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尖叫的豆芽


□ 吴克敬

  铁皮制作的窑院大门,这时候“吱哇”叫了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是豆饼儿呢,他用头把门顶开一道缝隙,像个小毛贼一样,溜进院子,溜到了奶亲住着的屋子,偎在了奶亲的身边。

  慈祥的奶亲,那时抱着她的老母鸡,用手极为温情地认着。好像是,奶亲的眼睛就长在她的手指肚儿上,在母鸡的屁股上认一下,说是这只母鸡有蛋了,过一会儿,这只母鸡就一定能生出一只蛋的。不过呢,这只麻杂色的老母鸡不会下蛋了,奶亲也没说这只母鸡要生蛋。因为奶亲已经认准,这只老母鸡忌蛋了。所谓忌蛋,就是老母鸡停止了生蛋,而要孵鸡崽了。瞎眼的奶亲,是很理解老母鸡的这份情意的,她在认着老母鸡时,嘴里嘟囔着说,好吧,你就歇下来,给咱孵一窝小鸡崽吧。奶亲的话不是白说,豆芽儿看见,就在奶亲的窑炕脚底,有只铺了败草的藤条筐子,放上了一窝鸡蛋,只等老母鸡卧在筐子里,抱着鸡蛋孵鸡崽了。

  豆饼儿往奶亲身边一偎,奶亲就把老母鸡推出去了。奶亲给老母鸡说,到窝里孵鸡崽去。老母鸡呢,就很听话地下到窑炕脚底,步人放了鸡蛋的草筐,很小心、很温暖地把鸡蛋全都抱在它的翅羽下,神情安详地孵着了。

  推开了老母鸡的奶亲,自己却又像个老母鸡一样,把豆饼儿揽进怀里,像刚才认着老母鸡一样.也认起豆饼儿了。豆饼儿也是,偎在奶亲的身边,很是享受地让奶亲的手认着,无声无息,只等豆芽儿把饭做好,再端过来,供他和奶亲,一人一口地吃用了。

  其实呢,豆饼儿还长豆芽儿一岁,是豆芽儿的哥哥,虚岁都17了。可豆饼儿是个儿娃子,在奶亲的身边,就不用做家务。豆芽儿呢,她是女娃子,在奶亲的身边,就得做家务。陕北山沟沟里的规矩,不独他们沟河村,不独他们家,都是这个样子,打小起,儿娃子是不屑伸手家务活的。是这样,豆饼儿不做家务习惯了,豆芽儿自觉操持家务也习惯了。

  隔壁的厨窑里,锅盖碰着了锅沿,勺头磕着了碗边,筷子砸着了碟沿……初中三年级的学生豆芽儿,忙活出一片杂乱的响动。从那一片响动里,倏忽钻出脸上挂着细汗的豆芽儿,她的手上端着一个长条的木盘,木盘上搁着两碟小菜,一碟苦苦菜,一碟酸豇豆,都是山野之中的出产,豆芽儿放学回家的路上,脚拐一下,就能采来一些回家,择净了,氽进滚水里翻个身,捞出来,撒上盐,泼上醋,就是很好的下饭菜了。紧靠两碟小菜的,是两只黑瓷大碗,碗里盛着的,就是下了洋芋疙瘩的碎糁子。

  不稀不稠,豆芽儿把一家人的晚饭做得有模有样。

  奶亲闻到了晚饭的香味,但奶亲没有理会豆芽儿端来的晚饭。那是因为,仔细认着豆饼儿的奶亲,从豆饼儿身上认出问题来了。

  奶亲说了,声音是忧伤的:豆饼儿,告诉奶亲,你遇到甚事了?

  偎在奶亲身边的豆饼儿,看上去是乖顺的。这可不是豆饼儿的做派,他啥时候乖顺过,简直像个野人。而今天,从推开窑院的铁皮大门进来,到偎在奶亲身边的模样,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很显然,因为奶亲的手窥破了他内心的秘密,他脸上变着颜色,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一阵红,一阵白。但他一定是要抵赖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