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放场电影过个年


□ 王 涛


那年,我还是部队的电影放映员。我所在部队的七连是军区有名的施工模范连,常年在茫茫深山里修路、架桥。在弥漫孤寂的大山里,既无电视,又无广播,住的地方也是临时搭建的窝棚,条件相当艰苦。官兵们每天收工回来,身披岩粉末,相互看着熟悉且毫无生机的脸,拖着疲倦的身子跌进窝棚。对于他们而言,山间那块平地里树起银幕看电影的日子就是他们感觉最幸福的时刻,比过年还快乐。这块巴掌大的平地永远是兵们的乐园,也是兵们唯一的、鲜活的话题。由于山路难行我只能十天半月去给他们送一次“幸福”,在他们眼中我是播撒欢乐的使者。

转眼间,春节渐进,太阳收起了笑脸,窗外不紧不慢地飘起了散落的雪花,使上山的路更滑。我暗自庆幸,总算可以围着火炉捧上一杯清茶舒舒服服地过年了。
大年二十九的下午,这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日子。七连指导员来了电话,那语气里有渴盼夹着恳求,虽然电话吱吱啦啦混着杂音,但那声音清晰如昨:“小王,能不能想办法给我们放场电影?如今,工程逼得紧,全连没有一个回家过年的,总得有个过年的气氛吧?”我急了,带着自私和不耐烦的语气说遍“如今山高路滑,车上不去,我拿什么去放?总不能背着去吧?”说到此处,电话那头却透出了兴奋“背?背就背!我派人去背放映机,你来放!”我变得语噎,心里不知是啥滋味,当时的那股难受劲儿就甭提了。满腹牢骚,极不情愿地答应了他。说真的:我真不想出这趟差。
一个半小时后,六个头戴大棉帽的兵气喘吁吁地跑来了。连口气都不歇,扛上电影机就走,我被视为重点保护对象,只让我扛着不到 20斤重的电影银幕。看到他们这般热忱,我心里的闷气也消了好些。我们弓着背往前走,北风吹着口哨为我们送行。天色渐渐黑了,路愈来愈难走,走进山腹更不好玩,路下面就是要命的深谷。并且路面上还结了冰,滑如泥鳅,走在上面让人胆战心惊,每迈一步都小心翼翼。无尽的夜色中,彼此起伏的是战友相互提醒的声音,如走在书中长征故事里。老兵走在前面,打着手电筒为我们照路,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如同摆曳伤翅的萤火。路遥无轻担,那捆电影银幕渐变沉重。汗水渗了出来,紧贴在皮肤上与衣服纠缠着,惹得我不知为谁而怒。唉!大过年的还要这般折腾,在家坐着烤火该多好,我又开始发牢骚。一声脆亮的爆竹声传来,战友们不约止步,啊!过年了!心中涌动一种幸福之潮。另外几个近乎筋疲力尽的战友又精神抖擞起来,这时,密集的爆竹声在黑黝黝的山沟里爆响,那声音如同擂响的战鼓,催着我们的脚步加快。
到了!我几乎虚脱。一看表,乖乖120多里的路竟然走了将近3个小时。让我吃惊的是,都这么晚了,又这么冷的天,竟然没有一个人去睡觉的。指导员和战士们迎了上来,如同簇拥着凯旋归来的英雄走到山间的那块平地。我暗自好笑,为看一场电影如此兴师动众,竟然有如此豪情,真弄不明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