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原反应


□ 素 素



在今年七月之前,我对西藏曾一直保持着遥望和倾听的姿势,这个姿势因为青藏铁路全线贯通而被改变。八月的某个傍晚,我与十几位同行者一改过去出门就坐飞机的习惯,先是从大连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然后又从北京坐上了去拉萨的火车。总之,我们这些人是被火车拉拽着,从海拔最低的黄海岸边,一米一米地升级到了海拔最高的青藏高原。
西藏最让我们恐惧的就是海拔高度。出发之前,大家曾为如何应对高原反应而专门聚了两次,把各种注意事项装了一脑子,把各种药品和零食装了一背包。那天傍晚在火车站集合的时候,每个人都像学龄前儿童一样纯真可爱。
然而,即使所有的准备都做了,我的心情在到达格尔木之前是一种,从格尔木出发之后是另一种。记得火车到格尔木是清晨六点十五分,青藏高原的天还没有亮,站台上灯火通明,只是不见一个叫卖的商贩。我和许多人一样,多穿了一件外衣下车了。为了记住格尔木,我又和许多人一样,在那个标志性的站牌前,让别人帮忙拍了一张照。记得,在格尔木三个字下面有一行小字——海拔:两千八百二十九米。我知道了,从此以后就是青藏铁路最新的一段,从此以后海拔就会越来越高,所谓的高原反应,也会随之而来。于是,当火车开出格尔木,天色渐渐明朗,我就发现不断有人去车厢连接处看显示屏上的海拔数字。
中午过后,火车爬上了海拔五千二百三十一米的唐古拉山口,这也是青藏铁路全线的至高点。车内的人似乎都在等着这一时刻,气氛明显地有些异样了。尽管簇新的车厢里已经暗暗地给了氧,有人还是拿出了各种甜食和红景天藏药,有人则不停地发短信。我们所有的人都是第一次进藏,大家一路上都在不断地往家里发短信,随时报告目前所在的地方和高度,以及身体的细微感觉。表面上是报平安,其实是在为自己缓解紧张。
回想起来,真正让人放松的是高原动物。记得,当听播音员说火车已进入可可西里境内,大家马上就想到了陆川电影里的藏羚羊,纷纷拿出了数码相机守候在过道窗口。可可西里实际上并没有原来想像得那么神秘,它只是一片史前洪荒般的无人居住的高原,无树,也无令人惊喜的草。而且可可西里的藏羚羊也没有原来想像得那么多,偶尔看见一两只,车内就响起一片惊呼,再看见一两只,再一片惊呼。不过如此。整个可可西里,我们就一直站在卧铺车厢过道的窗口,每个人的相机里都抓拍了几张影子似的藏羚羊。收获虽不大,心情却是极好。翻过唐古拉山口就是藏北的那曲,也就是著名的羌塘草原。河流和草场果然一点点地湿厚起来,铁路两边不时就会出现成群的藏羚羊和成群的牦牛。也许因为在可可西里过早地透支了兴奋,大家再也提不起拍照和惊呼的兴趣了。
就这样,我们以几十个小时的缓慢速度靠近了西藏。这种不费力气的进藏方式,曾让我觉得过于奢侈,或者说不怎么体面。可当我们离开有氧气补充的火车,在夜色里走出雄伟的拉萨火车站,那越来越强烈的高原反应,立刻又让我把所有的自疚和不安一扫而光。



我知道,现在才来西藏的人都属于迟到者。早在二十多年前,西藏就吸引了无数的诗人、小说家和画家,他们让西藏成为一种时髦而永恒的题材,西藏也让他们中的许多人就此成了大名。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西藏仍然很火,仍有人不断地向西藏以及西部更广阔的地域走去。不知是害怕身体禁不住高原反应,还是觉得向西走去的人太多,我背道而驰地选择了无声无响的东北。我之所以给那本书取名《独语东北》,就因为东北在西藏相反的方向,没有人离开了西藏的大方向往东北这个小方向走,我只能一个人寂寞地独语。如今又有许多年过去了,东北并没有因为我的一次扰动而喧闹起来,通向西藏和整个西部的任何一条道路,却还是一如既往地络绎和拥挤。我曾觉得奇怪,艺术家的神经和体质一般都有些天生的敏感和脆弱,可他们都隐瞒了高原反应的真相,作品也看不出一点迟钝的痕迹,有的人身子骨和艺术气质似乎还比往常硬派了些。这可能就是西藏与艺术之间的深缘吧?
对于西藏,我并没想就以那一个姿势,永远地与它疏离下去。在我心里,它是我今生今世一定要去一次的地方。今生今世,当然不是指现在,而是不知多少年之后。当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再恰逢一个契机,就可以朝着它庄严地走去了。我没想到,在这个夏天,在青藏铁路通车一个月之后,西藏突然就呈现在了我的眼前。有那么一会儿,西藏除了让我在生理上不适应,心理上也有一种不适应。
其实,西藏真正的脸色不在来的路上,而在来到之后。入藏第一站是拉萨。尽管拉萨的城市体量很小,建筑低矮而陈旧,它紧紧地依偎在布达拉宫的脚下,更像是一片为朝圣者提供的简陋的宿营地。然而,拉萨却以其地理的高度,让我感到了它不动声色的威严。即使此前听别人说了那么多,即使做了充分的物资和精神准备,拉萨还是告诉我,重要的是个人经验。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