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铁血男儿


□ 黄 胜

其时,日本已经侵占中国东北地区,正陆续运兵入关,准备大举侵华。山雨欲来风满楼,登州的局势也非常紧张。身为职业军人,何尚文已经预感到,中日一战不可避免,因此到任以后,不敢懈怠,日日操练兵马,加强防务。

这天中午,何尚文正在旅部与下属们议事,他的父亲陪同着与登州市长赵伯纯一起匆匆来到。何家是登州富户,何父一直担任登州商会的会长。前些日子,他到南方去视察生意,没想到昨晚坐列车返回时,正好碰上了列车劫案。

市长赵伯纯愁容不展。辖区内出了这种大案子,其中又牵涉到日本人,一个处理不当,极可能引起外交纠纷,因此,他接到劫案的消息后,马上联络到何父,一起来混成旅找何旅长想办法。

何父亲眼目睹了劫案经过,当下,他把经过对儿子说了一遍,完了说,那匪首虽然蒙面,但身形轮廓,极像一个人。

何旅长忙问:“像谁?”

“刘大虎。就是当年被你误伤的刘家老大。”

“是他?”何旅长大感惊讶,“他怎么会当土匪呢?”

何父叹息一声,说:“大前年,他就在凤凰山落草当了土匪。你刚调回来,这件事我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

何尚文闻听,心中不由百感交集。

说起来,何家与刘家渊源颇深。在何旅长的祖父那一辈,两家都生活在凤凰山脚下,是关系很好的邻居。后来,何家到登州府做起了小买卖,买卖做大了以后,就把刘家人请到城里做了帮手。

何尚文与刘大虎从小一起长大。何尚文别看名字叫尚文,小时候却特别调皮好动,十四五岁了还不务正业,天天不是上山撵兔子,就是下河摸王八。那年夏天,他弄来了一只猎鹰,训练了几日后,就耀武扬威地架着上山打猎。没想到整整一天一无所获。回家的路上,正好碰到刘大虎。刘大虎见他空手而归,就取笑了几句,说:“尚文,你肩上那是只鹰吗?我看是猫头鹰!哈哈,真是武大郎玩夜猫子——什么人玩什么鸟。”

这句话把何尚文给说恼了。他个子不高,平常最怕人说他矮,此时本来心情就不佳,一听刘大虎把他比成武大郎,哪里还能忍住?口里打了个呼哨,扬手就把猎鹰抛到空中,手指冲刘大虎一指:“啄他!”

那鹰在空中振翅盘旋起来。

刘大虎等了一会儿,见那鹰并不下来攻击自己,不由跺脚大乐,喊道:“猫头鹰,有种你下来!”正乐得前仰后合,猛觉眼前一阵疾风吹过,随即,右脸颊一阵钻心的巨疼,顿时倒在地上惨嚎起来。

那鹰在空中打了个盘旋,落到何尚文的肩头。口里,赫然叼着巴掌大的一块血淋淋的肉皮。再看刘大虎,脸上血肉模糊,整个右脸皮,几乎都被苍鹰的利爪撕去。

伤好后,刘大虎就成了疤面人,生人看到他,无不骇然。

何尚文闯下了大祸。父亲将他痛打一顿后,绑起来亲自送到刘家,说是杀是剐,或者也把他的脸皮撕下一块来,但凭刘家处置。事已至此,刘父也没办法,但看看儿子的脸,想想他的将来,止不住唉声叹气。何父陪着叹了一会儿气,亲口向他们保证:以后,大虎跟我的亲生儿子一样,他的将来全部由我负责。

没想到,刘大虎伤好后,却不吃何家这一套。脸上的纱布一揭开,他就蹲在院子里“霍霍霍”摸刀子。他爹问他磨刀干什么。他说来而不往非君子,何尚文的右脸蛋归我了。他爹管不了他,见势不妙,只好到何家报信,让何尚文小心点。何尚文起先还满不在乎,但第二天果真被刘大虎在街上截住了。大虎人高马大,何尚文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大虎按到在地。幸亏何父暗存小心,派家人悄悄跟在儿子身后,关键时刻,家人冲上去救下了尚文,才保住了小脸蛋。刘大虎面目狰狞,手脚被人拽住,依然叫嚣着:姓何的,我发誓,要不让你变得跟我一样,我誓不为人!

这一来,何尚文才真的感到害怕了,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可躲过了今日,躲不过明日,他总不能一辈子不出家门吧?何父没办法,后来只好秘密将儿子送到北平亲戚家去读书,算是躲开了刘大虎这尊瘟神。何尚文因为这事,小小年纪就背井离乡,吃了不少苦头,也算是老天对他闯下这番大祸的惩罚吧。

分享:
 
摘自:故事会 2006年第16期  
更多关于“铁血男儿”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