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楼梦》装饰艺术探析


□ 张咏谊

内容摘要:《红楼梦》之所以成为不朽的名著,在于它卓越的艺术成就。书中题材众多的装饰场景可谓五彩缤纷,美不胜收。作者把这些装饰场景的描写巧妙地安插在小说情节里,烘托了人物与环境,与小说的散文性主体部分互相渗透、交相辉映,充满了诗情画意。
关键词:《红楼梦》装饰艺术

《红楼梦》的无尽魅力在于其艺术高度。读过《红楼梦》的人都会发现,书中题材众多的装饰场景可谓五彩缤纷、美不胜收。作者把这些装饰场景的描写巧妙地安插在小说情节里,烘托了人物与环境,与小说的散文性主体部分互相渗透、交相辉映,充满了诗情画意。
我们先以书中第三十五回为例,看看其中装饰色彩的妙用。在这回书中,宝玉央求莺儿替他打几根络子作装饰。“莺儿道:‘汗巾子是红的须是黑络子才好看的,或是石青的才压的住颜色。’宝玉道:‘松花色配什么?’莺儿道:‘松花配桃红。’宝玉笑道:‘这才娇艳,再要雅淡之中带些娇艳。’莺儿道:‘葱绿柳黄是我最爱的。’宝玉道:‘也罢了,也打一条桃红,再打一条葱绿。’”莺儿才打了半截,宝钗来了,“笑道:‘这有什么趣儿,倒不如打个络子把玉络上呢。’一句话提醒了宝玉,便拍手笑道:‘倒是姐姐说得是,我就忘了。只是配个什么颜色才好?’宝钗道:‘若用杂色断然使不得,大红又犯了色,黄的又不起眼,黑的又过暗。等我想个法儿:把那金线拿来,配着黑珠儿线,一根一根地拈上,打成络子,这才好看。’”
以上这段文字谈到汗巾子与络子的色彩搭配,就涉及到两种色彩结构:一种是对比色,大红配黑色或石青,松花配桃红;另一种是类似色,葱绿配柳黄。同时向读者展现了四幅不同配色风格的色彩图案:第一幅是大红配黑色,属于高纯度彩色与无彩色的搭配,色彩效果最为纯正鲜明;第二幅是大红配石青,色彩搭配一冷一暖,对比强烈,庄重艳丽;第三幅是松花配桃红,也属于冷暖色的搭配,但是色彩纯度偏低,所以“雅淡”之中方显“娇艳”;第四幅是葱绿与柳黄的色彩搭配,属于对比柔和、色相相近的类似色,配色效果清雅和谐。
我们再来看作者对人物的装饰描写。第六回书中写到王熙凤:“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秋板貂鼠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在那里,手内拿着小铜火箸儿拨手炉内的灰。”作者从正面描写凤姐的着装,既有桃红、石青、大红等彩色与灰鼠、银鼠等灰色的色彩对比,又有毛质(貂鼠)、珠质(攒珠)、丝质(缎)、皮质(皮裙)等不同材料质感的刻画,装饰效果更是锦上添花,愈显得王熙凤明丽照人。
《红楼梦》对环境装饰的描写也相当精彩。在第十七回中,贾府为迎元春省亲,建成大观园,虽然千金一掷,但从园外看去“只见正门五间,上面桶瓦泥鳅脊;那门栏窗,皆是细雕新鲜花样,并无朱粉涂饰;一色水磨群墙,下面白石台矶,凿成西番草花样。左右一望,皆雪白粉墙,下面虎皮石,随势砌去,果然不落富丽俗套。”“稻乡村”内一派清幽气象,“转过山怀中,隐隐露出一带黄泥筑就矮墙,墙头皆用稻茎掩护。有几百株杏花,如喷火蒸霞一般。里面数楹茅屋。外面却是桑、榆、槿、柘,各色树稚新条,随其曲折,编就两溜青篱。篱外山坡之下,有一土井,旁有桔槔辘轳之属。下面分畦列亩,佳蔬菜花,漫然无际……步入茆堂,里面纸窗木榻,富贵气象一洗皆尽。”贾妃的“省亲别墅”则是“崇阁巍峨,层楼高起,面面琳宫合抱,迢迢复道萦纡,青松拂檐,玉栏绕砌,金辉兽面,彩焕螭头……火树琪花,金窗玉槛。说不尽帘卷虾须,毯铺鱼獭,鼎飘麝脑之香,屏列雉尾之扇”,一派豪华富丽景象。
玩器、古董、字画的使用会使得整个装饰环境显得高贵典雅,充满浓厚的人文气息,这种装饰在书中随处可见。如秦可卿的房中陈设:“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再如探春秋爽斋内的陈设为:“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宝砚、字画、古鼎都是以主人的情趣为标准,一几一案,一瓶一盘,以至插花、小装饰品,充满传奇色彩的古玩,有效地提高了装饰的档次,并且丰富了文化内涵。
在书中还穿插了一些装饰居室的小插曲,看似信手拈来,实则匠心独具。在第四十回中,贾母携刘姥姥及众人游大观园,先到了黛玉居住的潇湘馆。贾母因见窗上纱的颜色旧了,便说道:“这个纱新糊上好看,过了后来就不翠了。这个院子里头又没有个桃杏树,这竹子已是绿的。再拿这绿纱糊上反不配。”在凤姐的提醒下,又与众人谈到“颜色又鲜,纱又轻软”的纱料“软烟罗”,并提议“明儿就找出几匹来,拿银红的替他糊窗子”。读者可以想象,潇湘馆内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翠竹掩映、苍苔铺路,大面积的绿色背景,配上一扇霞影般的银红色小窗,真可谓是“万绿丛中一点红”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