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嫂子”,“我老婆”


□ 吴 迪

编者按:一位中国学者到瑞典隆德大学讲《中国文化与中国电影》,经常听他的课的是四位洋学生,这“四大金刚”都在中国呆过,对中国国情一知半解,经常提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为什么焦裕禄说他是老贫农的儿子,他想继承人家的遗产吗?为什么孔繁森对司机说起自己老婆的时候,不说“我太太”,而说“你嫂子”?革命芭蕾舞剧让漂亮的大腿与野蛮的刀枪共舞,它在表现性与暴力的和谐吗?……在这些奇谈怪论的围攻下,中国学者孤军苦战,以口舌为刀枪,以脸皮为盾甲,使尽全身解数,时而节节败退,时而小有斩获……等待他的是凯旋还是败北?闭卷沉思,答案自得。本刊自今年第3期起至本期止,连续刊载妙趣横生、充满中西方文化碰撞的《中西风马牛:欧洲讲学启示录》一文,敬请关注。
晚上,我到周宇家作客。周宇是我到隆德之后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原来是天津工业大学的讲师,十三年前来瑞典进修,不久在大学的化学实验室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已经入了瑞典藉。他的太太姓邓,娇小玲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按照瑞典的规定,每生一个孩子国家补助一笔钱。有了这两个孩子的收入,邓女士本来用不着工作,可她还是办起了一个中文学校,自任校长。
饭桌上,谈起来我的教学安排,周宇和邓女士都不以为然。
“你给他们讲这种片子干吗?想给他们洗脑吗?他们肯定不感兴趣。”周宇说。
我有点不服气:“他们都是研究中国问题的,我给他们选的都是中国的主流电影,研究中国不了解主流,算什么研究?我是为他们好。他们对《焦裕禄》挺感兴趣,讨论得挺热烈。”
“《孔繁森》和《焦裕禄》《蒋筑英》不一样,它涉及西藏问题,西方人对西藏有一套自己的看法。”
“我倒想听听他们奇谈怪论,知己知彼嘛,要不然,怎么纠正他们的偏见呢?”
“你想通过一部电影就纠正他们几辈子的偏见,谈何容易。他们还会说你有偏见呢。”
“你们这一说,倒提醒我了,等讲完《孔繁森》,我得给他们讲讲《红河谷》———英国人侵略西藏的片子。让他们也学学历史,看看他们前辈干的‘好事’。”
话虽这么说,我对下次的课还是担心起来。
上课那天,托马斯不在。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只要没有他添乱,别人都好对付。要是这堂课上,谁敢再提“焦裕禄是否要继承老贫农的遗产”一类的问题,我就请他看三遍《红河谷》。
正想着,门开了,罗伯特端着一杯咖啡进来了:“我来参加博士论文答辩,在开始之前,当一回中国教授的小学生,允许吗?”
“欢迎系领导光临指导。”
罗伯特朝我点点头,坐在托马斯的位置上。
这位罗伯特教授以研究中共文件版本闻名,在一次国际会议上我见过他。此公在“文革”研究领域造诣精深,声望日隆,其最大的特点就是记忆超群,脑瓜就像计算机,两只灰眼睛就像高清晰度的扫描仪,他对1966~1978年间的中共中央文件烂熟于心,随便你提出哪一篇,他都能马上告诉你文件的编号、主要内容、有几个版本以及毛主席在上面的批示。他还有一大爱好———专门研究人家不研究的问题。在那次会上,他提交的论文是《“文革”与江青更年期的变态心理》。他来听课,我大大欢迎———他的特长在我这里成了特短———他从来不看新时期电影。......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