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兄弟(中篇)


□ 邓学义

■邓学义

  1

  中午,鞭炮礼花弹噼啪响过之后,老太太被请了出来,儿孙们在乐队的吹拉弹唱之中上前拜寿。随后,宾客入席。大家忙着找座位,招呼熟惯的人一起同坐。谦让之后,又都忙着动筷子。院中说笑吃喝划拳碰杯与乐队群声杂混。就这样哄哄扬扬闹到下午四点多钟,赵家最后一批亲朋才吃完告辞。收拾完碗筷杯盘,赵家兄弟二人和村中来帮忙的众人把支在院子上空遮阳防雨的篷布收下来,一折,和桌椅瓷器铝盆锅炉,乱七八糟一起放在了刘旺财出租红白喜事宴席用品的小四轮上。送走帮忙的众人,老大赵家和去跟刘旺财计算租赁费用,老二赵家旺带上用剩下的半箱酒一条烟去了村东的小卖部结账。两妯娌收拾完屋里的茶杯烟灰,就出来打扫院子。院子里支篷布的木棍,搭炉子的砖头,扔得哪里都是,炮屑残菜铺了整整一地。

  寿宴总共开了二十一桌,规模在村中算是中等。菜是依家旺的估算按二十二桌买的,对于大办宴席来说,这基本上就算是正合适,大家都很高兴。因为钱是兄弟二人合出的,剩下的菜自然是两家去分。打扫完院子,家旺媳妇王香莲去喂鸡,让大嫂周金蛾先去分菜。金蛾有些作难,犹豫了一下,先洗干净了两个大铝盆,只往自己的盆里放了一些青菜。香莲回来见了,说金蛾太客气,一家人还用这样,一大盘一大盘的把肉菜往金蛾的盆里倒,说自家人口少,根本吃不了。香莲在这些事上向来大方,金蛾很过意不去,忙拦,说,哪儿能把好菜都拿走,外人知道了还不笑话?咱妈还跟你们在一起呢,你们不吃咱妈还得吃。香莲说,咱妈早吃不动这些了,留点豆腐什么的就行。金蛾就让把一大碗甜糯米留下,说她见家旺的儿子小军正好也挺爱吃这的。鱼还剩下一条,香莲拿起就放进了金蛾的盆里,这次金蛾坚决挡住,说鱼她说什么再也不能拿了,小军就快中考了,给小军留下补补脑子。香莲没推让过,也就放进了自己盆里,对来厨房喝水的小军说,听见了吗,别整天吊儿郎当的,好好上学准备考试,要不连你大妈都对不起。然后让小军去把从宴席上撤下来的那一大溜儿酒瓶里里的剩酒倒在一起,叫金蛾给家和拿回去。金蛾又推让,让给家旺留两瓶。香莲说可别提家旺了,让金蛾拿走的时候用东西包起来,千万别让家旺看见。家和家旺都爱喝酒,但家旺喝起来很少不醉,醉了就爱在家里闹腾。金蛾就笑话香莲还是管教得不严。

  二人说笑着分完,提了暖瓶一起回到屋里,给管收礼记账的村长和村会计把茶壶续满。家和家旺这时也忙完各自的差事回来了,先一起把挂在院中大大的寿字金匾摘下来,抬着挂进母亲住的屋里,然后坐在了村长会计旁边。村长把礼金和账本递给兄弟二人,一共是六千三百二,让他们看一看数一数,说这总是过钱的事情,不能马虎。兄弟二人说着村里的大账都错不了,还能错这点小账,就粗略地看了看账本数了数钱。

  依近年来兴起的新规矩,礼金并不是二人均分,是先根据账本上的名字,分出谁是单跟家和有“礼往”、谁是单跟家旺有“礼往”,把这部分礼金提出来,分别拿走,剩下那些跟两家都有“礼往”的才二人均分。最后,家和分得了三千二百六,家旺分得了三千零六十。然后家和拿出了寿匾、寿炮、牛羊猪鱼肉等等的采买清单和收条,家旺也拿出了烟酒、蔬菜、乐队等的清单和收条。会计接过去,加上家和家的两袋面粉和家旺家的一百二十斤煤炭帮忙给算了算。算出寿宴的总支出是五千九百五十八,其中家和预先支付的是两千八百零九,家旺是三千一百四十九,而按礼金的分配比列计算支出比列,家旺实际只应该承担两千八百八十四块七毛,多支出了二百六十四块三,家和就补给了他二百六十五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