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来电


□ 郑连根


今年的农历正月二十六,我尚未起床,母亲就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今天是我的生日,要我别忘了。
母亲只记得我农历的生日,不过这跟她的身份是相符的,她本来就是个农民。母亲在登记户口的时候也把我的生日说成了“1月26日”,其实,那一年的公历1月26日,我仍然在她的子宫里,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上。
后来,我在万年历上查过我的公历生日,但我没有告诉过母亲。我想,何必呢?既然母亲记得正月二十六是我的生日,那就用这个吧。
母亲除了告诉过我自己的农历生日之外,还告诉过我她自己的生日,当然也是农历的。但是,在她生日的日子里,我从来没有提醒过她。因为在我的印象中,母亲从来没有过过生日,她的生日在夏季,正是农忙季节,农活都忙不过来,哪里有闲心思过生日呢?
但是,母亲来电提醒我过生日,我还是有点内疚。我一次都没想着给母亲过生日,她却想着我。
母亲上一次来电话是在正月初一,我也是还没起床。她先是问我年怎么过的,然后就说:“去年是在你们那过的年,今年就你爸和我两个人,不缺吃不缺穿的,就是挺想你们的。”说着就在电话里哭了。我赶紧说:“别哭,明年还到我们这来过年。”母亲也答:“明年到你们那去。”
其实,我和母亲是有隔阂的。我们姐弟四个,我最小,可母亲并不喜欢我———尽管我学习很好。母亲特别喜欢那种听话又爱劳动的孩子,用她的话说就是“放了学就帮着父母干活”的孩子。而干农活,对我来说并不是强项,我放了学常常还是要看闲书或做作业。为此,母亲没少训过我,说我懒,“没出息”,“将来娶不上媳妇”,“就是娶上了媳妇也得给饿死”———“光看书能当饭吃吗?”
这些话当然是在气头儿上说的。她并不反对我读书,而且还特别希望我能考上大学。为了让我考大学,家里借过许多钱,这些钱直到我工作之后才还清。这时母亲就又说:“你要是真能考上大学,你爸和我的心血也就算没白费。”
我大学毕业之后,并没有像母亲设想的那样回到内蒙老家工作,而是来到了济南。这出乎母亲的意料之外。最初,对于我在几千里之外的地方工作和生活,母亲十分不放心,她总以为我是一个在生活上照顾不了自己,在工作上也会“得罪人”的人。每次打电话,她总是这也嘱咐那也叮咛,好像我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1999年9月,我结婚,母亲说什么也要从内蒙老家来济南看看。那是她第一次来济南,也是她第一次到大城市居住。她对现代文明的陌生一下子就显示出来了,她在家里想的是帮助儿子来操办婚礼的,可是来了之后才发现,我和妻子根本就不想操办婚礼;她还设想着帮助我们做结婚用的被子、枕头之类的东西,可这些东西我们早已买好了;她想把自己当年结婚戴的银镯子送给我妻子做礼物,可发现我妻子戴的戒指远比她那个镯子漂亮……她是想着来照顾别人的,可来了之后才发现,她自己成了被照顾的对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