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繁华滤净红尘梦


□ 黎焕颐


“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多好的诗啊!既形象,又哲理,不愧是唐人名句。滚滚红尘织就大千世界的繁华,给人以无限诱惑,谁没有斑斓之梦,谁没有梦醒之后的“流水无情草自春”的多思呢?多思,当然比迷思好,比不思更好。然而,多思一定要跳出迷思。用我个人的体悟来讲:迷思不如多思。多思不如沉思,沉思不如慎思。慎思不如善思。善思不如果思。盖多而不沉则浅浮。沉而不慎则首鼠两端陷入狐疑。故必须善于思。但善而不果则无从断取舍。盖世事纷纭,得失常冲。从无全得之全局,惟一的选择只能是化繁为简,撄大利而忍小害。决不能化简为繁,十个手指去抓跳蚤……
化繁为简,这是天道。用现在的话讲,这是自然法则。最得此中奥秘而要言不繁者,莫过于老子的《道德经》。比如他对道的意蕴“道生于无,无生有,有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煌煌五千言,把宇宙万象的表里、变化、错综、矛盾、内涵、外延,林林总总,千差万别的千篇一律生生不息,死死相因,别人要用长篇牍,万语千言也道不完,说不善的道理,他只用五千言就概括得珠珏在握。这真是大智慧的大手笔,从思想到文章化繁为简的宇宙绝唱啊!少年时代读《书经》读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是《书经》的哪一篇,我记不清了,待查。)父亲讲解时告我:宋儒将此四句话剔出来名之曰“儒家的十六字心传”盖源于对老子的《道德经》的体悟。这固然说明宋儒对中国经典的综合、拓展、嫁接的传承智慧,同时也揭示老子五千言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河源。今天来细细品味,孔庙的“中和位育”这四个字,不就是“十六字心传”的化繁为简?不都是源于五千言的原旨么?而这个原旨,面对物欲横溢、奇技淫巧异彩纷呈、人心多变的今天,更有它的醒世作用。要不然,真是“三生无”了!天道的辩证法就是如此无私。
化简为繁,这是人道。以现在流行术语来说,名曰历史的演化。中国文化中的传统经典:《易经》阐述得最为透彻。那么,乾、坎、艮、震、翼、离、坤、兑的八卦,从何而来呢?河马龙图之说茫无稽考。但它形象而生动的描述:无极而太极,太极而两仪,两仪而四象,四象而八卦,八卦而六十四卦的演变无穷;乾刚坤柔丕泰剥复不尽的相互转换。亿兆之数的不可穷尽;则是对化简为繁的经典诠释。于是学者、哲学家把《易经》这部经典不可言传的内蕴,简称为“易数”。这个数,具体到宇宙,则是无穷的大,大到不可分解。具体到万事万物,则是无穷的小,小到夸克和顶夸克的可以分解。由无穷大到无穷小,归根到底是一个字:数。数的起点是一吗?否!乃是零。用老子的话,叫做无。用易经的话讲叫无极。所谓“道法自然”即是此理。那么,无穷的小,是不是顶克之上还有顶顶夸克呢?现代科学正在作不可穷尽的穷究。窃以为正是这个不可穷尽的穷究,异化了人类的智慧,不仅仅是化简为繁,而是化繁为更繁了!这样的结果,会不会肢解历史的文明,毒化宇宙的生存空间,乃至导向不可思议的宇宙灾难呢?倘说这是杞人忧天,那么就算我是一个现代中国人的忧天吧!人说上帝死了。照此发展下去我看“我思故我在”这个大写的“我”,也会在繁而又繁的演化中死的。老子说得真好“绝智反智”,今天的人类历史的演迭,两千年前他就预见到了!因此,我才对朋友说“繁华滤净红尘梦。”
人问:怎么来滤?是回归原始?当然不是。必须是向前!向前!问题是怎样向前?对历史而言,要善待宇宙,尊重宇宙的化繁为简。莫忘道法自然的内旨。对社会族群而言,要善待历史,还人性的原善。莫忘以善为宝的内养。只有这样才是智慧的文明,文明的智慧。呜呼!大巧若拙,大智若愚,大德若无。大苦若修,而禅化为沧桑,而绚丽归平淡,而天地一沙鸥。重在德养而回应道吻天人,此乃化繁为简之极致:中国的文化化养——智慧人生之境界也。反之,则打开潘多拉盒的光怪陆离,而豕突狼奔,而神不守舍;致知而为知迷,格物而为物役,逸情而为情驱,纵欲而为欲滥,智慧角逐而欲改造宇宙,而欲与天公竞比高,此乃化简为繁之滥觞:西方文化的导向——又焉能不绝智反智。当今世界科技,日新月异万花筒式的奇技淫巧蜂涌而来瞬息万变。然变之中有不变者,化之中有不化者,亿万光年的浩瀚宇宙中自有定力在。所谓人类的智慧之光——思想威力,无远勿屈,无坚不摧,然耶?否耶?窃以为未必尽然。盖人的智慧之力,对无穷大的宇宙而言,也不过是浩瀚中的一叶扁舟。一言以蔽之,人类的智慧面对无穷大的宇宙,只是相对而非绝对。老子曰“大道无形”诚哉!斯言!大哉!“天意高难问”也!不是吗?人算不如天算,惟智慧者识之。惟大德者能进退其间而繁简不失守。

月是少年明

时间从无磨损,空间常有变易。在每个人生命的驿站里,从无磨损的时间,往往和变易的空间不期而碰撞。每次碰撞,对我而言,总让我感到:话别而无法别的生命的旗亭,宛如陌上骊歌挥之不去。于是,每逢应友人之约去金陵,我必到秦淮河茶楼小坐。品味我曾经和秦淮河结下的虽不是桨声灯影,但却是岁月如歌的生命情结和文字因缘。起初,友人还以为我之对秦淮河情有独钟,许是有未了的相思债。我说:“非也!秦淮河是我首次到金陵的首游,而首游中的首唱:“听梅花大鼓”——如花心事寓高歌,富贵高歌有几何?檀板金樽珍惜鼓,秦淮明月不经磨。则是实实在在,记录了我:少年心事当擎云的微妙心态。”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