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城计(短篇小说)


  空城计 ——甘家洼风景之六

  王保忠

  腊月二十三,农历的小年,后晌,甘家洼村的村长老甘,就是我,自打十几天前就进城花一千五百块钱订下了鼓匠班子。然后,我就每天都不停地给全国各地打电话,希望那些外出务工的村民都回村来看戏。我怕他们不回来。他们要不回来,我的脸该往哪儿搁?村民们最终回来看戏了吗?

  今天是腊月二十三,农历的小年,我一大早就爬起来,哗哗哗地扫院子,小皮也不消停,尾巴一摇一摇地跟在我屁股后瞎起哄。村边那些老火山都死死地盯着我,好像是说今天这家伙有什么好事呢,咋一大早就忙活开了?屋后的狼窝山也还是大张着嘴,多少年了,我的这个老邻居一直这样大张个嘴,也不知它究竟想要说些啥。还有我看不到的灶王爷肯定也大张着嘴,今天是他上天言好事的日子,我妈昨天就用麻糖和的泥浆把灶坑泥了一回,就是想甜甜他的嘴,上去给我们多说几句好话。我想,要是老头子能帮我把那些出去打工的人一个不少都劝回来,看看戏过个年就更好了。

  一想到后晌村子里将人山人海赶庙会一样热闹,我屁股下便像安了个轮子怎么也坐不稳了。看了下表都八点多了,我扒了口粥赶紧出门,走了几步又返回来,叮嘱我爹我妈多烧几锅水,不能人家回来了连口水都喝不上。演员们也要喝水,虽说说好不吃饭了,饭钱另加三百,水还是得供应上去。午饭也得多做点,说不准有人半前晌就回来了,到时人家过来串门子,又没有要走的意思,那就留下来吃吧。我又看了一眼长得都快冒过墙头的两个孩娃,让他们记着给爷爷奶奶打个下手,不要没头苍蝇似的满村子乱撞。两个家伙平时也不在家,有爷爷奶奶陪着在城里念书呢。村子里的学校早塌球锅了,我怕他们耽搁了学业,四处磕头作揖总算把他们弄进了城里的学校。后晌村里要唱戏,前两天我就叫了挂小三轮把他们接回来了。我是个光杆司令.腿脚又有点问题,没人帮着还真的啥都做不成。

  想想都活了四十大几啦,还这样拖累爹妈,我真恨不能脚下裂开道地缝钻进去。唉,这能怪谁呢?要是我那个吃里扒外的女人还在,就没有这么多烦心事了。不过,这也没啥,真的没啥,很快就会有个女人送上门帮我打里照外来了。但这个女人究竟怎样,是香喷喷的,还是寡淡淡的,我心里还真没个底。管它呢,有个女人能陪着我,不让我太丢脸就行了。说不准还真能碰上好运气,送来的是个香喷喷的女人呢,想着,我心里好像是给猫抓了一下,别提有多痒痒了。

  我出了门,一瘸一拐地朝村委会走去。

  小皮也跟着出了门。

  我扭过头看了它一眼,它也冲我摇了摇尾巴。它的白牙像一道新划出的伤口。

  我进了办公室,这两间破破烂烂的房子昨天就擦抹过了,但闻着还是有一股霉味。后响镇长要来,来得早了可能要进来坐一会儿.总不能灰桌冷板凳的吧?奖状该挂的都挂出来了,满满一墙呢,我就是要让镇长看看,让村子里的人看看,这都是我挣下的。看了半天,我心里又老大不是滋味了,这些奖状早泛黄了,褪色了,就是说这几年我啥都没挣回来,要不镇长能老是数落我,说我懒牛屎尿多,工作越来越差劲了?我工作咋能不差劲,看看,办公室出来进去只我一个人,昨天会计小五说一大早就带着那个女人回村,可这会儿连个鬼影儿都没见。我就给他拨电话,小五你磨蹭啥,不会还搂着媳妇睡觉吧?一村人马上就回来了,你在没几步远的县城.撤泡尿的工夫就回得来的,咋还磨蹭?那头的小五支支吾吾的,真不好意思啊老甘,后半夜我直闹肚子,一个劲地上厕所,怕是回不去了。

  我一听就火了,你不回来,我要的女人咋办?

  小五不紧不慢的,这你甭急,人家早安排好了,自个儿会送上门去的。

  我心里一炸一炸的,小五你给我听着,你要敢耍老子,会计就甭当了,低保也甭吃了,一个钢锄你都休想见到。

  小五还那样慢腾腾的,我真的拉肚子啊老甘,哄你我出门撞车。

  我就骂,狗曰的你也甭发毒誓了,记着管住自个儿的喇叭嘴,我借女人的事你要敢说出去,小心我拧烂你的猴头。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小皮一眼一眼地看我,意思是发那么大的火干啥?我忍不住踢了它一脚,踢得它吱哇乱叫。叫个屁,再叫老子剥了你的皮。

  小皮卧在那里不敢吱声了,老半天,它突然跳起来,嗖地射向门外,我眼一亮,这家伙耳朵灵,莫不是小五和那个女人回来了?我站起来,跟着一瘸一拐地往外走,小皮在街上停下了.我也停下了。一看来的人我就心凉了,根本不是我要等的人,是开着辆三轮车一口一个破烂换钱的大老王。嘿,这人,他来起的啥哄啊?我懒懒地看了他一眼,去吧去吧,该收的你都收走了,哪还有破烂啊。大老王呵呵一笑,破烂这东西,收走了还会生出来嘛,哪有收完的道理?我说,不看我心里烦着吗,你少在我眼前瞎晃。大老王又一笑,有啥烦心事说出来呀,没准我能帮你个忙。我挥了挥手,纯粹是瞎捣乱,你一个收破烂的能帮了我个啥?大老王摇摇头,跳上驾驶台突突突地发着了车。他把它们一个一个摆开,嘴里念叨着啥,好像是说这个该谁坐,那个该谁坐。他又抱来几块木板,用砖头把它们架起来,我看出那阵势了,一块木板就是一个能坐好几个人的长条凳。马乐他们接好线放开了喇叭,我发现还是没人回来。马乐就问我,怎么还没人?

分享:
 
更多关于“空城计(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