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什么是写作的基础(点评)


□ 白连春
什么是写作的基础(点评)
作者:白连春


  原来写杂文和纪实文学的孙建邦,是个知名度很高的杂文家和纪实文学家,他长期在党政机关工作,曾任过某区宣传部副部长,现在,仍是党组成员、秘书长。《县委书记失踪了》,是他写的第一篇小说,所以,我们放在了“新人自荐”栏目,隆重推出。
  自古以来,写作要解决的就是两件事:一,写什么;二,怎么写。写什么?作家作为人类的一分子,要写的当然只有人。无论写杂文,写诗歌,还是写小说,其实,都是在写人。这是不容置疑的。关键是怎么写。你这样写,就是杂文,你那样写,就是小说,或者,就是纪实文学,或者,就是诗歌,虽然都是在写人。所以,写杂文,写小说,写诗歌,是完全不同的技术。有的人弄不懂这个道理,掌握不了这些技术,他写杂文,偏偏像小说;他写诗歌,偏偏像散文。他还不虚心地学习,自以为会写诗歌了,就一定也会写小说,或者,会写杂文了,就一定会写纪实文学。我们编辑部,每天要读很多稿子。自然来稿很多,真的堆积如山。水平高低不一,高的很高,低的很低。我们编辑的工作就是要从稿子堆里挑出水平高的稿子来,给予肯定和发表。
  1954年出生的孙建邦,写作三十多年了,《县委书记失踪了》是他写的第一篇小说。因此,可以肯定地说:他不是天才。他是踏踏实实地掌握了写小说这门技术才写小说的。他的这第一篇小说也是写人的,写一个县委书记。写县委书记的小说,我们已经读过很多了,有县委书记的那天开始,就有写县委书记的小说。可以说,县委书记一直代表着时代,代表着我们国家的发展。县委书记是一个个不同的活生生的人。但是,在小说里,我们读过太多雷同的县委书记了。这些小说都把县委书记写成了符号———基本上都是腐败分子。在真实的生活中,在广大老百姓眼里,的确有不少县委书记是腐败分子。孙建邦的小说《县委书记失踪了》,一开始,我也觉得:这个县委书记是腐败分子。为什么呢?因为他失踪了。围绕他的失踪,小说展开了故事。老百姓议论纷纷。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一种看法是县委书记已经被双规了。另一种看法是县委书记被绑架了。还有一种看法是县委书携款带小蜜出境了。种种看法都有可能。小说读到最后,让我眼睛一亮,吃惊不小,因为县委书记的失踪是“帮助警察时,被歹徒戳了一刀,伤得比较重,失血比较多,在医院里抢救了几天,刚醒过来,身上还插着管子,还不能说话”。
  前面我已经说了,写小说和写杂文、写诗歌一样,都是技术,且是不同的技术。任何一种技术的发挥都是需要技巧的,而小说的技巧说到底就是叙事的技巧。这篇小说《县委书记失踪了》当然有技巧。小说开始给出县委书记失踪的种种可能,紧紧地抓住读者的心。结果,这些可能都不对,最后,小说给出了唯一的可能。这唯一的可能把之前的种种可能都否定了。至此,小说成功地塑造了赵毅豪这个好县委书记的形象。
  这篇小说的成功,更主要的还不在于技巧。更主要的在于作者孙建邦几十年来对人生的思考,以及对县委书记这个有中国特色的官员的理解和感悟
  换言之,这篇小说之所以成功,之所以在本期重点推荐给大家,作者几十年杂文和纪实文学的写作,是坚实的基础。
  我相信这篇《县委书记失踪了》,将成为中国文学中写县委书记的重要的作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