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的尘埃


□ 李 彬(苗族)

  有些尘埃我称它为幸福的尘埃,它总能让我的内心洋溢着无法言说的快乐。
  小时候在乡村,常常会见到有一种忙碌的场景比丰收更热闹、鲜明。人们的手脚在低头弯腰间不停运转,像工厂车间里静立飞转的轴轮,单调智慧地重复着相同的轨迹。一个赤裸着滚圆上身的汉子,摇动着风车的摇柄,将夹杂着杂草、沙土的谷物收拾干干净净,那些沾满岁月风雨的杂草与灰尘在他强劲的撕扯下,依依不舍地作别了,临走时却还不忘扑到农夫的身上挥别,好像某个新娘出嫁时撒下的彩纸,农夫忍不住便有些泪流满面。其实不止是我,对很多乡农来说,在他们收割下庄稼的那一刻,这些幸福的尘埃就一直围绕在他们身旁,跳着欢快的舞蹈。脱粒的时候,他们也总是认为尘埃越多,收获也就更加丰硕,灰尘调皮地爬进他们的鼻孔,拖成两条长长的黑胡须,总能惹来更多的笑声。
  走在乡路上,三五个孩子坐在干燥的土路上玩耍是常见的事,衣服上沾满枯黄的灰土,带着一股草籽香味。男孩都光着双脚,和土地的直接接触就像母亲的肌肤般柔和。不要担心硌脚的石子,更没有炙阳晒烤得滚烫的水泥地。他们老远看见一辆车开过来,就放开脚丫疯追,直到赶不上了还眼巴巴地望着腾起的尘土发愣。
  身处农村,就不可逃避地更多地住在尘埃里。屋多为土屋,地多为泥地 ,打扫堂屋和禾场是乡里人清晨起床后的第一门功课。小扫帚是打扫堂屋的,长扫帚是打扫禾场的。屋里屋外,房内房外,一直扫到垃圾堆。长辈总是说,四处看看,满地都是灰,好好地打扫,这才像个家呀。灰尘粒粒可见!灰尘是乡村的一种思维形式,灰尘使人们的衣服变得肮脏和陈旧,使人们的皮肤变得粗糙黝黑,也使人变得更加朴素与淳厚。在还没加工机器的年代,一些人家都安装了碓这种古老的舂米用具,早晨阳光射进屋里的时候,婆娘们用小脚连续用力踏一端,另一端的石头就连续起落,去掉下面石臼中糙米的皮,粮物的粉尘抑制不住地阳光下翩翩起舞,屋里顿时弥漫了粮食的馨香,一家人快乐生活显得就更为绵长隽永。
  有些事物存在灰尘越少越好,而有些事物存在灰尘越多越好。每逢过年辞灶,家家清屋扫梁是必不可少的,自是希望旧年的灰尘越多越好。正是所谓的“厚实”,不把屋里搞得个乌烟瘴气,似乎不为真正的辞旧迎新,灰尘里弥漫着新年的喜气与浓浓的年味,很长时间也不能尘埃落定。
  最高兴的莫过于在尘埃里看刚刚咿呀学语的儿子捕捉阳光,透过窗户射进的光线,在尘埃里显得更为楚楚动人。阳光在这里成为尘埃存在的一种形式,儿子越扑腾,尘埃就越得意,肆无忌惮地上下扭动着,儿子与灰尘成了一个和谐而诗意的存在。
  想来人生的往事如灰尘一般变得细小不可捕捉,恍惚看见一切就在眼前抓在手中,却什么都散了,时日长久,有些灰尘挡住了我们的视线。用一块干净的白布,轻轻地在玻璃面上滑过,内心也就明亮透底,而有些灰尘却能擦亮我们的眼睛和灵魂,正如黑墨只有在白纸上才能写字作画。这些,我称它为幸福的尘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