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全球化时代香港动作片对好莱坞的冲击


□ 刘文峰


21世纪世界电影格局充满了戏剧性的变化和错综复杂的矛盾。我们一方面看到的是好莱坞的无孔不入和甚嚣尘上,另一方面看到的是区域电影的不断混合融通以及突新求变。一个崭新的影像混同的时代即将或者说正在来临。单纯的将这种电影文化上的混同曲解为好莱坞的全球化战略的大功告成,似乎有些过于简单和卤莽。21世纪的地球是一个文化全球流动的世界。全球文化以族裔、技术、金融、媒体和意识形态五种不同的文化景观飞速流动。这使得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广度剧烈地变化着。电影作为一种媒体景观在这个剧烈变动的年代里也表现出视觉语言杂合的强烈特征。这样就意味着很多国家、民族和地区的电影不可避免地面临着内部的反动和外部的迫压。即使是好莱坞依然无法逃避这样的命运。无论是遵循文化产业的市场规律,还是电影美学探索的发展轨迹,乃至于人们喜新厌旧的本能冲动,电影的视觉语言的革命性变化都迫在眉睫。而此时香港动作片强烈视觉语言表现力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成熟的阶段,全球化时代的“文化人力国际新分工”也为好莱坞提供了大量的香港电影人才。尤其在近些年的好莱坞之中,香港电影人逐渐获得了美国主流社会的认同。具有浓郁的香港功夫片视觉语言特色的好莱坞动作片在北美乃至全球大行其道。这种现象甚至被某些西方学者指认为美国文化体系混同合一海外文化的重要例证。在弗雷德里克·杰姆逊的论述中吴宇森的电影同武士道精神、南部非洲音乐、泰国风味的食品一样都是美国体系成功地吸收海外异国因素获得普遍性和全球性的成功范例之一。这种电影视觉语言上的互相渗透,是否真正就是好莱坞文化的又一次同化战略的成功呢?本文有意来梳理这次电影视觉语言撞击的文化脉络,并凸现这种全球化时代下的电影文化互渗所带来的视觉语言的革命性变化,及其产生的重要影响。

香港动作片之漫漫西征路

香港动作片一直以一种强烈的类型化风格展现在全球观众的面前。在乌利希·格雷戈尔的著作《世界电影史(1960以来)第三卷下》就十分严肃地谈到了香港电影尤其是动作片给世人留下的深刻的印象。“香港电影以一种非常特殊的样式打进了欧洲市场。这就是远东的战争片和武打片。这种样式的影片是根据简单的,情节雷同的模式制作出来的,其主人公都是一些在剑术、拳击和武术方面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高超本领,简直是战无不胜的英雄。影片的剧作结构和人物、环境、情节常常只是用来陪衬表演的相当技巧的,节奏极其迅速的武打和动作场面,经常可以看到超现实主义镜头……60年代的香港电影大部分还是地道的中国传统式样(专家认为香港电影是从中国电影早期流派中派生出来的);而70年代的电影则越来越简单化,越来越模仿美国和意大利的模式。然而,有的评论家把香港电影情节雷同、单纯视为优点;他们称道这些影片的‘视觉语言表现力’。”当时人们就已经开始注意到香港动作片中特有的视觉语言风格。但是这种注意力很大程度还仅仅是集中在文化交流的猎奇心理之中,并没有深刻地认识到这种视觉语言风格的动作所具有的电影美学价值和市场潜力。
所以早期很多香港电影人试图以动作片(更加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功夫片)闯入好莱坞时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冷遇。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李小龙的西行之旅。在美国李小龙凭借在长岛举行的全美空手道大赛中力战群雄获得冠军而声名大噪,但是在好莱坞李小龙却屡屡碰壁。虽然好莱坞的制片商欣赏李小龙的功夫绝技,但是始终不认为这能够给他们的动作片带来多大的新意。所以李小龙在好莱坞一直只能在一些电视剧中出演配角或者是出任武术指导。即使李小龙在《青峰侠》、《盲犬神探》这些电视系列剧中所扮演的配角给当时的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好莱坞也依然坚信替身演员加特技效果和镜头快速分切制作出来的动作片要远胜于李小龙一个人的功夫表演。直到李小龙在香港拍摄《唐山大兄》一片一举成名之后,好莱坞才真正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一座金矿。可惜的是不久后李小龙英年早逝,具有香港风格的好莱坞动作片也随即风流云散了。
在二十世纪整个六七十年代,香港的动作片尤其武侠片极为兴盛。不仅仅产量巨大,而且也出现了不少具有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的导演。胡金铨和张彻二人可谓其中的翘楚。尤其是胡金铨执导的《侠女》一剧还获得了戛纳电影节的最高技术成就奖。但是那时的香港动作片对于好莱坞而言只是一种远东文化景观,好莱坞远远还没到汲取香港动作片风格的时候。80年代成龙多次远赴好莱坞,希望将自己个人风格的动作片带到好莱坞。但是经过了《炮弹飞车》和《杀手壕》这样惨痛的失败教训之后,成龙乖乖回到香港开创自己的电影事业。
直到90年代初,香港电影的动作片类型已经发展到一个臻于完善的境界。无论是成龙的功夫喜剧,徐克的古装武侠剧还是吴宇森、林岭东等人的枪战动作片都具有自己独特的完美的风格特点,尤其是视觉语言的表现力上达到了一个巅峰的时代。此时吴宇森在1993年应好莱坞制片商的要求赴美国拍摄了他的第一部好莱坞作品《终极标靶》 (Hard Target)。徐克、林岭东等香港导演也先后飞赴美国拍片。但是首先在好莱坞打开局面,突破好莱坞主流电影的冰封外壳的还是吴宇森一人。吴宇森在《终极标靶》(Hard Target)之后又拍摄了《断箭行动》(Broken Arrow)。虽然这两部电影是中规中矩的好莱坞动作片,并没有吴宇森个人风格尤其是香港动作片风格的太多痕迹。但是这两部电影使得好莱坞认识到香港电影导演依然有能力驾驭好莱坞的大制作,并且能够掌握好莱坞的叙事语言和影像风格。于是吴宇森在好莱坞拥有了更大的自由。1997年吴宇森执导了堪称好莱坞顶级制作的大片《变脸》(FaceOff),这部影片中无论从叙事结构还是人物造型来看都成了吴宇森风格的一次大展示。尤其是影片中许多令人心醉的动作场面,改变了好莱坞人对动作电影的看法。影片中最大的特点就是对暴力的解剖。在《变脸》(FaceOff)中吴宇森发挥了他在香港拍摄《英雄本色》和《喋血双雄》等影片中积累起来的视觉语言处理手法,从美学的角度变换时空,把动作和过程分拆后重新组合延长或者压缩,使其节奏发生改变,是蒙太奇在瞬间应用的极致。一般情况下摄影机拍摄速度时为每秒24格,但他在实际拍摄中除了使用正常速度外,还会在其它角度以每秒60格甚至120格的速度拍摄,从而使动作的精确和细腻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吴宇森的《夺面双雄》(FaceOff)不仅仅使得他自己获得了好莱坞的广泛认可,同时也给了好莱坞许多新的发现。好莱坞开始认识到动作演员不一定需要像史瓦辛格那样的肌肉猛男或者是尚格云顿那样的特技演员,即使是尼古拉斯·凯奇这样经常饰演癫狂型人物的性格演员也能够胜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