里侧身,沉默的人。你远远的躲闪
  是为避开一场密集的鼓点,还是,把花藏在梦
  都够不着的地方。又一个夏天
  又一个油桐褪尽紫色的夏天,石榴红挂在枝头
  幸福遥不可及。象冬夜里的星。我密密麻麻的忧伤
  覆盖了整个河床。我的南方,我的终要回落的水银灯
  下的光盏。牧马的早晨,我摇头,踢踏,流铅质的泪
  撕扯象田埂的黄麻。扭作一团的,是心和肺
  如果没心没肺,是轻松的快乐
  没着没落。就是漂浮和摇晃
  可是。明天之前。昨天之后
  我们称之为今天的
  我拥有的松不开的攥不实的剪不断理还乱的烦
  横躺在黑夜之上的迷途,是咸还是酸
  
  是。 我们本是两块凹地不同色系两个世界
  风牛马不相及的根。或许相识只是跳跃的两阵雨点
  对望之后,就应该掉船,保持石头的坚硬
  不论多远。多黑。多寒,始终坚持着
  一言不发。不让人看到内心
  浮土的软
  
  雪,把谎扯得再大一些
  
  只晴了一天,你再一次的飘洒
  象南二环花卉市场,那些偷情的假花
  人们叫你雪,我叫你哈达
  你在西安的头上,不停地绕了九圈
  给我的见面礼,足够奢华
  雪,你爱我什么
  你不停地落下来
  是追述一场骗局虚实相接处缝合欠缺的部分
  还是一把吉它
  我们弹,我们弹呐
  
  省略一些虚词,我们说
  在阳光的背后,唐吉诃德的风车
  旋转月色。轮回移动
  路过春天的人,手持鱼鳞和弹片
  散乱即是简约
  我爱上了你的倾斜
  雪呀,你自由的不顾一切
  秋桐参差的枯枝,落尽你的白发
  你的疼隐隐约约,我的伪抒情
  是一件急需瘦身的马褂
  
  街上,我走一步,退两步
  咧趄的针脚打滑
  我这个被南方小巷滋润多年的苔藓
  绿,是暗的
  嗓门,沙哑
  我在巷口唱菊花台
  千里之外,灰鸽子无奈
  我的水晶鞋断裂
  
  这是第十一天的西安
  这是大西北灰蒙蒙的痛哭
  再一次的揭开序幕
  你不紧不慢的飘落
  暗喻一场寒冷,自欺欺人的人说丰年兆吉
  其实,是大地在暗里狠掐苍天的脖子
  它掐一下,你就哭一声
  你的哭是哑的。没有雷
  也没有闪电,你还是虚的
  空着心,白白地松软
  矫情的人以为,那就是圣洁
  
  把谎扯得再大一些吧
  雪
  如果你爱,就站在窗外
  如果不爱,请把一切后悔,缠绵,虚假和小动作
  冻僵后,通通掩埋
  轮回成黄河清瘦的枯枝上,一只返青的歌
  回眸,尽弃来生
  
  西安,西安
  
  那个快速追赶汽车,在最后一刻被车门抛弃的人
  那个咧嘴微笑,把玉米献给秋天的人
  那个戴印度帽,红围巾,被切除了胆囊的人
  那个在灰色的清晨,雪中痛哭的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