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黑胶皮雨衣的侦探


□ 李一鸣

  看过《佐罗》的观众一定不会忘记阿兰·德龙和他披着的那件黑色的斗篷。这位中世纪的传奇剑侠总是在人类的正义遭遇危机的时刻飞马赶到,并以带着“z”字标记的潇洒一击,令观众体验到正义战胜邪恶的快感。
  若干的世纪之后,在纽约的大街上,也出现了这样一些黑色的人影,他们是我们这个都市里的侦探。但他们已全然没有了佐罗式的黑衣剑侠的潇洒和福尔摩斯式的优雅高贵。他们经常身穿黑色的胶皮雨衣,孤独地徘徊在漆黑阴冷的雨夜中。在他们周围,是一个迷惑着,也诱惑着他们的黑色的世界。这曾是电影史上一道著名的风景;而这些黑色的身影至今仍在银幕上延续。
  穿黑胶皮雨衣的侦探图片1
  
  优雅的侦探家族
  
  “穿黑胶皮雨衣的侦探”是侦探片中的一个独特家族。它源于二战之后,兴起于美国的“黑色电影”。如果说他们与各种侦探小说和电影中的那些“神探”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们更加真实,更加粗粝,也更加孤独。
  侦探片可能是早期电影中能给许多观众带来足够娱乐性的一种电影。当动作和豪华的视觉盛宴还没有成为电影的主导,侦探电影里充满刺激的冒险和缜宙的逻辑推理是可以让观众体验生活的惊险感的,当然更重要的是,那些银幕上的神探们,又无一不是一个能够把世界的秩序重新还给观众的人。
  这一点似乎决定了那些银幕上的大侦探们都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例如来自柯南·道尔笔下,住在英国贝克街的大侦探福尔摩斯,还有克里斯蒂笔下那个胖胖的比利时侦探波罗,都有着足够的欧洲贵族式的冷峻和优雅。其中福尔摩斯更是堪称电影中侦探的鼻祖。自1903年的《福尔摩斯的挫折》起,这位同样披着黑色斗篷的推理大师,共211次被搬上银幕,有75位演员在电影中扮演过他的形象,足见他与电影的渊源之深。回顾一下银幕上的“福尔摩斯时代”(他的电影一直延续到1942年),这种充斥于电影中的智慧型侦探还有同样富于欧洲风味的侦探片“瘦人系列”和充满东方智慧的“陈查理系列”。前者是米高梅推出的充满幽默和喜剧感的侦探人物,其作派尽现出英国式的忧雅;后者则是个生于广州。长于檀香山的中国侦探。他永远彬彬有礼,并不断引用着各种孔夫子式的警句,如“沉默是金,但在警察局除外”,“糟糕的辩解就像死去的鱼,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等等。他的故事前后演绎了40多部,让我们不得不惊异于美国文化的包容性和它的单薄。
  欧洲式的典雅和东方的智慧曾经主导了好莱坞侦探片的文化主流。然而,在20世纪40年代,这一切被突然之间打破了。而这一切似乎是源于两位小说及剧作家哈米特和钱德勒。
  哈米特生于1894年,曾经当过私人侦探,后开始写小说。著名作品即《马耳他之鹰》,曾3次被搬上银幕。钱德勒虽年长于哈米特,却在40年代才进入好莱坞。此时,这两个通俗小说家都在好莱坞任侦探片的编剧。哈米特也是“瘦人”的作者,钱德勒则为希区柯克编剧过《火车上的陌生人》。但他们真正重大的贡献则是为好莱坞创造了一种“黑色侦探电影”。其著名的作品包括《马耳他之鹰》《双重赔偿》《酣睡》《湖上艳尸》等。它们改变了侦探片,甚至改变了传统电影。
  当然,真正改变这一切的是世界的变化。二战之后,战争的压抑和恐怖气氛所激发起来的绝望和虚无主义的情绪,已经导致了公众对人,性和人类社会体制的全面的失望和不信任感。富于理想的古典主义时代渐行渐远,社会道德理念巨变,女性获得了独力面对世界的地位,现实变得更加粗粝和令人不安。福尔摩斯19世纪的理性已不足以面对这个充满巨变的时代。侦探在电影中的角色和视角开始被借用来透视这个世界。连著名作家福克纳也开始加入了侦探片的创作。这其实是美国电影转向现代阶段的开始,而侦探片竟然有幸成为这一潮流的开创者。
  
  谁能照亮这个世界
  
  黑色侦探电影讲述的大都是充满了迷雾一样混乱的犯罪的故事。我们可以看看哈米特·休斯敦(导演)那部被视为黑色侦探片开山之作的《马耳他之鹰》。影片伊始,由萨姆·斯佩德与同伴迈尔斯·阿切尔合开的私人侦探所里,来了一位名叫奥肖内西的神秘女人,委托他们寻找自己的姐姐。随后,阿切尔神秘被杀,斯佩德则发现自己卷入了一伙歹徒追寻一件稀珍宝——“马耳他之鹰”的阴谋活动中。案情扑朔迷离,黑道人物,联邦警探,各色人等你来我往,令斯佩德疲惫不堪地穷于应对。但历经生死之后,那件被所有人垂涎的“马耳他之鹰”竟被发现不过是件赝品。这肯定不是观众所习惯和期待的那种侦探电影的戏剧性高潮,而简直可以说是对传统侦探电影的一次“解构”。
  同样令人“失望”的可能还有这些被称为“硬汉侦探”的新的侦探形象。这些电影中的侦探属于地道的“无产者阶层”。他们大都蜗居于只有一两个人的城市私人事务所中,忧郁,冷酷,孤独,有时甚至不择手段。更重要的是,尽管他们看起来似乎也颇为擅长缜密的推理,甚至不乏果敢的行动能力,但他们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含混的道德立场和经常采用的暴力的方式又使观众时时把他们混同于他们的对手。在《马耳他之鹰》里,亨弗莱·鲍嘉拊演的外表冷峻,道德含混的斯佩德就是这样一种典型的人物(鲍嘉后来为黑色电影中的一位主要明星。他总是穿着一件黑色的胶皮雨衣,叼着香烟,用一种低沉和嘶哑的声音说话),他以一种丝毫不亚于那些犯罪对手的冷酷甚至是暴虐周旋于邪恶和黑暗的世界之间,同时又游离在法律和正义的边缘。他对台伙人阿切尔之死的冷漠,与阿切尔之妻的暧昧关系,以及在奥肖内西诱惑下的意乱神迷,铸就了银幕上第一个“反英雄”侦探形象的特殊个性。他对女性的迷恋致使他的妻子都怀疑是他杀死了阿切尔,而他对财富的渴望丝毫不少于黑道老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