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越尘埃——《古老的庭院》(又名《故园》)


□ 苗渲明

穿越尘埃——《古老的庭院》(又名《故园》)
苗渲明

有些人爱了却不知其分量,也有些人错误地估量了自己的爱。这都不算真正懂得爱。

穿越尘埃——《古老的庭院》(又名《故园》)图片1
一切都来得平静,一切又都躁动不安。就是在那样一个动乱年代,热血与激情抛洒给了一潭死水。待涟漪散尽,一切如故,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这一刻,太久的茫然张望化作无尽的周而复始,尘埃席卷而来……
世纪70年代,韩国正值军政独裁统治时期,影片的男主人公贤宇因参与当时的光州民主化运动而被捕。在此之前的短短数月里,他曾隐匿在一个旧庭院,并与那里担任美术教师的女主人允姬相爱。但为了信仰与理想,他最终弃暗投明,而这一去便是整整十七年!对民主这一真理的探求之于那一代的年轻人无疑占据了生命太重要的意义,继而连生命本身也变得渺小而轻薄。进步者的字典里没有盲目,也没有值不值得,有的只是蜡炬成灰的决心和果断。这或许就是当时的人生哲学,在信仰与自由的博弈中,生死也自然而然退居其次。动荡年代,成就了太多悲剧,而这个故事或许只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个。

时光荏苒,为信仰背负了十七年牢狱之苦的贤宇重获自由,但再次回到这个熟悉而陌生的世界,一切坚持和挣扎都失去了原有滋味和意义,所有真实的流血牺牲,在今天都不过是些许泛黄的旧照片,那里面有贤宇视死如归的营救和被捕;有允姬的好友—— 一个刚满20岁的少女坚定又略显笨拙的自焚;也有太多不知名的同路人的无畏和亢奋……时间的褪色显然不足以缓解我们的痛心,那无数焦黄的瞬间里又曾无情地灼烧过多少正值青春的生命!时光,始终以其绝对的方式挤压推动着“生”之永恒,却在这一刻让人骤然间感到阴森可怕!
很遗憾,允姬没有等到爱人的获释就病死了。对于步入中年的贤宇来说,迟来的自由只意味着对旧爱的重访,以及不可预测的盲目的未来。对于前者,他唯一的挂念只剩下那座满载着回忆的故园。于是,经历了漫漫十七载的沉淀,一切犹如尘埃荡漾,那些闪耀着金属光泽的爱的碎片漫天飞舞,却以其亘古不变的深厚质感承载着早已灰飞烟灭的往日情怀,浮动着已然苍老模糊的故人的眼帘,搅乱了不知谁的一腔苦涩与无奈;而唯一落得慰藉的,也只是那座空空的故园,在原地,也在心里,狼藉一片。
或许,这便是本片的魅力所在,对于悲剧爱情的刻画,没有精雕细琢的情伤和遗恨,只有平淡中轰然坍塌的惊魂旧梦,却足以让人窒息于那灰尘翻涌的噎呛!
然而,走过尘埃的人并没有沮丧到无力前行,相反,在日渐澄清的爱的呼吸里,贤宇仍感动于曾经的感动,那是来自于允姬的付出。实际上,允姬自知贤宇离开就会被捕却没有强作挽留,并在之后的岁月里独自哺育了他们爱的结晶。时代的波动如此地吝惜平静的美好,允姬却选择了坚守爱情,这无疑需要莫大的勇气。尽管如此,起于理解的爱怜,终以叹息收场。贤宇找到了她留下的最后一幅画,它描绘了一张奇异的图景:剃光头发的允姬把自己和中学毕业照上的贤宇画在一起,这就是他们唯一的合影和曾经活过、爱过的见证。不协调的年龄、不搭配的装束,以及不合时宜的时空维度,对于允姬,没有未来的贤宇全部定格在自己的当下;对于贤宇,允姬却永远地留在了原地,与自己的过去相伴。在死寂般漫长的孤独时光里,它成了最有力的调侃,这是他们与彼此命运的调侃,也是那一代人与整个时代的调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