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弥不弄羌”考


□ 杨 铭

  《新唐书·吐蕃传》载有“昨弥不弄羌、党项”一段文字,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对该段文字的断句或解释有好几种观点,有断句为“昨弥、不弄、羌、党项”的,也有断为“昨弥、不弄羌、党项”的。笔者通过对唐代汉文文献的考证,证明只能断句为“昨弥不弄羌、党项”,并首次在敦煌古藏文文献中发现了与“弥不弄羌”对应的vBrom khong一词。其中,vBrom与“弥不弄”即“白兰”是一种稳定的对应关系。这就澄清了学术界长期以来围绕“昨弥不弄羌”断句、“弥不弄羌”(即“白兰羌”)藏文对应词而产生的歧义。
  关键词:弥不弄羌 白兰 吐蕃
  作者杨铭,西南民族大学博物馆研究员。地址:成都市,邮编610041。
  
  一、究竟是“弥不弄羌”还是“昨弥、不弄、羌”
  
  唐开元十六年(728),吐蕃边吏曾致书唐朝边将,言双方和战关系。中华书局“二十四史标点本”《新唐书·吐蕃传》刊载这封信的汉译文是:“论莽热、论泣热皆万人将,以赞普命,谢都督刺史:二国有舅甥好,昨弥不弄羌、党项交构二国,故失欢,此不听,唐亦不应听。”其中,“弥不弄羌”、“党项”一句的下划线为标点者所加,也就是说,标点者认为“弥不弄羌”和“党项”是吐蕃来信中提到的两个民族或部族。
  对此,陈宗祥教授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他在上世纪80年代初撰写的《试论格萨尔与不弄(白兰)部落的关系》一文中,把“昨弥不弄羌、党项交构二国”一句标点成“昨弥、不弄、羌、党项交构二国”,并指出“不弄”即“白兰”,其藏文对应词就是《格萨尔王传》中Phrom。参见陈宗祥:《试论格萨尔与不弄(白兰)部落的关系》,《西南民族学院学报》1981年第4期。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任新建教授在《白狼、白兰考辨》一文中,讨论白狼与白兰的渊源、地望及其相互关系,将上引《新唐书·吐蕃传》的这段文字标点成“昨弥、不弄羌、党项”,这里就出现了三个民族或部族。同时,任新建教授也持“不弄”与“白兰”对应的观点。参见任新建:《白狼、白兰考辨》,《社会科学研究》1995年第2期。
  如此,《新唐书·吐蕃传》这段文字由于标点不同,出现了三组称呼不同的民族或部族,就是:“弥不弄羌、党项”,“昨弥、不弄羌、党项”,“昨弥、不弄、羌、党项”。那么,该段文字究竟应该怎么标点?这些称呼在唐代究竟是指哪些民族呢?
  其中对“羌”的考释是一个关键,而“羌”在唐代无疑是有的,如:《新唐书·郭子仪传》记载,大历九年(774)郭子仪上书曰:“今吐蕃兼吞河、陇,杂羌、浑之众,岁深入畿郊,势逾十倍,与之角胜,岂易得邪?”又,《旧唐书·吐蕃传》贞元三年(787)载:“吐蕃率羌、浑之众犯塞,分屯于潘口及青石岭。”同年,《新唐书·吐蕃传》载,吐蕃攻汧阳、华亭(今甘肃华亭一带),掠“男女万人以畀羌、浑,将出塞,令东向辞国,众恸哭,投堑谷死者千数”。
  这里“羌、浑”并举,根据《旧唐书·吐蕃传》所载广德元年(763)“吐蕃以吐谷浑、党项羌之众二十余万,自龙光度而东”,《新唐书·吐蕃传》永泰元年(765)所载“怀恩不得志,导虏(吐蕃)与回纥、党项羌、浑、奴剌犯边”等来看,“浑”就是“吐谷浑”,“羌”主要指“党项”或“党项羌”。这里尚可举《资治通鉴》卷221载:上元元年(760)“党项等羌吞噬边鄙,将逼京畿”;《册府元龟》卷671载:开成中(836-840)王宰任盐州刺史,“好以法临党项,羌人不安”等例来说明,“党项”在唐代习称“羌”,文献中多称“党项羌”;如果是“羌、浑”并举,那其中的“羌”往往是指“党项”。因此,唐代文献中一般不单称“羌”,即或单称也有所指;或在“羌”之前冠专有名词,如《新唐书·党项传》之“白兰、舂桑及白狗羌”,《资治通鉴》贞元九年之“剑南西山诸羌”云云。
  这么一来,陈宗祥教授标点的“昨弥、不弄、羌、党项”中,因为“党项”就是“羌”之大类,故“羌”不能单列,应属前作“不弄羌”。而“昨弥”一词,除了能与汉代文献中的西南少数民族“笮夷”产生联想以外,笔者检索唐代文献,目前尚未找到一个被称作“笮弥”或“昨弥”的民族。周伟洲教授曾在《多弥史钩沉》一文中提出“昨弥”即多弥,但未加以论证,故不采用。参见《民族研究》2002年第5期。因此,笔者认为这里的“昨”为时间介词,是“此前”的意思,“弥”应后属读“弥不弄羌”。所以,我们在引用这一段文献时,还是应该认同中华书局标点本的断句,读作“弥不弄羌、党项”。
  
  二、弥不弄羌的藏文对应词就是vBrom khong
  
  国内学术界最早考虑“弥不弄羌”藏文对应词的是王忠先生,他在《新唐书吐蕃传笺证》一书中,提出“弥不弄羌”可能就是党项的藏文译音“弭药”的异译。参见王忠:《新唐书吐蕃传笺证》,科学出版社1958年版,第8、140页。但这显然是不能成立的,因为《新唐书·党项传》说,党项因吐蕃侵逼,“请内徙,始诏庆州置静边等州处之。地乃入吐蕃,其处者皆为吐蕃役属,更号弭药。”汉文“弭药”就是藏文Mi nyag的音译,参见巴俄·祖拉陈瓦:《智者喜宴》,民族出版社1986年藏文版,第217、240页。如果Mi nyag又音译为“弥不弄羌”的话,那么将其还原成汉文,《新唐书·吐蕃传》这句话不就成了“昨党项、党项交构二国”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