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芃芃的坟墓是棵小白杨


□ 王宗仁


芃芃,一个男孩的名字。他还没有来得及迈进这户昆仑人家的门坎,几乎在他的哭声一顶破妈妈肚皮的同时,就从产房里匆匆地走了。戈壁滩深处一棵新栽的小白杨树下,就是他人生永久的归宿地。他死了。代表一个时代,高原新生代。不是这个时代的结束,而是开始。
芃芃的一生只有三天。
芃,生癖的字。意为草木茂盛。生活在寸草不生雪原上的父母,盼绿盼得连儿子也要上色。
芃芃的爸爸张华是唐古拉山通讯连的志愿兵,妈妈唐明在昆仑山下的格尔木传呼台上班。两山相距一千二百里,前者海拔五千三百多米,后者海拔二千八百米。在世界屋脊上谈情说爱,自然会遇到诸多说不清道不白的困难,同时也很浪漫。这些芃芃是永远无法知道了。但是,爸爸和妈妈相爱的故事至今仍然在青藏线上美丽地流传着。一个明眸皓齿的靓妹为什么爱上大兵,这是除他们双方心明如镜外别人无须考证的隐私,人们记忆犹新的是那个细节。这一对男女青年在热恋的最初,确实有点被爱情折腾得发疯。张华经常用自行车驮着唐明,驶出格尔木城沿着青藏公路漫游。哪儿是终点?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清楚。张华边登着车子边吹牛:“唐小姐,管你相信不相信,我都要把你一直驮到唐古拉山去。”唐明说:“傻蛋,你疯了不是?一千多里路,驮一个大活人在世界屋脊上乱窜,不累死你也得急死你!”“先累死我,后急死你,一对幸福的死鬼!”
死鬼也幸福?热恋中的昏话。
他们结婚了。婚礼是在海拔较低物质条件相对优裕的格尔木举行。张华的假期满了,唐明心甘情愿地跟着他去承受高山反应的袭击。不,甜蜜的日子里幸福泡着新婚夫妻,在他们的意识里不存在高山反应。 然而,毕竟这只恶魔在吞噬着他们的灵魂,还有他们正在痛苦而幸福地完成着另一个生命——明天的小太阳。
黎明到来之前,是忍耐的时刻。
唐明怀孕了,就在唐古拉山上。无论父母是否意识到,芃芃的细胞里已经扩散了高原反应的毒汁。
芃芃离出生只剩下九天时,唐明提笔给未出世的儿子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宝宝:
我最心爱的孩子,你终于要带着妈妈对你的祝愿、期望和无尽的爱,来到这个世界了。
宝贝,当温暖而明媚的阳光接纳你的那个时刻,你用新奇的眼睛看吧,用精灵的耳朵听吧,用纯清的心灵去感受吧——你妈妈和爸爸生活着的这个青藏高原是如此美好!温柔的风抚摸着银洁的雪山:阿尔顿曲克草原上的草儿正舒展着嫩鲜的叶芽;格尔木河淌到戈壁滩后,分流成一条条小溪无忧无愁地唱起了歌;大街两旁的男男女女正手拿鲜花欢迎来自北京的援藏干部……
我的宝贝,向上苍虔诚地祝福并真诚地感恩吧——高原多么美好!人间多么幸福!生活多么可贵!爱你的世界吧,你会得到很多很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