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规则人生 [原载《小说界》2012年第5期]


□ 滕肖澜

  朱玫接到姐姐朱慧那个电话时,就隐隐猜到了是什么事。

  半小时后,她到了姐姐那里。姐夫高怀德也在。叮叮在睡午觉。姐姐为她冲了杯咖啡。其实她从不喝咖啡的,会胃疼。但她还是礼貌地拿起来,喝了一口。明明是在自己家,姐姐和姐夫神情却都有些拘谨,对着朱玫,像做错事的学生对着老师。

  “玫啊,”朱玫从来搞不清姐姐叫的到底是“玫”还是“妹”,”叮叮——”

  朱玫脸上带着笑,一颗心却提起来,看着姐姐的嘴。正如眼睛看到的东西会有叠影,此时此刻,姐姐嘴里说出来的话,也有叠声。一个字套着一个字,听着头晕。

  “叮叮——要不就给我们吧。”姐姐终于把那句话说出了口。

  朱玫感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嘣”的一下,断了。她努力不让笑容暗淡下去。这是个微妙的时刻,如果不笑,那就是准备翻脸了。可如果笑得太灿烂,那姐姐也会担心她是不是疯了。人家要的不是钱,不是东西,是叮叮——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是她身上掉下的肉,她的宝贝。朱玫觉得脸上肌肉有些僵硬,如果手头有面镜子,她很想看看此刻自己的表情,会是怎样一副怪腔。

  “哦——好啊。”朱玫故作轻松的声音,听着别扭极了。

  姐姐走上前,激动地与她拥抱。她能感觉到姐姐把眼泪鼻涕都擦在她衣服上。其实哭的应该是她,但她一点儿也哭不出。堵住了。半晌,她机器人似的,举起手,在姐姐背上拍了两拍。

  过继手续很简单。姐姐和姐夫都年满三十,有医院开具的不能生育的证明,收养的又是三代内同辈旁系血亲。所以很顺利,半小时就完成了。朱玫在“送养人”一栏签字的时候,手有些抖,心头刹那间空了一块。放下笔,瞥见姐夫不易察觉地舒了口气。公证人对双方说了些例行公事的话,朱玫一句也没听进去,耳朵嗡嗡的。

  叮叮只有四岁,所以不用到场。走出民政局大门,朱玫想说回去再看一眼儿子,忍住了没开口。刚签完协议,眼下是个敏感的时刻。姐姐是亲的,姐夫却是外头人。不会生孩子的是姐夫,老实巴交的本地人,没有子嗣是要命的,何况还是男人那方面有问题,更是了不得的事。朱玫知道这事其实是姐夫的主意。她是个不够尽责的母亲,考研这半年,叮叮基本上是姐姐领着的,出钱出力,比亲生母亲还到位。朱玫觉得,是自己一步步把儿子送入了姐姐姐夫的怀抱。这份收养协议,说到底,完全是水到渠成。

  “带着孩子,你这辈子再找男人就难了。”

  那天姐姐和她谈时,把这个理由放在头里说。是将她的军。姐姐知道她的个性。单亲母亲,含辛茹苦独自把儿子带大,然后自己被岁月磨得失去光彩,转眼垂垂老矣——这不是她朱玫的风格。她是想活出些滋味来的。若不是这样,当初也不会跟了老赵。老赵比她大了二十多岁。她原先是想,有了孩子,尤其还是个儿子,这辈子应该无虑了。现在想来,她其实是有些冒险的,证都没领,便把叮叮生了下来。她原以为老赵是钻石王老五,谁知钻石倒是钻石,王老五却早不是了。他的原配在浙江某个地级市稳稳当当地过着日子,加上他分布在各个城市的女人,他一共有五个女儿六个儿子。所以,儿子对他来说也不稀奇。这一切,都是老赵死后,才清楚的。追悼会上,老赵的原配气势汹汹地杀到,皇后娘娘般威仪无限。她被打得措手不及。水晶棺里放着老赵生前的一套衣服。他连人带车跌进海里,葬身鱼腹,尸骨无存。浙江人到底还是老派,看在儿子的份上,她拿到了五十万。相对那上亿身价,五十万只是个零头。她跟了老赵五年,平均下来一年十万。朱玫都有些想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