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蝴蝶为什么尖叫


□ 高维生

蝴蝶为什么尖叫
高维生

如果夜晚没这场雨,我不在书房找一本旧书,我绝不会听到一阵阵尖叫的声音。
雨夜是一艘船承载太多的故事,现实和梦境像数学题,有时如同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有时却无法解题,复杂得要动用多种方法来完成。那种声音折磨我,像一场生死离别的撕扯,我无法摆脱。我不知是什么在叫,也不知为了什么,我所有的行动都是无意识的,脑子里像是画框上绷紧的画布,等待画家的画笔,醮着湿淋琳的颜料,在上面描绘。
我是怀旧的人,不会轻易地替换书房中的东西。写字台前的椅子,我用了十几年,漆皮脱落,露出了木质的纹络,竞面的钉子不时地冒出,刮坏了几条裤子,我有足够的耐心,同钉子斗争,战胜它。我随时注意钉子的动向,它一出头,我就敲进去。钉子像和队伍失去联系的士兵,不一定在哪儿出现,我在写字台边放了一把锤子,像一支武装精良的突击队,专门收拾掉队的散兵。我突然被绊了一下,手扶芜子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向书架上望去,一个落满灰尘的塑料袋子和我的目光相撞,像两块火石,碰撞出耀眼的火光。我踩在凳子上,不费力气地拿下塑料袋包裹的盒子。一股灰尘钻进了我的嗓子里,没等我来得及往外吐,它就急匆匆地钻进肺中,像躲进密林深处,我无法寻找目标。灰尘像画料染满手指,抖都抖不掉,灰尘漫散时间的气味。书房的窗子只是每天清晨敞开,白天窗帘不打开,免得阳光和灰尘伤害书。我怎么也未想到密封的书房,会飘进密集如风的尘土。脱去塑料袋,露出了红缎面的盒子,不用打开,我就知道谜底了,困扰我的声音从速儿发出的。它像河水的源头,不断地涌出鲜活的水,一层层地推动着水流向远方。

这是旅游纪念品,是二○○五年十月我去四川开笔会,在夹江买的蝴蝶标本。十几只珍稀的蝴蝶标本,大小不同,品种不同,都是生长于峨嵋山上的蝴蝶。它们展开翅膀,渴望辽远的天空。没有风声,没有清新的空气,更没有绵延起伏的山冈,失去生命的蝴蝶,像一座座美丽的墓碑,让人们有了一种尊敬。“高山绢蝶”薄如绢丝,翅膀上记载着一个个纯真的童话,湿润的山野之风,拈开一页,细细地读来。故事中的主人公,向他们讲述真善美和假丑恶。“大银豹蝶”像孤独的侠客,在深山老林中穿行,它一身迷彩的衣裳,适应行走山野,充满了雄性的勇敢。“傲白蛱蝶”是林中的仙女,眉目传情,歌声使叶脉上的露珠翩翩起舞,敬献给天地之神。如今蝴蝶被不同型号的大头针,自蝴蝶的胸背插入,钉在一块淡绿色的泡沫板上,成了家中的装饰品了。
我是在夹江古街发现蝴蝶标本的,去夹江我是纯粹的游玩。大渡河是红色的政治时代,在我心灵中留下的一缕根茎。它并没随时间而消失,像一粒种子,稍有湿度就拱动一下,一点点地生长。我上小学时的学校历史悠久,是那座城市的骄傲。我上课的教室,窗外有一片杨树林,杨树林边是一条铁路。笨重的车头,喷着浓重的黑烟,拉着一串车厢在铁路中奔驰,每天听到火车的汽笛声。班主任教语文课,口才特别好,善讲故事,枯燥的课文让她讲得绘声绘色。“飞夺泸定桥”一课,情景交融,很多年后还清晰如昨天……大渡河在我心中变得神圣起来,是我少年的一个梦想,我在作文中写道:“有一天,我一定要去大渡河……”阳光灿烂的日子,我来到大渡河,大渡河少了英雄的色彩,像吃饱了的巨兽,懒洋洋地在城市边走过。一只只漂流的船只,像它身上栖落的昆虫,显得微不足道。
进入景区前有一条老街,不长的街道,两旁的店铺大多木质结构,被风雨淋得陈旧,从纹络中辨出时间的痕迹。在巷道像走在黑白的影集中,过去的日子凸现眼前。我在一扇镂花的窗前,看到大寿字包围在盘绕的花卉中。精美、娴熟的刀法,并没随时间变老。木建筑充满了传统文化的神韵,除非一场灾难的降临,消灭掉它。在街的尽头,有一家不大的店铺,不是老式的木建筑,而是砖瓦和水泥的混合体,门前的柜台,竖着蝴蝶标本的镜框,十几只欲飞的蝴蝶迷得我止住脚步,不再往前走了。长这么大,我没见过这样多的蝴蝶,有的蝶是世界珍稀品种,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好多的蝶名,巴掌大的蝶,我从没见过。在我家乡的东北,只见过小小的白蝴蝶、黄蝴蝶在菜叶上,在大地上飞翔。蝴蝶野草一般的普通,没大名气。我和高淳海挥舞着衣服,嗷嗷地叫喊,四处追赶蝴蝶。老板是中年妇女,说一口乐山话,我几乎没听清她说什么,从手势中我明白,她一定在说蝴蝶的漂亮。高淳海这两年在四川学会了川话,我注意着他们的对话。我们还要爬山,没多停留,离开了小店,蝴蝶的标本像长着一双小手,拉扯着衣服,不让我们离开。
这不是旅游的季节,游人稀少,佛岩山路上的石台级,曲曲弯弯,像一条昴起头的蛇,向山顶延伸。高大的亚热带植物的叶子,有点夸张地放大,这和北方的植物区别很大。突然一只大蝴蝶在眼前出现,蝶的翅膀像京剧中的大花脸,我和高淳海认出了它,在店中记住了它的名字“柑桔凤蝶”。在山野中没有年龄的大小,只有快乐和愉悦,遇到了刚结识的蝴蝶,人激动得忘形了。“柑桔凤蝶”引着我们在山路狂奔,转眼间它消失在密林中,没来得及说一声“再见”。一会儿,又有一只出现,我们叫不出名字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6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