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看船


□ 哨 兵

1

天刚煞黑,江船掌灯时分,耸在外滩四周那几盏顶天的射灯就会颤晃晃地亮起来,把整座广场照得如同白昼。但是,那种颤晃晃的光亮总会给那些呼号的、谈笑的、吵架的、休闲的、恋爱的……全都罩上一张张古怪的面具,乍看去,人脸就如同荆州花鼓戏里小丑,总抹着层惨白的粉霜;而眼眸和牙齿却像荒野里飘忽不定的鬼火,泛出绿森森的萤光来,假如冷不丁遇上了,心里不由得会一阵阵发紧,发懵。不管怎么比方,把外滩广场称为搭建在县城外失控的马戏团是再准确不过的了。那些穿梭在人缝里叫卖莲蓬、瓜子或冰激凌之类小吃的小贩们,还有那些从黄昏时分起就开始练习倒退走路的人们,怎么看都是些大摇大摆的土拨鼠,行迹可疑而又行色匆匆,让人一下子弄不清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又将钻到哪里去。而那座充气的塑料城堡上爬满儿童,在人潮攒动的广场上颠簸着,守望在远处的母亲们,会突然呼唤起孩子土得掉渣的乳名,这种嘶哑的惊扰之声恍如惊鸿的惨叫,穿透那种颤晃晃的光芒后,又会混入黑沉沉的江涛里,归于虚无。
半年来,哲敏对这种亮得瘆人心魄的光芒,总怀有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恐惧。哲敏老是担心,那光芒要是再强那么一丁点的话,藏掖在他心里的那丁点儿心事,会不会让广场上溜达的市民们一览无遗呢。不过,哲敏并不能说清楚自己心里到底掖藏着什么,反正,哲敏总觉得有点儿什么东西堵在胸口。从妻子筱蓓离开家门的那天起,快两百天的日子了,哲敏总是这感觉,怪怪的。而今夜,此刻,让哲敏更觉心慌气短的是,为等候那艘江豚号豪华游轮,他半撑下巴,上身微蜷,窝在这张石凳上三个多小时,四肢麻木的,都快蜷窝成广场上的一只仿真人垃圾筒了,却还是不见游轮的半点影子。哲敏头脑—片空白。哲敏拿不定把握,是走,还是留下来继续等下去。的确,哲敏一动不动僵坐着的样子,连广场上溜达的市民,也要忍不住扭过头来盯看他几眼,心生出些许疑窦。
这人傻巴巴地坐在江边,搞么事呢?
看起来,今夜的江豚号似乎不会经过县城了。江豚号总是在六点左右驶过外滩广场,无论溯流而上还是顺流而下,都是这样的。可是现在八点将至,江面上除了无边无际的昏黑,就是令人晕晕乎乎的夜船灯火。游轮是失事了,还是停航了呢?哲敏瞅着黑黢黢的江面找不出江豚号晚点的原因。总之,他始终无法像往常划写“正”字那样,在黑色封皮的笔记本上添加上代表江豚号的那一横。
事实上,哲敏用划“正”字的方式准确记录黄昏时段过往县城的江船数,倒不是有广场退休老人们的闲情,也没有恋人们的那份浪漫,更不是受航运部门派遣着手统计过船量。哲敏下班后独自看船的嗜好,是从妻子筱蓓南下深圳打工后才养成的。筱蓓在县花鼓剧团唱花旦,无论身材、长相,还是气质,都属于那种让男人瞅上一眼就会产生幻觉的女人。可是年初剧团解散后,花旦却不顾哲敏的反对,孤身一人离开县城进了一家外企的公关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