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仪乐山


□ 蒋乐仪

  说不出什么缘故,对于乐山,我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这种感觉仿佛与生俱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不但没有消磨掉,反而越来越浓烈,就如陈年的醇酒。终于有一天,我走进了乐山。
  我是在接近黄昏时分登临凌云山的。
  凌云山,旧称青衣山,隋唐时就已成为著名的风景区和佛教圣地。山并不高,但地势突兀,俯瞰三江。山上绿树葱郁,幽雅静谧,时而有清脆的鸟鸣传到耳边,拨动心中的琴弦。顺着曲曲折折的山径攀缘而上,不多久,便来到了与乐山大佛齐头高的凌云寺。
  凌云寺给我深刻印象的是它的幽静。由于已近黄昏,熙熙攘攘的参观人群大多已离去,难得的一块开阔的山顶平地上,剩下的只是灿烂的斜阳,树木拉长的阴影,斑驳古老的墙壁,寂静幽深的庭院。抬头仰望,是菩提树婆娑的枝叶,袅袅升起的,是一缕一缕幽幽的清香。凌云寺创建于唐代,历代多有兴废,我们见到的是明清时期的建筑,有天王殿、弥勒殿、大雄殿、藏经楼等。
  现在,大佛就在我的脚下。
  大佛的正前方,是激流汹涌的宽阔的江面。从青海果洛山东南麓奔腾而来的大渡河,从四川中部宝兴县北奔流而来的青衣江,从岷山南麓匆匆赶来的岷江,在凌云山前汇成一体,形成浩浩荡荡的一股激流。此刻,斜阳照射在水面上,急流反射出耀眼炫目的光芒,远处的沙滩和树木烟波浩淼,呈现出水墨画般的悠远意境,远远的水面上,有水鸟在翻飞翱翔。
  俗话说,“无山不刚,无水不柔”,而这两者,在凌云山集中体现出来,这动的水和静的山,构成一幅和谐而壮美的山水长卷。
  抓着扶手,沿着“之”字形的一条凿于悬崖边的陡直小路,一步一步下到大佛的脚边,终于看到了完整的大佛。
  站在大佛的脚下,我想,每个人的灵魂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受到一种颤栗。与大佛相比,人仿佛只是它脚下的蚂蚁。据资料介绍,大佛总高71米,肩宽28米,头顶可放置一张大圆桌,脚背可坐百余人。人说“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果如其然。
  大佛临江危坐,面临碧波,双耳垂肩,两手扶膝,神态从容而坦然,它那双眯缝的双眼,看穿了一千三百多年的云烟,看淡了人间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这尊世界上最大的石凿弥勒佛像,传说是唐代时由凌云寺的海通和尚发起建造的。然而,翻遍史籍,关于海通的记载却很少,我们今天只知道他是贵州人,在唐开元年间,只身徒步千里来到嘉州,也就是今天的乐山。初到凌云寺时,海通应该还是一个年轻人,他经常看到,由于三江汇流之处水势异常险恶,来往舟船经常舟毁人亡。那些百姓的哭号,时常飘浮在他耳边,那些朝江中抛洒的祭物,时常浮现在他的眼前。
  佛门子弟,慈悲为怀。年轻的海通睡不着了,他一定失眠了。失眠的滋味是很难受的,他一定在苦苦地思索:该怎么样才能化解眼前的灾难呢?
  熬过不知多少通宵之后,一个念头忽然跃上他的心头:请佛祖来镇住这江中兴妖作怪的孽龙。
  要建一座多大的佛,才能镇住孽龙,为百姓造福呢?海通终于得出了结论,那就是:用整座山来造一座巨佛。
  这是一个多么大胆的设想。海通一定被自己的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震慑住了,他一定被自己这个石破天惊的想法激动得热血沸腾。
  要实现一个宏伟的计划,必定要付出巨大的牺牲和努力。接下来,海通用异乎常人的坚韧、勇气,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一切艰难困苦,花了数年的时间,踏遍千山万水,到各地募集建造大佛所需的巨额资金。
  在漫漫的旅途中,在严寒酷暑交替中,在孤独无助的岁月里,海通迈开脚步,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目标,一步一步走近自己心中的佛。这个过程是漫长的,然而这样一种幸福也是漫长的,所有的艰苦卓绝都化做了一种甜蜜,试想想,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更幸福吗?还有什么比能为一方百姓造福更幸福吗?我敢说,被海通的真诚所感动的,不光是当时向他慷慨解囊的那些施主,还有隔着一千多年时光的我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08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