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左邻右舍


□ 尹守国

  王艳刚刚收拾利索厨房,郝桂花就来了。她两只手揣在袖管里,是用脚把门打开的,一股冷风跟在她的身后,像拖着一条无形的尾巴。
  郝桂花进屋后,便问站在外屋的王艳,说今个是集,你去吗?王艳转身把门推上,跟郝桂花一起进了里屋,她说我没啥要买的,大冷的天,我不去。
  郝桂花把半拉屁股挎在炕沿上,四处环视一圈,说家里没别人吧?
  王艳愣一下,说你这话啥意思,刘泉干活去了,孩子上学了,家里就我自己,你是来查奸的?
  郝桂花呵呵地笑起来,她说我也不是你老爷们,我才不管你奸不奸的,我是有背人的事要跟你说。
  王艳从柜上拿过一个盛着瓜籽的托盘,放到郝桂花跟前的炕上。她说好事不背人,背人没好事。要是好事就跟我说说,那些破烂事我还懒得听呢。
  郝桂花拉王艳一把,王艳便贴到郝桂花的腿边了。王艳说家里没人,你就说吧,啥B事啊,还犯得着这么遮遮掩掩的。
  郝桂花猛地在王艳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说真是让你说着了,我最近下边老痒,都有快一个月了。昨天晚上,让我们家那个老鬼看看,他打着手电照了半天,没看出啥毛病来,反而看来劲了,强死巴活地要了一回。自打他要完了,更难受了。我是想让你看看,有啥毛病吗?
  王艳听后连连摆手,她说我不看,你们家老爷们看十多年了,都没看出啥毛病来,我又不是大夫,我能看出个啥来?
  郝桂花又拉起王艳的衣襟,她说你可别提我们家那个傻老爷们了。这些年都是晚上摸着黑干那事,从来没正了巴经地瞅过一眼。昨天晚上他还腆着脸说呢,说他以前没看过我这啥样,也不知道现在和以前有啥不一样的。说他也没看过别人的啥样,也不知道我的是不是有毛病。你听听,他说的这叫人话吗?自己老娘们的他都没看过,还惦记着看别人的呢!他这话就是完事后说的,要是他先头就这么说,浪死他我也不让他粘边。
  王艳听得脸红脖子粗的,她说你可别说了,恶心死了,你还是上医院去找大夫看看吧。我也没看过你的以前啥样,我也没看过别人的啥样,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毛病。
  郝桂花并没因为王艳的拒绝而放弃,她命令王艳去把外屋门插上,她蹬掉鞋子,爬到炕上,走到窗前,顺手把窗帘拉上了。
  王艳搓着手在地下站了一会,看眼前这架式,她实在是不好意思拒绝了,就去外屋插门。等她关门回来,郝桂花把屋里的灯打开了。郝桂花站在炕上,把裤腰带解开,把棉裤吞到膝盖处,她瞅着王艳说,我来的时候都洗过了,没味,你看看红不红,肿不肿,是不是烂了。
  王艳仍旧站在地当中,等郝桂花把秋裤和裤衩一起吞下来,她才往前挪了一步,来到炕沿跟前。她探头瞅了一眼,便直起腰,说看不出咋地来。郝桂花便把两条腿尽力地叉了一下,两只手也跟着忙乎着。她说你好好看看,毛病在里边。
  王艳又探了下身子,用手按着郝桂花的棉裤,歪着头,向里边瞅了一眼。她说好像有几块地方上边有小白点,感觉像是发炎了,你还是赶紧去医院看看吧。说完她退到门口旁,向外屋紧张地张望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