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孤独缘


□ 冉阿丽

  孤独是人心灵的一种状态,无所谓好也无所谓坏,关键是你的心态。积极勇敢地面对,珍惜它,认识它,感受它,享用它,它便是你的一笔财富,相反,怨天尤人,萎靡不振甚至自暴自弃自轻自贱,它便是灾难,是万劫不复的地狱。
   缘是什么呢,佛说,缘就是关系,机会。佛还说,有因就有果,有果必有因。宇宙人生万事万物的种种现象皆在关系中存在和演变的。"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做者是"。缘,看起来事偶然,实际上偶然中存在着必然。一个精明的商人,会比别人有更多的发财机会。莘莘学子,会比别人有更多的深造机会。一个有着浓厚自然情结的人,同一个与大自然打交道的人结为亲密朋友便不足为奇。还有一些人呢,似乎与孤独有缘。比如猎人,比如探险家、思想家,他们遭遇孤独,体验孤独,思考孤独,享受孤独,在孤独中体验和品尝了与众不同的人生况味。
  我大概可算一个与孤独有缘的人。(虽然我既非探险家,思想家,也非狩猎者)这缘还要追溯到我的少年时代。上小学时,迷上了五四时期的新文化小说。小说中背叛自己封建大家庭的新女性,成为我心中不倒的偶像:一袭阴丹士林布的旗袍,拎一小巧手提箱,站在甲板上,海风把乌黑的短发吹起,眸子射向未知的远方,一脸的孤傲,一身的圣洁,那情形,羡煞了少年的我。也许在这个时候,孤独的种子,便悄悄地潜入了我心房的某个角落并扎下了根。它不着痕迹,却暗暗地不断地影响着我的生活。
  有婚姻的时候,我同他也是离多聚少,独来独往,常常是一个人购物,出差,旅行。节假日骑着单车饮晨露,沐夕阳,往返于北京各大学校园的课堂之间。那时的我,韶光正好却多愁善感,"念我独兮,忧心殷殷"。孤独之于我,是一件独特而神秘的衣裳,是满足我自少年时代就培养起来的向往孤独的潜意识的一种凸现。印象最深刻的有一次在商场碰到一个熟人,当然对方是成双结对,故对我的形只影单诧异不已。"你怎么会一个人逛街呢?"简直像看一个天外来客。其实对我,再寻常也不过。我甚至还有意识地制造独处的机会。比如,我会在星期天提议他回去看望他的父母,而我留在家里洗衣服;或者留他在家里睡觉,我去逛花市。在一个明朗的假日,一个人浸泡在音乐里,或歪在沙发上读闲书,或突发奇想地给墙换上一幅新画,要么就守望着我那十几盆不甚茁壮的绿色植物,幻想着它能一夜之间使我的阳台变成一个小型植物园,那时候,我生活在我自己营造的精神乐园里。
  走出围城才知道,真正的孤独是内心的孤独,而不在于这个人身处何地。真正的孤独是无法言说的,是从心的底层拱出来并蔓延开去的一种心绪,就像夏日里爬满山墙婆婆娑娑的爬山虎,只要有风和光,便顽强地无可遏止地生长着,寂寞着,攀援着,挡也挡不住。永远是自己面对自己,一天不说话,一个月不做饭,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就像在渺无人烟的荒漠上望着一条望不到头的路。旧的破碎了,死去了,新的还在遥远未知的远方,心灵世界是一片寸草不生的荒漠。春天来了,楼头的蔷薇又抽出了嫩绿的新枝,我想起了白居易的"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那么我的心呢?我那干枯了的心呢?还会拱出绝望的冻土复活吗?还会感受吗?还会像草木花树一样泛出希望的新绿长出茂密的长青树吗?每天早上从梦中醒来,人依旧,情依旧,脑海里便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两句诗,"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我不是嫦娥,也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我只是羡慕朝夕相伴的柴米夫妻。"古来圣贤皆寂寞",我非圣贤,但我却无奈地寂寞着。很长时间,我适应不了角色的转换。尽管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我已经作了足够的精神准备。幽暗的灯影里,我不止一次发问,问自己,也问苍天。情为何物?为什么美好的事物总是那么脆弱,短暂,不堪一击?悲剧是什么?悲剧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就是把已经渗透到每一个生活细节里的丝丝缕缕的情愫、默契永远封存,就是让永不回头的青春岁月里的无怨无悔的投入颗粒无收,除了破碎的心。......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