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2002年的虚象


□ 闫文盛

  没错,时光退回到2002年,你就是个乞丐。你花光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一张卧铺票,从广城断断续续地睡到清源。此前,你从未坐过十三个小时的火车。当列车嘶鸣着驰过原野,你的梦境也像跑马似的,一个连着一个,可所有的梦都不宁静,喀哒,喀哒,喀哒,响个不停。最后一个梦是慌乱的,你遇到了末世,兵荒马乱,天灾人祸,地震海啸,火山台风,地狱人间,难以分辨。当你被乘务员叫醒的时候,胸口还像压着山石似的,憋闷得很。你抽出行李,出了卧铺包厢,在过道里吐了口痰。年轻的女乘务员盯了你一眼,喊:先生,你怎么可以?

  你被她这一眼盯得隐隐作疼。TMD,你想,这是个漂亮女人。

  你的女朋友也是个漂亮女人,可十天前,她和另外一个男人手挽手走在广城的十字街头,高跟鞋在马路上优美而抒情,像柔缓的慢板。那个嫉妒你的朋友发短信说:我看见你的女朋友了,哈哈哈哈,真是漂亮!他在这句话后加了三个感叹号。感叹号后面,他意犹未尽地描述了他所看到的,最后以五个字作结:老兄担心啊。

  你很生气地说:我操。

  “我操”之后,你们就分手了。事实上,在分手之前,你的女朋友就从你的视线里消失了。你满腹期待地在电话里罗嗦,直到她听得厌了,用四个字岔开了你的表白:你真烦人。

  你又说:我操。可电话早已挂掉了,你看不见的那张脸,估计正跟她的那位在窃笑。

  他们已经做爱了吗?

  在火车上,你的第一个梦就有些下流。梦结束的时候,你不仅遗精,而且流泪了。时在凌晨两点,你睁开一双泪眼看着外面漆黑的夜。

  这个梦结束之后,你还到过道里抽了根烟。空荡荡的过道里,你瑟缩着身子,孤独得想自杀。你觉得自己与死亡近在咫尺。死亡的节奏很像梦的韵律,喀哒,喀哒,喀哒。

  喀哒,喀哒,喀哒。喀哒,喀哒,喀哒。

  下了火车不久,你就是一个穷光蛋了。不做乞丐,你还能做什么?

  你蹲在路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寻思着他们每天都是怎么度过的,他们为什么都那么忙?你那种悠闲的样子不像一个刚刚结束了十三个小时旅程的游客,倒像是本地的一个土著,而且是有房产的土著。你的家里盖了两幢楼,分割成一个个单间,都出租给来此打工的外地人。靠这两幢楼,估计你再活一世都吃用不愁。

  在那个下午,你脚边的行李突然不见了,然后是手机。在你整个人一点点地沦为赤贫的那个下午,你看见西天的云聚集了三次。每一次都像是要下雨的样子。但是一直都没有下。天将黄昏的时候,你走进路边的一家餐馆,点了一盘鱼香肉丝,要了一碗白米饭。吃到一多半的时候,你问旁边的服务员:小姑娘,卫生间在哪里?

  她抱歉地说:先生,这里没有。您可以出门左拐,大约走二三十米,那里有一个,只是很久没人进去过了。太脏了。

  你羞涩地冲她笑笑:不好意思,我这肚子闹革命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