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朱德庸:“大家都有病”


◎王莹莹

  他的四格漫画形式之所以可以包罗万象,是因为他善于观察和思考。他的新作品《大家都有病》更是篇篇幽默,字字珠玑。

  所有一切来源于观察

  今年52岁的朱德庸祖籍江苏太仓,出生在台湾,四五岁时开始学习临摹和画连环画。整个童年,他过得并不快乐。“因为我小时候很丑。母亲生下我后抱给邻居看,邻居脱口而出:‘天哪,怎么会有这么丑的孩子!…在家里不受重视的他本来就有些自闭,上学以后,他的学习也一塌糊涂,逃学、涂改分数、模仿家长签名……完完全全是个“问题儿童”,老师看不起,同学瞧不起。没有任何朋友的朱德庸,就在孤独自闭中度过了整个童年。

  不过,“上帝总是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为人开一扇窗”。朱德庸的“窗子”就是画画。没有人搭理他,他就一个人在白纸上涂鸦,把学校里不开心的事情画出来,还故意把欺负他的人画得很丑。他的父亲见孩子喜欢画画,就买来白纸裁成画本,用棉线缝制得整整齐齐,默默地放在书桌上。

  初中毕业后,成绩不好的朱德庸到了一个职业高中读书,同学们都是差等生。他开始为自己焦虑,一反常态地认真学习,最后考取台湾世界新闻专科学校。1985年,大学毕业的朱德庸要去服兵役前,接到了《中国时报》的约稿。于是,身在军营的他,心却在画画上,每天一熄灯,他便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偷偷地画。一个月后,《双响炮》问世了。

  当朱德庸服完兵役回来的时候,《双响炮》已经风靡台湾了。这本关于男人、女人、婚姻家庭的漫画征服了几乎所有人。大家都在揣测,能揭开一切道貌岸然的东西,把婚姻刻画得如此透彻的人,该是婚恋经历多么丰富、思想多么深刻的人?甚至在许多年过去之后人们还在怀疑,《双响炮》所描写的,是不是朱德庸自己的婚姻与爱情。可实际上,那时的他只是个年仅25岁的“大小孩”,还未碰到现在的妻子。

  朱德庸所有的一切灵感都来源于观察。“当初我画《双响炮》的时候,就觉得为什么人的婚姻这么奇怪,我的父母、朋友、邻居,走在马路上的一对对夫妻,为什么当初爱得你死我活的,结婚后又打得你死我活的。这让我充满了兴趣,其他的很多问题也是这样。小时候的自闭给了我不愉快的童年,在团体中我总是那个被排挤孤立的人;长大后,自闭反而让我和别人保持距离,成为一个漫画家和一个人性的旁观者,能更清楚地看到别人的问题和自己的问题。”

  靠着一双成人尖锐的眼和孩子单纯的心,朱德庸跳出生活的牢笼,每每能看出现实的虚伪与荒诞,并用情景剧一般的四格漫画夸张地表现出来。《双响炮》的麻辣,《醋溜族》的酸甜,《涩女郎》的青涩,《绝对小孩》的返璞归真……直至如今第二十三部作品《大家都有病》的寻找自我,他篇篇幽默,字字珠玑。复杂的道理变成了一击而中的幽默,人生的悲苦变成了开心一刻,朱德庸创造的,又何止是一张张画呢?

  2000年自己“生病了”

  早在2000年,朱德庸就在构思《大家都有病》这本书,他说最初的原因是自己“生病了”,“那时我非常忙,早上八九点到工作室,电话就没停过,所有人都在找我要东西。我晚上十一二点才能回家,在床上却怎么也无法入睡。一个人躺在那儿,很多事情就会不由自主跑到你脑袋里,你会想这个怎么没做,那个怎么没弄好。一定要躺到沙发上,把电视打开,放一个烂到不能再烂、不能引发思考的片子催眠,才能睡着。”

  最糟的时候,朱德庸甚至想从高楼上跳下去。“有一天晚上,我在工作室加班,那是一个大厦的12楼,已经到了晚上10点多,我却还要把刚画好的漫画复印出来。在复印机前的一刹那,我很想跳楼,因为我觉得没有任何意思。看起来自己的人生好像很成功,所有人都想要你的画,好像每天都过得很忙,有很多事情做,但是你会在灵魂深处问自己,这些到底有什么意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是些什么鬼东西。找想要平静,却停不下来。”

  关键时刻救了朱德庸的是他的妻子冯曼伦。“我太太说自己需要的是一个丈夫,而不是一个赚钱机器。她给我两个选择,停下来或者离婚。”于是朱德庸在事业最巅峰的时候,放下手头的一切工作,带上妻子和孩子出去度假。

  2005年,朱德庸觉得自己好了,才重新拿起画笔。“这些年来,我有时候还是很忙,但是会永远提醒自己,我生下来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为了成功而来的,也不是为了创作而来的,甚至不是为了满足读者而来的,我只是回归到我是一个人,该怎样过我的人生。仅此而已。”

  成功是这个时代的陷阱

  朱德庸以往的作品都会选定三五个主角,新作《大家都有病》没有特定的主角,他把各种人、各种行为都画进作品。“自杀三兄弟”每天为各种理由自杀;“焦虑二人组”是一对夫妻,每天有烦恼不完的事;“OK绷人”全身几乎贴满了创可贴,是个身心都很容易受伤的人;“狂买症”女子酷爱在商场里“血拼”,用铁链都拴不住;此外还有门童、理发师、保镖、心理医生等各种不同职业的人,天天都在上演各种荒谬戏剧。整本书如同一面没有边沿的镜子,映照着这个时代的方方面面。总而言之,你有病,我有病,他有病。掩卷沉思,你会不由自主记起扉页上的那句话:“是我们每个人那颗受伤的心病了?还是这整个时代病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朱德庸:“大家都有病”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